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保护我方小僵尸

第七章——变异人(3)

保护我方小僵尸 花霏何溯 2051 2018-11-24 21:13:43

  “对不起何忆,我应该告诉你的。”余生垂下头看起来有些委屈。他的语气分明是异于平常的,可是他给人的亲切感又那样清晰的告诉她,他就是他,没错的。

  “为什么要对不起,你没必要道歉,我现在更多的是好奇。”何忆咬咬唇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只是好奇没什么你会说那样的话,或者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似乎是担心余生,何忆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不咄咄逼人,眼神里也渐渐的多了一些温柔的东西。“我依稀的可以感觉到你的变化,虽然你还是像以前那样的笨拙,可是,偶尔的举动还是会让我觉得,你并不是原本的小僵尸了。我应该是觉得欣喜的......可是,就那样奇怪的还是会有莫名其妙的担心。”

  “我理解。”余生看起来好像一瞬间又成熟了很多。“千年大叔在那一次给我注射引魂咒之后我就这样了......我,我也觉得很奇怪。”下意识的,余生又探手摸摸后脑勺,好像一瞬间的又变成了那个傻乎乎的小僵尸。

  一时的何忆有些看呆了,她能感觉到自己对于余生的特殊感情,好像自己真的时常会面对他发呆。这样的场景貌似是无解的。

  而一边的彼岸花似乎是并不甘心被忽视,下意识的清清嗓子咳了一声。果然余生何忆双双的把目光转移到了彼岸花身上。

  “那个...”突然被这样灼热的目光注视,彼岸花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想说的话差点就忘了。

  “怎么?”何忆挑挑眉毛,心底的疑云一点点的汇集,她有些不理解,为何今天的他们都会有些异常。不对,或许他们才是同往日一般的模样,可能那个真正不同于平时的人是自己啊!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出现,让她心中猛烈的一个颤抖。不,不会,这样荒唐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呢。

  彼岸花才不顾何忆的胡思乱想,自顾自的说起了自己的看法。“笨蛋一一,原本觉得你还没有那么蠢,可是为什么和这小子有关的,总会变成一个笨蛋呢?”

  彼岸花也不过是玩笑话,然而说着无意,听者有心,何忆的脸一瞬间的染上绯红,甚至还偷偷的向余生瞧去,冷不丁的看到他也在打量自己的目光,尴尬的更是把头垂得很低。

  “其实要我说,你们之间就应该是最亲密的关系。”彼岸花说的一本正经,丝毫不在意何忆和余生的表情变化。

  “在我们猫咪之中,大多数的血统是相似的,相似血统的猫咪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而然的会比其他猫咪之间要亲密,而同样血统的猫咪又会因为来源的母系不同的原因,他们之中还会有更亲密的关系。”

  彼岸花说的一本正经,而化身为糊涂虫的何忆却是听得有些云里雾里。“我和余生之间并不是你们那样的,我是人啊,余生......”偷偷看一眼余生,“余生他分明......”

  “何忆说的没错,虽然我现在变成了人,可是归根结底,我之前是僵尸。”似乎是体会到何忆的尴尬,余生不动声色的轻轻拍拍她的后背柔声补充道。

  “喂,笨蛋僵尸,莫不是真应了那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或者说,智商低会传染?不要忘了,你之前可是人类啊!”彼岸花气呼呼的吼到,顺便舔舔自己的毛像是在安抚自己,让自己稍微淡定一点。

  “夜兽来袭的那一次你们都忘了吗?也就是那一次何忆因为受伤把血液滴落在了你身上对吧?”彼岸花把目光转向余生,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他们三个内心都是在肯定这个事实的。

  “那个时候臭道长和粟娅讨论的时候也有说明,你们之间是有了血液联系的对吧?”这一次彼岸花把目光转向了何忆,何忆配合的慎重点点头。

  “我知道,娅姐姐也特别的告诉我,说过我们之间有了血液的联系,但是,我并没有想到,联系会是这样的。”

  何忆在脑海中把各种事情通通过滤了一遍,从初相识,到夜兽来袭被余生所救,到血液之间的联系,再到余生的失控,以及自己再一次的被余生所救,一切的事情看起来像是偶然,而这些偶然却是在第一次莫名其妙的偶然之后相互依存,在最后成了必然。

  那么这正是因为这些,所以自己会隐隐的感受到余生的变化吗?

  何忆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还是迷茫的,但是这些她突然觉得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娅姐姐还说要我教会你怎样习惯这个世界,可是我还没有真正的教会你什么,你好像就已经不需要了呢。”何忆低头不去看他,这句话她用的极轻的语气再说,若不是余生的听力格外的好,恐怕这句话已经飞快消失在尘埃之中。

  她的声音里还有些许失落,还有几分像是抱怨的意思,甚至的还有些许的委屈。

  彼岸花无奈的摇摇自己硕大的猫头,他突然觉得现在自己呆在这里好像有些不大合适,于是舒适的打了一个哈欠,跳到地面上。

  这个时候啊,还不如去寻找一下丸子,欺负一下那个小不点才好玩呢。这样想着,彼岸花便迈着极轻的脚步离开了。

  余生觉得自己的心里怪怪的,这种感觉是格外轻微的,像是自己还没有有人类意识的时候,粟娅给自己掏耳朵的感觉,也有点像是抱着彼岸花玩闹的时候,彼岸花的绒毛凑到自己鼻子上的感觉。

  他觉得有些痒,不是身体上的痒,那样的感觉来源于心里,甚至还在一点点的发酵,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听到她那样的语气他觉得很不舒服。

  可是,这样的不舒服不是来自于身体,也不是从前的那种让自己不愉快的不舒服。

  而忙碌完毕躲在一边留意到这样情况的粟娅终是掩唇偷偷笑了。

  真是两个笨蛋的小年轻呢。粟娅的心里在这样的感叹着,而心底却还是一不留神的溢出来几分羡慕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