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保护我方小僵尸

第五章——午夜花开(5)

保护我方小僵尸 花霏何溯 2188 2018-11-09 23:25:51

    人在处于迷茫的时候,大脑往往会下意识的追寻到自己所认为安心的一种状态,就比如人会时常念叨着假如、如果一系列的词汇,这些的出现并不是相对偶然。

  就好像在犹豫不决是选择抛硬币一样,当那个硬币带着问题抛出去的同时,该要选择哪一个答案,无形中在自己的心已经有了一个轮廓。

  而何忆现在便是这样的状态,尽管她无法控制自己,甚至在内心深处还觉得迷茫,可是潜意识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这一切都应该停止。

  何忆已经打定了主意,可那人靠的极近的唇却是没有如自己所想那般的贴上。这倒不是她对这些有所期待,事实上她是格外排斥的,只是,在想好了应对措施之后,却发现对方并没有按照常规出牌,这样的情况让人心生疑惑。

  何忆小心翼翼的抬眼试图瞧瞧打量周围,那人的均匀的呼吸还轻柔的撒在脸上,温热的,湿湿的,是让人很难受的感觉。可尽管靠的这样近,何忆却是发现自己找不到那个人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她觉得自己像是迷失在一个迷宫之中。周围的环境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蜕变,像是一条蛇褪皮的过程,一点点的,换成了一个新的模样。

  甚至,她可以感受到脚下软软的,有律动的感觉,这样的触感让人很不安心,无形之中让她有一种即将迷失自己的感觉。

  她强打起精神,她知道类似于这样的攻势,无非就是要在灵魂层面上摧毁一个人,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就可以为自己走出去打下基础。

  周围的环境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模样。竹林已经消失,连带着那阵浅浅温热的呼吸也没有了。

  晦暗的天空还是下起了雨,并不大的雨,落在身上却是有一种重量,和寻常的雨不同。

  何忆抬起指尖凑到鼻前,她试图闻闻这样的雨水是否有什么异常,可除了略微的苦涩也并没有什么其他了。

  虽说寻常的雨无色无味,这样的苦涩毕竟会有问题。她尽管心知这一点,可缘由却找不到。

  场景虽是有了变化,可依旧是在树林之中。绿意渐浓,融合于朦胧细雨之中更显几分苍翠。尽管有几分良辰美景的感觉,可在这样的境地里,何忆是无心去欣赏的。

  她的鼻腔之间渐渐沾染上了略微厚重的青草芳香,轻嗅之后会在雨水的苦涩之后有几分莫名的甘甜。她的脚下不再是原本的土地,是沾染露珠的芳草,每一次的走动都会有几分清新。

  如果是梦境的话,她会以为这是梦中梦,可她心知这是事实,那么这会是那个娃娃制造出来的幻觉?或者是她在传递什么东西吗?

  何忆突然发现在里不敢在仔细的想下去了,待草草了解了周围环境,她还是努力的让自己转为平淡,试图把心情调整到一个观赏风景的角度。

  “何忆。”

  “何忆。”

  “何忆!”

  又是一连串的呼唤名字的声音,一声声的开始变得尖锐,急切,像是一把锐利的刀急冲冲的向自己捅来。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即将爆炸,铺天盖地的疼痛感让她很想在地上打个滚。

  这样的想法一但出现,身体终是不受控制的倒下。身体接触的是沾满露水的草地,本应当是柔软的,可她感受到的却是钻心的疼,像是在钉板上打滚一样,每一下都会有一种被刺穿的疼痛感。

  头接近爆炸的疼痛感混合着身体的疼痛让何忆接近崩溃,她想要尖叫,可开口的时候却是没有任何声音,像是喉管被什么东西掐住,除了粗重的呼吸,那种痛苦的尖叫声却是没有办法释放出来。

  “何忆?”

  “小不点!”

  “你醒醒啊!”

  粟娅靠着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的何忆一阵担忧,一边的罔千年也在沉默不许,似是在沉思。

  看到这样的局面,彼岸花原本想要活跃气氛也终是沉默了。

  彼时已经回到了重生殡仪馆,距离粟娅同何忆在午夜花收集信息已经过了两个时辰。室内的气氛跌落冰点,彼岸花犹豫着是不是要偷偷离开去别的房间,他讨厌罔千年的冰冷,而此刻臭道长阴沉的脸更是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彼岸花很想逃离,可余生却又不知为何把他仅仅的抱在怀里,这彼岸花很无奈,他有心去提醒余生,却又担心自己的音量会吵到罔千年,一时的也不知该怎样做了。

  “怪我不好,没有照顾好小不点。”

  彼此都沉默了许久,却是粟娅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她的声音还是一样偏柔媚的感觉,只是这一次却是能依稀感觉到其中带着一些失落。“我知道你本来就不愿意小不点去午夜花,难得的说通了你,结果又出了这样的岔子,还好有余生......”

  “还好?”罔千年的声音是冷冰冰的,像是那种要个人谈判的语气,尽管他是个冰冷的人,可对于粟娅,他是极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你知不知道她差点就死了。”

  事出意外,粟娅有心想要辩解,可又深知罔千年的关心心切,终是全都默默接受了。

  她知道情况的危险,就如罔千年所言,他们差一点便要失去了何忆。想到这里,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直来直往的她也突然有些后怕。

  “今儿个在午夜花的时候,难得的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要研究青衣变,其中有一种便是有异变的人,因为还不清楚,便想要多做点了解。从我还是着手这些开始,一直没有寻到相关的线索,直到这一次在午夜花突然出现了,起初我也当这些是偶然,直到我发现南先生的时候才明白,是我想错了。”

  罔千年显然对粟娅的话很感兴趣,面色尽管还是严肃,可眼神却是有了些许的温和,他维扬起下巴,暗示粟娅继续讲下去。

  “南先生你也知道,他本身只是一个会一点小法术的普通人,虽然喜欢花天酒地,归根结底是个胆小的人。尽管曾经明里暗里追求于我,但是像这样有些香艳的暗示却是极少有的。出于对他的好奇,为他去化妆间找我的时候,我特意的凑近他,在他的身上我闻到了特殊的味道,像是被特殊炼造后的尸油的味道。”

  “你怀疑他是个死人。”

  罔千年随手为何忆梳理着头发漫不经意的问道。

  “没错”粟娅的表情又转为了柔和,妖娆一笑“他可是个活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