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五章——午夜花开(8)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337 2018-11-12 23:03:00

  重生殡仪馆的温度好像在一瞬间跌落了几分,彼岸花下意识的瑟缩着身子向粟娅的怀抱靠的更近,他虽是不明白为何场景会有一瞬间的紧张感,可是这种山雨欲来的感觉让他格外不舒服。

  何忆也显然感觉到了气氛的古怪,他们都是她最为熟悉的人,比如粟娅,她喜欢笑,时常看起来是一幅千娇百媚的模样,可是她的眼睛总会在无意识的表达出一些情绪。而现在,尽管粟娅的笑容还是和往常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可何忆还是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一定有事情发生。

  何忆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可是她也实在不能猜出什么究竟,她很想有一个人可以为她透露一些什么消息,这样明明是当事人但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粟娅当然是不会再说什么了,而罔千年......何忆悄悄的瞧瞧他冷峻的侧颜,终究还是沉默不言了,问他实在不是一个科学的方法。

  只是,这样一来,能够想到的人选便只剩下了,余生和彼岸花何忆下意识的寻找彼岸花,却看到了这个“见色忘义”的猫咪缩在粟娅都怀抱里舒服的舔着毛,模样和寻常的猫咪看上去并无什么区别。

  何忆扯扯嘴角,表示对彼岸花的鄙夷,目光终是悄悄转移到了最后角落李不起眼的余生。

  余生还是老样子,不太合身的衣服看起来有些奇怪,好看的眉眼收敛,并不能看到什么表情。

  何忆轻叹一声,盘算着怎样才能在此之后从余生那里套路出反常的一切,就别的不谈,至少自己不清醒的期间,他们讲的话他还是可以给透露出来的。

  可是,何忆静静的看着,尽管余生现在在这个房间里是距离她最遥远的距离,可是她还是觉得他距离她好近,好像抬手就可以触碰到。

  这是错觉吗?何忆暗自心想,下意识的便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却是一不留神的,身体重心偏差,眼看就要掉下床去。

  床并不高,倒也不算矮,何忆睡觉很老实,滚下床的事情还没有经历过,更何况是现在这样清晰的感觉。她下意识的闭紧双眼,让自己做好和大地亲密接触的准备,她知道这样的高度并不会疼,可是她依然不喜欢。

  咦?好像有些不对。

  审题之下传来的软软的温润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人格外的安心。

  何忆眨眨眼,她可不记得殡仪馆的地板是软的,也不记得自己会在房间里放置地毯。

  “小不点。”

  又是被唤到名字的声音,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声音是自己熟悉的。何忆这才睁开眼,却看到自己完好无缺的在余生的怀抱里。

  明明刚才那么远!

  何忆有些不敢相信。是了,从开始跌落到跌落在地,以自由落地的速度来说时是快到不可理喻的。更何况,身边距离更近的罔千年和粟娅,他们也都还保持着向前靠近的姿态。而余生,那个比较他们距离何忆更远的余生,却是已经可以把何忆揽在怀里。这样的速度之外和反应能力简直不可理喻。

  罔千年和粟娅对视一眼,终是心照不宣的摇摇头算是结尾了。

  而何忆带着一脸的茫然和疑惑从余生的怀抱里跳了下来。

  “你怎么会过来接住我?”

  尽管何忆并不想开口问出这些,可是好奇心驱使着本能,他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嗯?”

  余生的表情变得有些囧,看起来呆呆的,再配上余生的娃娃脸,让人很想上前掐一把。

  只是......现在的何忆实在这种心情,她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去确认。罔千年想要开口打断她,却是看到了她异常坚定的表情终究还是不了了之了。

  余生像是被突然认真的何忆吓到。他紧张的吞吞口水,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出来,何忆伸着脖子期盼着他会讲出什么她期待的话语,可是,纠结许久余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何忆有一种挫败感。也在一瞬间终于理解了过去人家所说的对牛弹琴的典故,现在的女生便是很好的证明。

  还是算了吧,果然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不然还会有谁有这样神奇经历吗?

  “小不点,你究竟怎么啦?从进入午夜花再到我把你带回来,再到现在。你看起来越来越奇怪了。”粟娅这样说着,手上还不忘再用力的捏捏何忆,像是在找寻什么真实感。

  “我也不知道——”

  何忆的眉头皱的跟紧,好像怎样用力分开都没有办法,一种颓废的感觉从脸上便可以清晰的看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真的好迷茫好慌乱。虽然我真的知道每个人都会有一段时间变得迷茫,变得不知所措,可是,我这样的时间好像太久了?”

  何忆的声音不知是因为嗓子太过于干涸的沙哑,还是饱经风霜的颓废感,带着几分撕裂的感觉,宛若听力上的一场折磨。

  “你能感受到你的迷茫来自于哪里吗?”知心大姐姐粟娅上线。

  “不,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我好像优点不快乐。并不是不快乐,只是一时没有找到那个恰到好处的机会。”

  何忆偷偷了看了一眼罔千年,发现自己一直尊敬的师兄还在认真的听他讲不知道究竟重不重要的话,也在一瞬间变得更加的认真。

  罔千年是那种做任何事都会很有条理很有规划的人,他不允许自己有什么随机应变之类情况,要做的便是要符合所有规矩。

  而何忆,一直以罔千年为目标的在奋斗着,尽管现在距离完美还有小小的一段旅程,可她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于是,有了这样的打算,那么实施起来就不会是太复杂的难事。何忆揉揉见,回忆着那些在很短的时间里接二连三的发生的奇怪的事情。

  尽管她还是迷茫着,可是身边的罔千年,粟娅,彼岸花,还有刚才那个急冲冲的冲过来的抱着她的余生,每一个都会让她觉得安心。

  把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告诉他们吧,兴许还可以一切分析,兴许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了。何忆的心传递着这样的信息给她,而还未等她开口,地面上妖娆的一抹血红却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