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六章——梦中梦(8)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11 2018-11-20 22:53:23

  灵魂侵占,这个词刚才口中出来的时候何忆便明显的感觉到周围气氛的突然变化。就比如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彼岸花也是突然呆愣一瞬间,而余生也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按到了暂停按钮,表情也变得格外古怪。

  看到他们各色的表情,何忆也自然的可以想到有关灵魂侵占的种种。既然是灵魂侵占,那么想当然的,必定和灵魂有关系,可若是再扯上侵占的话,那岂不是活生生的让灵魂中注入了其他人?想到这里何忆忍不住打了一个颤栗。一想到自己的灵魂可能被别人侵占,或者自己可能在某个时刻变得不再像自己便可是头皮发麻。

  “娅姐姐......”何忆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其中有很多的情绪像是被努力压制似的。“灵魂侵占会有什么后果吗?比如那种从此变了一个人,或者身体直接换了主人的那种。”

  粟娅抬眼细细的瞧着她,何忆被看的有些发毛,粟娅的眼睛本来就极其妖媚,眼尾微微上挑,这样的眼神更是多了些许风情,而现在何忆却是没有在她的眼神中感受到所谓的风情万种,有的也只是一种幽深的恐慌感。

  很多人会有深海恐惧症,会对于未知的世界有一种从心里到身体自然而来的恐慌感,深邃的颜色一层一层的荡漾开,层层叠叠的,像是扑绽开,连带着浓重的压迫感,让人忍不住就神经紧绷。

  而现在何忆有的便是这样的感觉。粟娅的眼睛便是大海,她便是那条在无意识时由潜水区游到深水区的小鱼,已经行至深处,所能感受到的便是让人窒息的冰凉。

  何忆下意识的想要转过头不去看她,她格外喜欢粟娅的眼睛,那个心灵的窗户,那个像是会说话的宝石,而现在,这样的眼神显然让她格外不舒服。

  “娅姐姐?”何忆试探着小声呼唤她的名字。粟娅终是歉意的笑笑,身体像是释放般的瘫在何忆的床头。

  “抱歉小不点,刚才有些走神。”粟娅伸手手指揉捏眉心让自己放松,何忆想要摇头回答说没关系,可还没有等到她开口,粟娅便又自顾自的开口了。“我刚才想着办法想要看看你的身体里是否有什么我们所遗漏掉的,没有发现有指向性的东西,不过也不算是很遗憾,至少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这些足以证明了所谓的灵魂侵占是真实存在的。”

  “这么说我是真的经历了灵魂侵占?”何忆咬唇,显然对这样的结论并不满意。

  “是的,我的这种阴阳眼的确可以看到很多奇特的东西,但是,用在你身上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后来嘛......”粟娅神秘的笑笑“我就大胆的猜测,倘若我变得灵魂出窍成为一缕魂魄,那么在好魂魄游走的时候是不是会优先选择一个好的躯体呢?”

  “你是说借助灵魂的自由惯性来试试可不可以在我的身体上上身?”何忆探手摸摸自己,默默的琢磨起来。

  而粟娅则是嬉笑的给了她一拳“也不是那样的,但是大体也差不太多。归根结底就是做一个实验室,果不其然,这个实验证实了我的想法。顺着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终于发现了你的灵魂缝隙。”

  “缝隙?”何忆诧异的瞪大眼“你是说,我的灵魂有缝隙。”

  “当然,不过不只是你有,每个人都会有的,只是根据体质和人的特点?那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何忆吞吞口水,不由的开始脑补出自己的大脑中假如有缝隙的存在该是怎样的模样。

  许是看到何忆迷茫的表情,粟娅摇摇头,娓娓道来。“人可以说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实体,也可以说是一个物体,粗俗点的说法便是可以把人当作一个工具,用来乘放灵魂的工具。”

  “那如果这样说的话,人的灵魂也是真实存在的?”何忆有些豁然开朗,一直压抑在心底的困惑也被揭开了几分。

  “对的,灵魂不仅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它们还会有方向,有意识,是真实存在的实体,它们的身体很轻,依附于人又不完全归属于人。”粟娅头也不抬继续回答道,手中的笔越发的灵魂,似乎那个随手的涂鸦已经接近末尾。于是,她自然的没有看到身后的彼岸花似乎化出了一个虚拟的人形,不过只是浅浅的,接近透明的一个影子,坚持了两秒钟又再次消失不见。

  何忆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猛地转头回去瞧瞧,看到的却是彼岸花硕大的猫脸。

  “怎么了?”感受到她突然剧烈的动静,粟娅停下笔看向她,何忆一时的不知该要怎样回答,只好甩甩头敷衍过去。“没事,可能我最近神经太过于紧张。”

  粟娅也并没有怀疑,理解的点点头。虽然她还是觉得哪里有些怪异,但是思来想去还是理解了何忆。毕竟在粟娅的心里,何忆也不过是一个还没有真正学有所成的小姑娘,她在她的身上看到过曾经自己的影子,那么弱小,那么的想要向上。

  这样想着,粟娅便是有些出神,她的眼前依稀开始出现一些模糊的碎片,她好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过于那些人又不是自己,可究竟是切换她又不得而知了。

  “娅姐姐?”何忆轻轻推推粟娅的身子,她原本并不想这样做,只是她的样子看起来过于古怪,瞳孔放大,漂亮的嘴唇微张,看起来有点呆,又极其不像是正常时该有的表情。至少,像粟娅那样爱美丽的人是跟会格外的注重自己的仪态,这样奇怪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见。再联想到上一次自己的奇怪事迹,心底更是自然的多了几分担忧。

  “嗯?”粟娅的表情终于恢复正常,“你说什么?”粟娅像是失忆一般的茫然的看向何忆。

  “那个......”何忆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便开口解释方才的特殊情况,结果却是触摸到了粟娅递过来的速写本。

  “看看吧,基本上是画好了。”粟娅有些期待的看向何忆。而何忆怔怔的点点头,却是忘了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