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六章——梦中梦(5)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27 2018-11-17 23:35:27

  何忆一瞬间的有些懵,她不知道自己该要从哪一方面开始考虑。作为这个年龄的人,或者说作为一个刚刚离开师父的新手,她的确还有给多的不足。

  她还在一个慢慢的成长的阶段,周围的一些人,一些事都将是她的老师,教会她各种东西。

  而现在,粟娅想要告诉她的又是什么呢?何忆细细的琢磨着,也当这是一场修行。

  “娅姐姐,或许你会觉得我说的话会过于矫情,可是呢,我是在很认真的陈述一个事实,我的心传达的便是这样的想法。”何忆莞尔一笑,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不管是出于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对你们做出怀疑的态度。我呢,在心里一直把你们当作家人呢,是那种永远不要分开的家人。”

  说到这里,何忆觉得自己的鼻子也变得酸酸的,她开始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出息,从前在乱葬岗独自生活的时候,风吹雨打都不怕,而现在,因为感受到了从未享受过的温暖,一点点的小事情都让她险些落泪。

  “真的不用担心我的,我什么都可以接受,娅姐姐你可以不要有这样多的顾忌,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给我好了,我真的觉得我都可以接受的。”

  “唉,也罢。”粟娅轻轻的叹息,思来想去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终归是决定把事实是全部说清楚。

  “通俗所讲的阴阳眼只能看到鬼魂,而苏家人不同,苏家人可以看到任何的非人类的东西。你的身上有一股气,旁人是看不到的,但是我是可以看到的。”

  “气?”何忆下意识的便打量自己的周围。“在我的周围还是在我的身体里的?是好的还是坏的?”

  “气一般分为正气和瘴气两种。正气一般是白色的,也有偶尔的带着些许白色,正气容易被发现,比如罔千年他的身上便是有纯正的白色正气,而瘴气呢,则是黑色的,根据黑色的浓度会划分瘴气的层次,颜色越是浓郁,那么这个人便越危险,比如殡仪馆偶尔收来的枉死之人的尸体上便会环绕着黑色的瘴气,你们虽然看不到,但是应该可以感觉的到。其实最为危险的瘴气便是黑到发红,浓郁的颜色会让人觉得像是干涸的血迹。”

  粟娅突然短暂的沉默,明显的大小眼打量何忆几个来回,让何忆莫名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不是我出了什么问题。”

  粟娅慎重的点点头。“从你的身体里展现出来的是在灰黑色的气,小不点,我想你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一定要好好想想最近有什么奇怪的。”

  “这......”何忆一时的有些懵,她不知该要怎样表达出来自己的想法。“奇怪的事情倒是挺多的,如此在午夜花发生的事情。”何忆有些忐忑,她何在担心自己会因为这样的气而影响自己。

  粟娅知道她的想法,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膀。“气这种东西,人或者妖都是有的。有时候,一些有戾气的东西会用各种途径寄居在一些人身体内,那些人便会是它选中的宿主。而后因为各种的机缘巧合,气便会转移。小不点,等一会你定要细细的把在午夜花里发生的事事情给我重述一遍,最好不要错过什么细节。”

  兴许是粟娅的表情过于严肃,何忆也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连带的站在粟娅身边的余生也都下意识的咬紧了嘴唇。

  “其实在午夜花的事情,我有点分不清是幻境还是现实,或者是我做的梦,开始的时候也都还好,只是到了后来,越发的真实,可是,真实的背后有会觉得像是被操控了那般。”

  何忆眉头皱的紧紧的,再回顾到那一天的细节,那个诡异的和自己对话声音和在自己肩膀上乖巧站立的娃娃又再一次的在脑海里出现。

  在想到那个苍老阴冷的声音,何忆忍不住打了一个战栗,她的身体还是小幅度的颤抖,甚至大脑也有了即将炸裂的疼痛感。

  “好冷。”何忆咬着牙试图控制自己,可身体却是不自觉的向后倒在床上蜷缩成了一个虾米。

  看到突然这个样子的何忆,余生一阵的紧张,想也不想的扑过去,笨拙的想要为她揉揉。想较于余生,粟娅倒是冷静的多,瞧着何忆的模样,她也能猜测出一二,无非就是遗留在何忆身体中的某些东西开始苏醒了。

  粟娅不慌不忙的从荷包里取出一个琉璃小瓶子,瓶子是极小的,也不过是她手指般大小,粟娅用大拇指的指甲轻轻一挑,瓶子便自然的打开,一种沁人心脾的香味便自然的流露出来。

  香味是极其清淡的,在满室的噬魂香中又不会融合,独树一帜,是格外特殊的存在。

  粟娅的手腕一抖,从瓶口之中滚出一颗碧色小丸。小丸极其的玲珑小巧,颜色亦是格外剔透,若不是粟娅的手过于白皙与之映衬,只怕是寻不到这样清冷的颜色。

  粟娅下巴扬起,冲着余生点点头,暗示余生控制好何忆,而余生也意外的理解到粟娅想要表达的意思,竟是把何忆结结实实的抱在怀里。

  铺天盖地而来的疼痛感一点点的蔓延,逐渐的开始在整个身体沸腾起来。何忆只觉得自己在一个柔软的禁锢之中,那个自己所依靠的东西是那样的有安全感,好像有这样的陪伴那些疼痛感也开始打了折扣。

  突然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递入口中,小小的,刚进入自己口中便开始融化。她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味道,只觉得从口中再到食道,逐渐再到自己的身体都开始变得冰凉,而疼痛感也渐渐的消失了。

  何忆试着扇动眼睫,感受到的便是和以往并无差别的轻松,这才明白是刚才的吃下的东西缓和了疼痛感。

  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疼痛感的束缚,何忆的精神也在一瞬间开始变得放松,她下意识的释放方才的紧绷感,却是一个不留神的触碰到了一个环绕在自己腰间的温热东西,何忆下意识的打量过去,这才发现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联想到方才那个格外有安全感的依靠,何忆蓦然的脸红起来。

  她默默的心想,这一次又是在余生的怀抱里,又是余生在狼狈的时候成了她的依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