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六章——梦中梦(9)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425 2018-11-21 23:52:00

  画是最为普通的简笔画,线条格外的简单,甚至可以说是草率,但大致的走向还是有的,因为粟娅用的眉笔,再加上下手偏重的缘故,发丝和眼睛的部分就显得格外的传神。

  画面上的头发是浓郁的黑色,顺着耳根长长的垂下两根辫子,眼睛被画的极大,虽然有几分夸张的效果,可是,何忆却是清楚,这样是恰到好处。

  那样独特的笑容弧度,有些夸张的眼睛,类似于芭比娃娃般的睫毛,还有像是可以从画纸中探出来的图腾般的发,虽然颜色并不符合,或者会更单调,可是在这样的一个瞬间何忆还是想到了那个在迷离的灯光中,悄然在五玲珑中反射出来的娃娃。

  “是他对吧?”虽然是在疑问,可是粟娅这句话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何忆的表情便是对她的画作最大的证实,既是这样的话,粟娅的心中也逐渐的有了方向。

  而何忆却是细细的揣摩着那副画,所有所思。“从前的时候是,花婆婆教我和师兄学画画,那个时候我很不乖,总是学不好,后来忍不住哭啼啼的找师兄抱怨。那个时候,师兄告诉我,画这种东西,外行人看颜色,尤其是现在的人,更是会喜欢诡谲绚烂的东西作为装饰,崩管它有没有什么价值,只要做某一处的风景线便好,好像能成为一个优美的欣赏品便能体会出一部分的价值。而所谓的内行人则是看内涵,只有画作有了灵魂,才可以快速的表达出想要表达的想法。可是娅姐姐,我不知道为何,这张画明明只是你的随手涂鸦,甚至也没有颜色,看起来是普通但不能再普通的那种,可是不知为何,就这样的一张涂鸦我便看的难受,总觉得这副画无一不在宣示着作画之人内心的压抑。”

  “压抑?”粟娅喃喃自语,一时也不知道该要回答,她张口双臂顺势倒在何忆的床上,试图放松自己让自己不可以那样累。“可能是因为我太累了吧。”

  无数个这样的黑夜粟娅也都会在静默中醒来,她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一些心事,顺便再去藏尸房被几个尸体回去练一些奇奇怪怪的妆容,实在无聊的时候便自言自语,或者捡起一支眉笔开始涂涂画画。

  那该是怎样的心情呢?

  粟娅也时常的问自己,她时常觉得自己像是海水,那么磅礴,又那样的渺小自私。而现在的自己又是为何有了这样的情绪?粟娅也不得而知了。

  “我有一个朋友。”粟娅突兀的开口让对着画幅研究的何忆吓了一跳。“她可以说是我的朋友,又可以说不是,你知道的我出生的是一个捉妖的世家,捉妖的,不管不顾的什么开路的妖怪都会收。也说不出是正是邪,姑且就算正吧。而那个朋友则精通奏魂。”

  “奏魂?就是传说中可以控制人魂魄的尹家后人?”彼岸花忍不住的插嘴。

  何忆顺手给彼岸花顺毛暗示它不要乱说话“尹家后人也曾了解过,在相思湾的历史上也是不可缺少的存在。甚至在初期也是和苏家并称的两大家族,只是从某一时刻开始便走向落寞了。”

  “是啊,尹家人当属相思湾的一个遗憾。”粟娅默默叹息“我只是听家主偶尔提起过,有关于尹家是因为一场谋杀,从此尹家的后人越发的少了。到了这一代,留下的应该只有我的那个朋友了罢。只是有关尹家人的事情被隐藏的太过于深刻,以至于没有人可以说的清其中的细节,甚至,我在苏家的密室里也偷偷的查过卷宗,终归是一无所获。”

  “尹家人...尹家人会和这件事情有所联系吗?”突然而来的这样消息让何忆有些难以消化,她不明白为何一张涂鸦又扯到了传说中神秘的尹家人,原本她以为简单的事情,好像在无形之中多了几分难度。

  “儿时的时候,和那个朋友玩耍的时候曾看到她的一张随笔,因为太过于喜欢我便从她那里讨过来了。”说着粟娅便从包包里找到手机随手拨弄几下。“给你看,离开苏家的时候,为了轻装上阵我就没有把它带出来,但毕竟是第一次收到的礼物,虽然是我自己讨来的,但我还是给拍了照片待在身上,哪想,这就派上用场了。”

  空灵的白色长发扎成两个辫子垂在两侧,眼睛有些夸张的大但格外的传神,双唇格外的饱满,又带着些许似笑非笑的弧度。熟悉的模样简直像是那天出现的娃娃本人。

  “这......”何忆看看粟娅的手机再看看手中的涂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不是不敢相信?”

  “嗯!”何忆大力的点点头。“这会是巧合吗?”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巧合,我觉得这样的情况一定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其实刚才画画的时候我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直到画到结尾,这才发现,原来是我曾经见过的。”

  “我们能否找到这个作画的人,或许可以在他们那里知道一些什么?”何忆像是找到了什么希望似的有些兴奋。

  粟娅却是摇摇头,“没用的,尹家人历来便神秘,除非他们主动出现,否则找到他们是很难的,更何况现在的尹家后人可能就只有她了吧。更可悲的是,我们幼时作为玩伴,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还是再无意中得知她是尹家人。”

  “想来也是为了掩盖身份吧。”

  这条路行不通何忆难免的有些失落,但还是强行为自己打气。“如果是必然发生的事情,那么下一次这个娃娃就还可能出现,等到下一次的时候指不定就会好了起来。”

  “当然。”粟娅勾唇一笑。“总不能把任何事情都想的那么不好,更何况,小不点你是有黑骑士的哦。”粟娅的尾音拉的长长的,又有了过去的俏皮感觉,好像方才那个怅然若失的人只是一个错觉。

  “黑骑士?”何忆的童年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公主王子的童话,但是认识了粟娅之后,在各种陪同观看玛丽苏偶像剧后,也渐渐的get到了一点点的流行词汇。可是黑骑士这种东西,她可以很确定自己是没有的,她觉得自己虽然是能力不足,可是独立这种事情还是可以做的,骑士这种东西她并不需要。

  可是......好奇心还是有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