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七章——变异人(6)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354 2018-11-27 23:08:00

  “喂,冰块脸!”粟娅毫不温柔的在他的额头上重重的拍下去,实际上她只是想要抚摸一下试探一下温度,却是因为莫名其妙而来的愤怒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度。

  瞧着罔千年额头上微红的指纹痕迹粟娅也觉得有些尴尬,但是这样的时刻却是任何示软的话都说不出来。

  “师兄,你还好吧。”却是何忆小心翼翼的过来瞧一瞧。罔千年的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但是很奇怪,他竟然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讲,这样的罔千年实在少见,何忆看向身侧的粟娅,试图瞧瞧她会说些什么,而粟娅却是怔怔的像是在发呆。

  何忆微微叹息。天生的敏锐告诉她一定有事情发生。罔千年并不是神人,虽然他的确拥有者和常规人类不同的体质,但归根结底,还是肉体凡胎,遇到各种事情,还是会有中招的情况。

  五玲珑只能属于一种地位的法宝,除此之外,何忆还有各种的法宝,而此时的场景.........貌似最合适的是司空镜。

  司空镜,名虽为镜,可实在的并没有和镜子扯上再多的联系,甚至并不能当作镜子来使用。

  司空镜是用来观察别人的,何忆曾经献宝似的给粟娅分享过,宝贝确实是宝贝,但是作用又说不上太大,确切的说,这样的宝贝对于粟娅来说用处并不大。

  司空镜的形态是小小的一个圆圈,晶莹剔透,像一个翡翠戒指,于是何忆常用的携带方法也是把它当作戒指套在手指上,看起来确并不起眼,格外方便携带。

  每当可以用到它的时候,常用的做法便是默念心觉便可以顺利的从手上取下来。

  原本何忆还曾以为它会变大,但事实上并不会,只是会从颜色上由翡翠的绿色转为接近朝霞的颜色。这个时候把眼睛贴到司空镜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些用普通的眼睛看不到的东西。类似于粟娅的阴阳眼。

  而现在,何忆已经小心翼翼的取下了司空镜,许久没有使用过它,她甚至觉得有些许的紧张。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眼睛凑在了司空镜之上,眼眶周围甚至还能感受到司空镜如翡翠般的冰凉感。

  她确实看到了平日里没有见到过的东西。比如上一次粟娅说过的气,那种浓厚又有几分漂亮的颜色,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在何忆的心中一闪而过几分震撼。

  又或者,那些流窜在殡仪馆的小鬼,拖着他们过于纤长,或许柔软的身子,在地上打滚嬉戏。他们也都没有恶意,甚至自发的会帮助打扫卫生,就像丸子一样。

  这......这样的场景反而让何忆一时不知该要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她甚至莫名的觉得那些游荡的小鬼有些可爱。当然,她也没有遗忘掉有关罔千年的重点,更是围绕着他走了一圈又一圈,希望可以通过多方位观察,了解一些情况,可结果却是让她有些失望。

  “怎么什么斗看不到,不对啊。”何忆碎碎念着,忍不住伸手上前想要通过触摸试试能否感受到什么。

  而在她的手即将要覆在罔千年的额头上时,却是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拦住了。因为突然收到阻挡,何忆只好向那个方向看去,看到的却是一双手,素白,纤长,红色寇丹是一片雪白中的点缀,颜色上的搭配有着视觉上的冲击,却也恰到好处的说明了来人的身份。

  “娅姐姐?”因为粟娅的动作何忆只好把司空镜取了下来。“怎么了?”

  “没用的。”粟娅淡然的摇摇头,像是在说着一件最为平常的事情。“方才的时候我就在想是哪里出了事情,一直我都不明白,可是你拿出来司空镜的时候我终于理解了。”

  “哦?”何忆挑挑眉毛,看着粟娅的动作。她漫不经意的在罔千年的身上敲打几下,力度忽上忽下,偶尔的罔千年会有几声哼唧声粟娅也不去搭理。

  反而是何忆,有心想让她停止,却又觉得不应该打断她的行为。

  “司空镜虽然是优秀的法宝,但你也知道,在我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她无非就是让使用者多了一双像我一样的眼睛,或者说并不如我。”看着罔千年的表情粟娅面无表情的说道,有几分冷漠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冷酷无情的杀手。

  “我用司空镜并没有看到什么。”何忆尴尬的抓抓头发:“其实我也可以感受到师兄的反常,这个样子实在太奇怪了。可是......除了司空镜我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

  何忆看看身侧雕塑般的罔千年,有心想要触碰,又担心会无意间出了什么岔子,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其实不仅仅是司空镜,这个时候我也是没用的。看不到,除了那些每天都可以看到的东西就没有了什么其他的新东西。”

  粟娅的声音带着些许沉重,这些无形中的就像是一种压力,就连余生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那怎么办,我们之中从来最有主意的便是罔师兄,而现在恰恰是罔师兄看起来不太好,而我们能做的好像只有慌乱了。”何忆的内心忍不住在反省自己,她自知自己天分不足,甚至在后期也没有很好的付出努力,到了这样的场面,慌乱这种最为多余的东西却是成了常客。

  “别急,虽然看不到但是也有了一点线索,并且......看样子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粟娅面上的阴云逐渐消散,虽然眉梢上还停留着些许忧愁,可粟娅标志性的笑容还是回来了。

  “这下倒是好了,再殡仪馆打杂工这么久,终于要干活了。”粟娅挑挑眉,也不搭理何忆有些懵的表情,拖着她便往停尸房的方向走去,而身后的余生也自然是不甘示弱的跟了过去。

  “嗯?”何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不被控制般的被粟娅拖着,甚至脑海中还会浮现那种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干嘛?

  她确实是迷茫的,停尸房这种地方她是没有来过的,甚至赶尸而来的尸体都是直接交给老师傅周望,再由周望带去停尸房,这样的到来还是第一次,更何况还是用这样的方式。一时的何忆觉得更加迷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