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六章——梦中梦(6)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291 2018-11-18 22:54:17

  粟娅有心不去打扰这样恰到好处的暧昧气氛。这样的场景郎有情妾有意的实在是美好,可当下的种种情况容不得马虎,此时实在不是什么儿女情长的时候,于是粟娅毫不客气的清清嗓子以做暗示。

  何忆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余生倒是飞快把何忆丢在床上,麻利的又站在粟娅身后,乖巧的样子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到余生这样的行为,何忆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委屈。但好在这样的心情只是短短的一瞬,她还是可以能分清局势,知道该要怎样去做才更合适大局。

  “娅姐姐,我的五玲珑你见到了吗?”突然想到了五玲珑,何忆慌张的发问,那样的宝贝并不多得,罔千年研究粟娅的九玲珑许久才制作出的唯一一个,就这张也还是因为偶然,想要用同样都方法做出第二个更是艰难了。

  “正想着要怎样说这个给你呢。”粟娅的脸色有了些许变化,唇角也略微的收敛。何忆瞧着粟娅这样的表情,有些不放心。“是不是五玲珑丢了?”

  何忆心里是舍不得的,毕竟虽然身边的法宝众多,但这样被别人为自己精心打造的还是第一个,必然是舍不得的。粟娅倒是摇摇头,从一边的小包包里掏出了五玲珑。五玲珑还是同样的精致,只是外壳上却是多了一圈盘旋而上的立体玫瑰图腾。

  何忆从粟娅的手中接过五玲珑,大拇指轻轻的摸索着,那样立体的花纹纹路是格外清晰的。“这是?”

  粟娅微微一笑。“这是用来修补五玲珑的。”

  “修补五玲珑?”

  “对,五玲珑碎裂过。”粟娅说着,又深深的看了何忆一眼。“你对这件事情没有印象?”

  “没有。”何忆下意识的摇摇头,大脑也在飞速的运转,盘点着发生过的细枝末节。“其实有关于五玲珑的记忆,我还是只停留在午夜花的时候。说来也奇怪,那天在午夜花遇到了很奇怪的事情。”

  何忆偷偷看了一眼粟娅,看到对方格外认真注视自己的神情,心里蓦然觉得有些安慰。“娅姐姐,我很能会说的有些荒唐,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接下来说的事情,都是我真正的感受,或许那些都是现实,过于那些都是我的幻想,可是那个真实的开始,我是一定不会搞错的。”

  “不要担心,慢慢说。”粟娅安慰道,顺势拍拍她的后背以做安慰。

  何忆已然看起来有些憔悴,多日在幻觉与现实的迷失,这才刚刚苏醒不久,亦是格外虚弱的。好在方才吃了粟娅给的药丸,也勉强可以维持一些精神气。

  “那一天在午夜花的时候,你示意我离开休息室的时候是,我便离开了,可是在离开的一瞬间,我觉得我的身体有一些疼痛,就是那种像是和什么东西擦肩而过被划伤的疼痛感,但是我的周围什么都没有。我当时以为,可能是因为不小心,所以也就没有在意。现在想想,可能奇怪的事情便是从这里开始的。”谈到过去发生的事情,何忆的表情也变得格外的慎重,她努力回想着生怕漏掉什么细节。

  “会不会和南先生有关?如果说奇怪的事情从那里开始的话,那么便可能和南先生有所联系了。因为那一天,我发现了南先生的秘密,南先生是个活死人。”粟娅大胆的猜测着,同时给何忆分享自己的看法,只是,她还是觉得好像在哪里有了纰漏。

  何忆认真思索良久终是摇摇头。“还未曾了解过南先生,并且,那个人太过于诡异,并且,在困于我的时间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标识,显然不是南先生这种轻易暴露身份的人。”

  “况且......”何忆抬眸认真的看着粟娅。“娅姐姐,你见过触摸不到的娃娃吗?就是那种你可以在镜子中看到她,但是在现实中却看不到,尽管用镜子找寻着方向,但是在触摸的时候,又会变成空气。”

  “娃娃?”粟娅重复一边,脸色也霎时变得格外的难看。“可否是那种声音苍老,但是面容却是七八岁的人类小孩的娃娃?”

  “对的,就是那种。”何忆忙不迭的肯定。“样子是极其的考究又极其的有少女心,看起来想要让人珍藏。但是这个娃娃又实在诡异。”

  何忆犹豫许久,终是开口。“娅姐姐,那个娃娃有什么问题吗?”她当然知道这一定不是一个普通的娃娃,只是,究竟是正是邪?究竟是有何意图?都是不得而知的。

  “那个娃娃不简单。”粟娅下意识的从包中摸出一只香烟点燃,烟是玫瑰味的,格外好闻。袅袅的烟雾丝丝缕缕的飘渺而上,模样格外的喜人,只是三人都无心欣赏。

  粟娅撅唇吐出一个烟圈,o微眯双眼看着那个烟圈逐渐散开,直至不见。

  何忆也并无心欣赏烟圈,她更好奇有关娃娃的事情,或者,在午夜花开的事情她都想要听听粟娅的意见,只是此时粟娅好像并不在意,不疾不徐的像是老电影里的慢动作,何忆有些提醒,却又担心坏了粟娅的雅致。

  好在一枝香烟才过三分之一粟娅便停了下来。“她并不是娃娃,她是人,真实存在的人,不同于我和你师兄这样的人,她是被人特意的培养成那样的,可能上万的人中,只会有一个人活到最后被改装成那个样子。”因为刚抽完烟,粟娅的声音变得有些浑浊,哑哑的,听起来有些压抑。“这种人是格外特殊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第一因为这样的人太少,第二兴许是因为我没有资格。当然,没有人会感谢这样的资格。”

  听到粟娅的这些话,何忆已经不知该要怎样讲话,一瞬间的大脑里又不其然的想起了那个娃娃的声音,那么清晰,像是在耳边不断的念叨。她用力的甩甩脑袋,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那些声音还是依然坚持着清晰的传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