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保护我方小僵尸

第七章——变异人(4)

保护我方小僵尸 花霏何溯 2038 2018-11-25 20:36:48

  这个时候的余生还并不知道这样的情绪叫做心动,他只当这是一种最为平常的心情,就像丸子喜欢去罔千年的书房打扫卫生一样,或者彼岸花黏着粟娅一样,他只当这是一种本能,根本想不到还有一种情绪是喜欢。

  而余生,虽然是有了人的意识以及基本的尝试,可关于更多的只能用心去感受的细节却显得越发的艰难。

  粟娅有些失落的叹息,一时的也不知所感叹的是他们还是自己。她忍不住的回头观望自己的那些年,这才发现,自己竟是缺少了那些有关青春的悸动。这样想着,她突然的竟觉得有些落寞,那些过去自己所不屑一顾的东西,竟然在某个时间变成了自己所羡慕的了。

  “喂,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呢?”听到这个声音,粟娅竟是突然的笑了。

  “你怎么突然出现,也不打个招呼,吓死人了好吗?”能用这个语气说话的当然是罔千年,也不知为何看到是他粟娅的心情竟然是突然变得愉快了很多。也不知何时,调戏罔千年好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说来也并不怪粟娅的恶趣味,罔千年这个人太无趣,若是能从他的身上找到一点的活泼气息,简直像是捡了大宝贝。

  “你不是闭关了吗?”粟娅抬手戳戳罔千年的胳膊。今天她没有穿高跟鞋,看起来比罔千年矮的更多了,像是突然失去了气场的小狐狸,没有了嚣张跋扈的模样,竟然让人觉得有几分可爱。

  罔千年垂头时只能看到她的发旋,她的头发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后来刻意的去染上板栗色,有几分的温柔,甚至卷曲的弧度也和平时稍有不同。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刚才的心理和她的情绪变化,唯一了解的只有一瞬间的感觉,她今天有些与众不同。

  “北市出现了一些情况,我只好先回来呢。何忆怎么样?”毕竟罔千年是格外擅长掩藏情绪的人,终归不像粟娅和何忆总是会被小事情影响心情。于是,就那样一瞬间对她而来的好奇心也消失殆尽,他又变成了那个很少有表情变化的罔千年。

  “北市?”粟娅的眉头轻皱起,仰着脸看向罔千年“北市的话苏家人一直驻守,按道理说应该不会有什么特殊情况,能让你特意回来的,莫非有什么大事情?”

  罔千年摇摇头并没有答话,可他的身形却是不受控制的般的向后一倒,好在粟娅眼疾手快的上前把罔千年揽在怀里。男女的姿势一反常规,罔千年轻咳几声觉得有些尴尬,有心想要快快的离开她的怀抱,却是觉得身子一阵的发软,尽管是挣扎几下,却还是跌入粟娅的怀抱。

  而这一次,因为突如其来的重力和惯性,虽然粟娅有一身的古怪力气,却还是没有承受的住,两个人双双的跌在地上。

  罔千年觉得自己后背有些轻微的疼痛,其实跌落在地上本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的,但是又加上在倒在怀抱里的粟娅,所感受的力度便立刻变得不再一般。

  “冰块脸你还好吧?”两个人这样亲密的接触是从来的都没有的,饶是粟娅平日里常常是大大咧咧的模样,甚至偶尔还会用言语来调戏的,可她毕竟还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甚至刚才还对何忆与余生之间的暧昧情绪心生向往,这样的场景让她觉得有些尴尬,忍不住的便红了脸颊。

  等等,何忆和余生!

  突然想到他们两个粟娅的心瞬间像是漏了一拍。现在与他们所处的室内紧紧间隔了一层门,若是....若是.....突然地她竟不敢想下去。

  “娅姐姐,罔师兄,你们.....”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像是被捂住了嘴一般的余下了支支吾吾的声音。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粟娅嘴角抽搐几下大脑飞速的运转试图措辞来缓解尴尬。

  “咳咳,那个,你们怎么......”罔千年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却是看到粟娅跌跌撞撞的从他身上爬起来,顺便格外贴心的拉了他一把。

  “啊......”何忆有些懵,余生的手还紧紧的捂在她的嘴上。他的手有些温暖,她的嘴唇可以感受到那些温度,甚至还有偶尔的血液流动的的痕迹。何忆有些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是又因为被禁锢的关系,还是更想要快一点拜托这只大手的束缚。

  “你们俩怎么在这?”罔千年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他的心底显然也有一瞬间的尴尬,但素来有老狐狸称号的罔千年格外擅长隐藏情绪,于是被他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

  “那个......”素来伶牙俐齿都粟娅也有一些尴尬,她当然是知道他们为何会出现,原本的,便是她躲在一边偷偷的看两个小家伙的互动,现在她竟然不知道该要怎样开口了。

  “我们两个本来在里面聊天,是突然听到咚的一声,于是便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对吧余生。”终于把余生的手拉了下来,何忆大口喘息着新鲜空气,还不忘了给敬爱的师兄解释几句。

  而罔千年和粟娅显然并不是真的想要知道所谓的缘由,为非只是像快速的转移话题缓解方才的尴尬,于是便心照不宣的对视尬笑起来。

  “不过,师兄,娅姐姐,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呢?”何忆眨眨眼,内心深处的八卦因子一点点的发酵而来。

  瞧着何忆一脸好奇八卦表情,余生无奈的摇摇头。

  而另一边的粟娅,显然是想不到何忆会这样直接的问出来,有心说是偶然而来的误会,却也担心这样急切的解释会更有几分恶人先告状的感觉,毕竟那个直接扑上去的人是自己啊。

  等等,好像漏掉了什么。粟娅在大脑中简短的过滤一下,隐隐的感觉好像有什么是在一瞬间被忽视掉的。

  于是,她迅速的转过头细细的打量一遍罔千年,过于灼热的目光让罔千年下意识的尴尬摸摸鼻子,似是并不理解她的行为。

  “喂,冰块脸,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解释解释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