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七章——变异人(5)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23 2018-11-26 23:48:51

  解释?罔千年的眉头轻皱,显然并不理解她在说些什么。同样的,何忆和余生两个人也是悄悄对视一眼,大气也不敢出,惶恐是不是自己的出现打扰了什么。

  “解释什么?”罔千年试探着走两步,身体带来的不舒适感让他有几分头晕,于是又匆匆的停了下来。细心的粟娅当然不会放过每一个细节,瞧见了他的表情变化便焦急上前扶住他的身子。

  被女人照顾,这样的行为还是第一次,罔千年一时的觉得有些尴尬,下意识的便想要拜托她揽在自己胳膊之上的手。

  粟娅的力气是出奇的大,偶尔的还会被罔千年吐槽是无脑的女人,当然这些只是玩笑话。她可以感受到他依稀而来的抗拒感,但她并不管,也不去在意。

  “就刚才还没有结束的话题,不考虑说来听听?”粟娅的尾音翘起,有几分带笑的意味,可其中肯定的语气又是让人无法忽视的。

  罔千年的脚步突然停下,意味深长的回头撇过一眼和余生手拉手的何忆。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奇怪的情绪,像是试图躲闪一些什么。

  何忆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好像并不应该再八卦一些什么,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在呐喊着,挣扎着,心中的好奇心也在一点点的发酵膨胀。

  “喂。”余生把头微微低下,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嗯?”何忆眨眨眼睛,身体却还是没有移动,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在耳边的呼吸声,那样的温热,甚至有点湿湿的。这样的感觉让她的身体更加僵硬,出了那个嗯,她觉得自己说不出什么话了。

  粟娅却是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不留神的有些分心。忍不住的她在心里暗骂一声,余生这臭小子这才几日不见竟然学会了撩妹的好手段。看来何忆还是要好好的调教一下了。

  而罔千年自然不放过这样的机会,在意识到粟娅的分心时便试图想要溜走。事实上罔千年的行动是十分敏捷的,而这样的敏捷却是要加持在一个他是完好状态的罔千年之上。

  现在的罔千年必然不是一个完好的状态,就刚才的样子来说就会让人觉得有几分奇怪。罔千年的身高大约有一百八十多公分,粟娅并不知道究竟是多少,只是根据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做出一个推算。他的状态明显的有几分疲惫,虽然不知道细节,但是在疲惫的状态下支撑这样高大的身体,着实可以说是一件格外辛苦的事情。

  于是,面对这样的罔千年,尽管粟娅总是会习惯性的跑题,但还是轻而易举的拉住他。

  罔千年有些不满的回头瞪了她一眼,但是也不知是因为疲惫还是什么原因,并不会让人觉得严肃,或者是凶恶。

  于是,原本便只是想要过来八卦一下的何忆我终于发现了师兄的异常。“师兄,你看起来好像怪怪的,还是,你们刚才做了什么吗?”

  最怕的便是空气突然安静,于是,随着何忆这句话的开始,余生,罔千年,粟娅,的目光便齐齐的转移到了何忆身上。于是罔千年便也不再进行其他多余的动作,把目光在注视他的粟娅身上,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余生身上,以及现在认真注视自己的何忆一一划过,最终还是默默叹了一口气。

  “你们......”只是一个简单的你们,他便不知该要怎样说下去了。他是一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懵表达出来的意思甚至不及自己内心想法的十分之一,比起解释他更喜欢的是沉默。

  于是,那么有能力的他决心默默的成为重生殡仪馆的幕后老板,而殡仪馆名义上的老板也是老师傅周望。

  甚至,平时里各种事情都要兼顾的粟娅出面都会更多一点。虽然这样的事情本就是粟娅的特长,他们也都默契的觉得这些并没有什么问题。罔千年也很早的习惯了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表达给粟娅,然后再任由粟娅传递下去。

  而现在......显然是不能让粟娅来充当传话筒了。

  罔千年觉得烦躁,很烦躁,格外的烦躁。这样的烦躁并不是最为普通的情绪,而是那种只会折磨自己的心情。

  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像是被几万只蚂蚁咬来咬去,莫名的有一种焦灼的感觉。其实认真的考虑起来也并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只是......男人的自尊心,兄长的骄傲,店长的尊严一层层的形成了一个无形中的压力。

  “我们?”粟娅探出手指轻轻戳戳罔千年的腰,突然而来的动作让他觉得有些瘙痒,他很想要躲开,但心知这是粟娅的试探,还是咬着牙坚持下去了。

  “我们怎么了?”粟娅挑挑眉,显然已经猜到了罔千年的意思,索性和他奉陪到底,于是也不再讲述清楚,两个人开始打起了擦边球。“我们好端端的做了什么吗?好像没怎么了,小不点你说呢?”

  何忆倒是没想到这个时候自己还能突然被点名,猛然听到粟娅这样称呼自己瞬间便打起了精神。

  “师兄,我也觉得好奇,总觉得师兄怪怪的,或者师兄和娅姐姐之间的氛围怪怪的。”何忆的表情一脸的认真,这样的话说完还一脸正经的点点头表现出更加肯定。而站在她身侧的余生也奇怪配合的点点头。

  罔千年无奈的扯扯嘴角,也不去搭理粟娅的戏谑表情。反正现在不说清楚粟娅定是不会让他离开,于是他也不再想那样的事情,终是在休息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反正现在的他是真的累了,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灵魂上的他都感受到了一种清晰的疲惫感。

  回来真好。罔千年忍不住感叹道。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变得越来越沉重,像是被告诉的粟娅压在身下的那般感觉。甚至,那种感觉越发的明显,甚至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皮也开始变得有些沉重。

  这是怎么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甚至他想开口讲话,却是发现自己并不能讲出话了,甚至身体也变得越发的僵硬,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个没有一点作用的雕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