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七章——变异人(1)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61 2018-11-22 23:53:00

  从清晨开始,何忆便觉得相思湾笼罩在一种怪异的氛围之中,天亮的似乎比往常要晚,开始她也不以为意,心道天气的变化自然是常态,不足以为奇,可是心里从未停止过的慌张感却告诉她并不是如此。

  偏偏的,粟娅最近因为各种事情,莫名的开始忙碌,并不能在她的身边解惑,之余其他人......何忆看看忙着和彼岸花一起嗑瓜子的余生,无奈的扯扯嘴角。

  何忆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关于梦中梦以及娃娃的事情也都在暗中进行着调查,她很想和罔千年讨论自己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只是在殡仪馆转了一大圈还是没有看到他,反倒是老师傅周望一反平日里的淡定,倒是多了几分忙碌。

  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何忆在第一时间有了这样的想法。她确实觉得这段时间很不对劲。从余生来到重生殡仪馆后她就开始计划着培养他成为一个正常的人类,虽然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效,可是往往在她觉得欣喜之时,余生刚学会的人类特性就会又消失几分。过去她只觉得一切可能是偶然,可是事情重重叠叠发生的多了反而更像是一种必然。

  如果是师兄呢,师兄会怎样做呢?何忆忍不住这样想到,他忍不住的悄悄侧头打量几下余生,他正低着头和彼岸花玩的开心,说是玩,也不过是余生的自娱自乐,彼岸花的表现则是由心底而来的不待见他。

  瞧见这样的场景,何忆忍不住弯起了唇角,她觉得好奇怪,每当心情烦躁或者是有了特殊情绪的时候,往往会因为一些小事情,这些困扰自己的事情便飞快的消失殆尽了。是因为余生吗?这样的问题突然再她的心里出现,她的心也忍不住的咯噔一下,突然的跳动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还没有等她掩藏情绪,余生却是好像察觉到了她过于灼热的目光,终是抬起头来。

  余生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纯真'懵懂,粟娅说过喜欢余生的眼睛,带着几分懵懂,像是含着些许映衬,何忆对此是表示赞同的,毕竟从前对于余生的第一印象便是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

  可是......此时她却分明觉得他的眼睛有些狡黠。还是那样的闪亮,那样的漂亮,那样像珍宝一般的东西,只是所带来的情绪却是和过去背道而驰的。

  余生是怎么了吗?

  何忆的眉毛下意识的便皱的深深的,这是她的常态,彼岸花也时常会吐槽,每当何忆情绪紧绷的时候都会像个沧桑的小老太太。何忆对此并不在意。她踮着脚试图让自己都脚步轻轻的,她想要凑近认真的,好好的,仔细的看看他。她当然知道此时的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甚至,方才他们也有所对视,但是莫名其妙的,她就想要让自己脚步轻一点,好像这样自己的一些情绪便不会被发现,就像掩耳盗铃一般。

  “何忆?”

  这个声音格外的干净,像是夏日里的清泉,一点点的从高山留下,甚至好像在这略显空旷的房间里还有种特效的感觉。何忆的脚步瞬间停止,她觉得似乎有一股冷意从自己的脊椎而来,甚至一直盘旋而上,她抬手摸摸自己的胳膊,那些短小的汗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甚至零星的可以感受到一些鸡皮疙瘩。

  “何忆,你怕我?”

  还是那个声音,只不过语气之间稍微的带了一些委屈,听起来又多了几分孩子气。同样的,坐在地上的余生已经做出了有些委屈的表情,而一边不明所以的彼岸花还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笨蛋一一,你快救我,这小子不简单啊!”彼岸花还在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试图可以通过挣扎挣脱余生的怀抱。

  而何忆并没有打算搭理他,她的心里有了其他的她觉得更重要的事情。她轻轻的在余生的面前蹲下,尽管她的身体还是有些颤抖,但是她还是努力的克制着情绪,让自己显得格外的淡然。

  她现在有很多的问题去问他,比如,余生还是那个僵尸吗?比如在午夜花救回自己的真的就是他吗?比如,余生的记忆可以保存吗?

  只是当她小心翼翼的拉起余生的手时,那些原本留在心中的问题,突然不知道该要怎样开口讲出来了。

  余生的手是格外漂亮的那种,粟娅和罔千年的手也都漂亮,粟娅的是那种肤若凝脂的纤纤玉指,她的手好像格外的灵活,再加上白皙的缘故,看上去是格外冰冷的,事实上粟娅的手时常的就是一种冰冷的状态。而罔千年的手势宽大的,像是可以包裹很多东西,何忆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时常便是跟在罔千年的身后,由他牵着自己,他温暖的手总会给人很多的安全感。

  而余生则不同,他不似粟娅那样的细腻灵魂,又不似罔千年那样宽厚,像是折中于两者之间的存在。他的手也漂亮,手指纤长,骨节分明,甚至指甲都是格外的安静,他的手心格外的暖,何忆轻轻的触碰着,那样的温度让她有一种想要把脸贴上去的感觉。

  似乎是有些痒,余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何忆莫名的觉得有些尴尬,脸上一红,便把余生的手丢了回去。余生觉得有些懵,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向何忆,像是在问她为什么要丢下他的手,甚至还探出另外一只手想要揉揉她的头发。

  何忆并没有躲开,也并没有接受,在余生探出手的瞬间,她觉得自己终于发现了可以证实自己想法的东西。

  “怎么了?”余生忍不住小声嘟囔,他不明白何忆的目光为何会变得那样的热烈,也不明白为何他只是想要学着午夜花里看到的样子轻轻摸摸她的头,却要被她这样把手腕抓的紧紧的。

  何忆的力气并不大,甚至余生轻轻一个用力就可以挣脱了,可是余生并不想那样做,他更多的是好奇。他可以感受到她的反常,他并不明白她的情绪变化究竟是来源于哪里。

  会不会是自己呢?他也偷偷的发问,但是看到躲得远远的彼岸花,他觉得有些无辜。

  明明,明明自己就只是做了一些喜欢的事情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