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保护我方小僵尸

第六章——梦中梦(2)

保护我方小僵尸 花霏何溯 2055 2018-11-14 23:42:08

  粟娅的话并不是随口一讲,罔千年听的仔细,在心里也自然的有了自己的想法,空间折叠并不常用,甚至可以说他所知道的那个唯一能使用空间折叠的人也早早的成了重生殡仪馆的众多单子的一个,过于那屡魂魄已经早早的踏入了轮回。

  那现在的空间折叠又是因为什么呢?罔千年不明白,又不敢再去想,他预感之后会隐藏着一些会让他后悔的事情。

  而粟娅显然是不知道罔千年的想法,嘴里还在念叨着这个对于她来说陌生的名词。“若是空间折叠的话,那个在午夜花究竟被折叠的是我还是小不点呢?若是小不点的话,余生又是从哪里来呢?而我也是在听到响声的时候才会走出休息室。可是若是我的话,那么南先生也是被折叠的对象?又或者空间折叠本来便和他有关?”

  一口气说了这些疑问,还没有等罔千年有何表示,她已经觉得更加头晕了。她本身就是个极其自由的人,热爱自由也崇尚自由,讨厌一切复杂的东西,先不说空间折叠究竟有什么伤害,仅仅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足以让她头大。而偏偏这个时候罔千年又越发的沉默,粟娅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所以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小不点这个样子会不会有危险?”粟娅担忧的看向何忆,她像是笑的有些累了,像一条某次涨潮后脱离海水的鱼,因为缺水,嘴巴大张,频临死亡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的沉重。

  “危险倒是不至于。”罔千年终是开口说话了“只是比较会受折磨,梦中梦,顾名思义,她会在一个幻想出来的世界里像闯关一般的一层层走过。”

  “闯关一样?”粟娅有些不明白,若是梦境又怎会有闯关这一类的说法。

  “因为是梦中梦,所以在里面一切的事情都会发生,我虽然没有见识过,但是听人家的讲述便是如此了。只是我觉得可能要想较于这些更甚。”罔千年坐在何忆的床边,抬手为她扶去遮在脸上的乱发。她看起来像是经历了很多磨难,身体已经疲软,额头上有很多分泌出来的汗珠。他把手在她的额头稍作停留,感受一下温度,她的身体烫的有些吓人。

  “怎么样?”问出这句话后粟娅便有些后悔,因为何忆的状态是肉眼可见的不太好。

  罔千年摇摇头,也不做回答也不看她,他的目光还停留在何忆的身上,他觉得有些心痛,可是他不会把自己这样的情绪表现出来。他很心疼她,甚至有些自责,倘若当时多坚持一下拒绝她去往午夜花是不是就会是不同的结果了。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心里清楚,当何忆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无论他要怎样阻止最终的结果也还是不会改变的。一切都好像是原本写好的剧本,无论兜兜转转多少次,只要她的心中有这个念头,最后也都是还会走到这里。

  罢了,过于本该就是如此。罔千年长长的叹息。而回头时却恰好对上粟娅探寻的目光只得无奈的苦笑。“放心,没什么问题了,应该马上就会醒来了。倒是余生......”

  “余生怎么了?”粟娅的目光也配合的转向了余生,余生被土突然都状况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向后倒退几步。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也不是什么随便的。”罔千年看着余生都样子,再回头看看躺在床上的何忆,有些犹豫,许久之后还是开口了“余生与何忆之间的联系好像更加密切了,甚至有可能超出我们的想象,这个我觉得我要研究一下。还有......”说到此处罔千年抬眼深深的看了余生一眼。“余生体内的噬魂珠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我也多做研究,何忆你就多照顾一下。”

  罔千年时常会以各种随意的姿态给粟娅各种要求,这并不过分,粟娅也早早的习惯了他们之间这样的相处模式,他想要的,需要的,只要他说,她去做就是了,甚至,他不需要讲出什么原因,她也不会多问,就那样很默契的知晓对方的心意,她只需要一个好字,他便可以全然的放心了。现在依然如此。

  罔千年说完那些话便离开了,粟娅并没有问他要去哪里,要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甚至,也没有问他走了之后接下来的一切又会怎么办。因为默契,在他推门离开的那一刻,在她的心里已经为接下来的一切做好了部署。

  罔千年既然能放心的离开也必然说明了何忆已无什么大碍,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只需要安静的等她醒来。反倒是余生......

  有关噬魂珠的事情她所知道的也不过是皮毛,也是偶然的被带回苏家的时候,因为年幼不懂事,偷偷藏在了苏的祠堂佛像之后自娱自乐的捉迷藏,却是没有想到简单的娱乐便碰巧的听到了噬魂珠的事情,更是没想到她会从幼年记挂到现在。那些事情虽然只是皮毛,但是在现在还是迷茫的时刻恰到好处的为他们点明了方向。

  莫非这是暗示我一趟苏家?

  粟娅疯狂的摇摇头,打消这个念头,回粟娅从内心来讲她是拒绝的,她本身便是离家出走,还没有来得及和苏家撇清关系,而在粟娅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苏家便曾惦记过要把粟娅带回苏家当作继承人来培养,而粟娅早熟,早早的知晓母亲的事迹,对苏家只有怨恨,再无半点好感了。

  苏家目前的家主还是粟娅的外婆,按照苏家的传统,粟娅的母亲是没有资格的。而在生下粟娅之后,一切的情况却开始有了好转,只是,粟娅早就在耳濡目染之间,变得开始想要逃离。

  现在呢,要回去吗?或者偷偷的溜回去?粟娅捧着脸看着躺在床上的何忆,一双漂亮的黛眉微微蹙起。“小不点啊,我该怎样做呢?”

  而躺在床上的何忆像是可以听到粟娅讲话一般的身体略微舒展,人虽是没有太大的动作,可标志性的略显奶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娅姐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