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五章——午夜花开(6)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94 2018-11-10 23:27:58

  活死人,顾名思义,是活人又非活人,是死人又拥有者活人的躯体。在如今的世界史极少存在的。甚至,不仅仅是如今的世界,有关活死人的事件可以追溯到有关青衣变的从前。而再次提到这莫名的活死人,想来这南先生......实在是很可疑。

  一旁的彼岸花听得迷迷糊糊云里雾里的,什么南先生,什么青衣变,什么活死人他是一概不知。甚至,南先生又是什么东西,他和何忆成了这般模样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他很想问出这些,却又觉得似乎有些多余。

  罔千年与粟娅之间的默契是让他嫉妒的存在,他们有过太多的旁人不懂的东西,偏偏两个人可以解读彼此的情况,兴许这一次也是这样,彼岸花愤愤心想着,决心还是做一个安静的观众,至少做观众是轻松的。

  可事实却总是会与他的期待背道而驰。

  余生过于用力的拥抱让彼岸花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其实凭心而论彼岸花是有些厌烦余生的。就彼岸花而言,目前最大的愿望便是化成人,而余生却是稀里糊涂的从僵尸变成了人类,就这个不谈,仅仅是傻乎乎的模样就让他觉得讨厌。

  偏偏的,余生还喜欢黏着他心爱的粟娅女神。尽管彼岸花总是会同何忆斗嘴,可是猫的天性让他很喜欢何忆这个小主人,然而,余生的出现又抢走了他的风头。

  臭僵尸!

  彼岸花在心中咒骂着,扭着猫身想要挣脱余生的禁锢,却是无果。气的彼岸花很想翻一个白眼给他。

  余生和彼岸花闹出来的动静终是吸引了罔千年和粟娅的注意力。粟娅并不是细心的人,她最擅长的是集中于当下,转移话题的技能更是一流。原本是个罔千年讨论的何忆,可说到了活死人便一时拐不过去,这下看到了余生便恰到好处的又想到了什么。

  “余生我问你。”

  粟娅把彼岸花从余生怀里抱过来,余生呆愣着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有些委屈。而罔千年注意着粟娅的动作,不动声色的凑近余生,这样的场景反倒像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在教育不懂事的儿子。彼岸花缩缩脖子,在粟娅的怀抱里觉得很是安心。

  “你乖。”粟娅敷衍的拍拍余生的肩膀当作安慰。她知道现在的世界余生这般小奶狗类型的男生比较受欢迎。可她实在是不喜欢的,何忆曾问过她原因,她只说自己不喜欢养儿子。

  好在......她喜欢养宠物。

  粟娅是个极其恶趣味的人,就像她喜欢彼岸花一样,那样柔嫩的毛皮抚摸时心情便会愉悦,这样便会增添几分欢喜。而同样的,余生在她的眼里便如同彼岸花。只是体积庞大一些罢了。

  余生当然不知道粟娅是这样的想法,温顺的坐在粟娅身边的小沙发上,碰着脸,乖巧的像个小蘑菇。

  罔千年看着这样的余生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的他你觉得能问出什么?或者,你真的觉得又是他救了何忆?”

  他的话虽然是对粟娅说的,可是他的眼睛却是紧紧盯着余生,不舒服的感觉让余生下意识的抖了肩膀。

  “瞧你,不要把人吓坏了。”

  粟娅嗔怪的瞥了罔千年一眼:“我们还有东西要问他,原本他的神志便不算清醒,吓坏了看你还能问出什么。”

  饶是罔千年还有些焦急,也奈何不如粟娅的性子,偏偏粟娅像是刻意在挑逗他那般的,越是看他故作淡定,便越是不讲到重点。

  “也不知道你这冰块对余生有什么意见,我说是他救了小不点,那便就是人,这两个人可是我一同带回来的。”粟娅眨眨眼睛,软软的俯下身子侧依在余生的肩上,寻找着让自己舒服的姿势满足的眯起了眼睛。而余生在她这样的动作之后便下意识的坐的笔直,感受到他的僵硬粟娅不满的轻捶一下余生的大腿:“这么紧张干嘛?”

  而感受到些许疼痛的余生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粟娅半眯着眼瞧着在自己脸上放大的表情尴尬的扯扯嘴角:“算了,当我没说。”

  而罔千年的表情已经不再是原有的冰块脸,现在已经黑到不忍直视。粟娅清清嗓子,觉得是时候了,关于挑逗罔千年应该结束了。

  正经时候的粟娅是温柔的,如水一般的声音带一点细腻的柔,同样有几分娇媚感,或许说这个人生来便是有着艳骨的。

  “虽然你不相信,但是眼见为实,旁人你瞧着人家不可信,那我的话你还会不相信吗?”

  粟娅当然不是自恋,她和罔千年之间的默契是旁人无可比拟的。

  “不是不信你,是觉得不可信。”罔千年淡淡的回应。从幼时偶然的于她接触,再到十多年后的再次重逢,他都是可以在第一瞬间感受到她的存在,于是自然而然的两个人成了朋友,搭档。他觉得很意外也觉得很幸运。随着时间的磨合,他更是会感谢这样的意外与幸运。

  只是......若是这个搭档偶尔可以正经一些便会好更多。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完美,同样的,人也是永远不会满足的,罔千年揉揉眉心不知该要怎样讲话。

  粟娅当然知道他的难处,也知道他还在余生何忆之间游移不定很是纠结。

  也对啊,余生毕竟是僵尸化成的人,身上还有不知多少的谜团还没有解开,一切都还是未知数,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的身边留下了定时炸弹,这个炸弹的倒计时究竟从何时开始也同样不得而知。

  可是......偏偏这样的定时炸弹一次次的拯救了何忆......

  “小不点和他之间的血液联系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看出了他的烦躁不安,粟娅聪明的选择转移话题。“我猜测兴许在午夜花的时候,小不点受到的伤害有所传导引起了血液感应,这样的感觉让拥有小不点血液都余生有了反应,他便会跟着鲜血的指引寻到了小不点,由此顺理成章的救下了她。”

  罔千年皱皱眉,粟娅的话却是很有道理,可是他依然总觉得那里有些纰漏,像是有什么细节被偷偷隐藏了。

  粟娅歪歪脑袋,她想要说出更多的内容来证实自己的想法,可这才发现,因为南先生的原因,直至余生在午夜花闹出躁动才发觉了何忆的事情,她知晓的也只有之后的事情,真正的细节也只有何忆这个当事人了解了。

  而在他们各自思索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的时候,躺在床上的何忆睁开了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