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保护我方小僵尸

第七章——变异人(7)

保护我方小僵尸 花霏何溯 2045 2018-11-28 22:33:39

  好像所有地方的停尸房都是一样的色调,幽深,阴暗,阴沉,从色调上就会让人觉得不够愉快。

  何忆是打从心底而来的对这里有所反感,可是却又无力拜托这样的环境。

  从在乱葬岗开始生活,再到被肯定的赶尸道路,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开始和尸体有了关联,甚至,身体上也都沾染了尸体的味道。

  她偶尔的也会为自己的人生感到可悲,这个年龄的少女,无一例外的便是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模样,花枝招展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她却是和那些人恰好相反,所拥有的好像只有一些灰色的色彩。

  但是,再看看粟娅......她又会开始否定自己,会觉得自己的想法只是一时的矫情罢了。

  是啊,粟娅说起来也并不比何忆大多少岁,二十几岁的女人,这正是开的正好的时候,粟娅又极其爱美,花枝招展,风情万种,千娇百媚,这些词汇用在她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可是,那么喜欢明亮颜色的粟娅,最常做的工作却是给这些尸体化妆。作为殡仪馆的化妆师,这样的工作并不算得上讨喜,可粟娅却是乐在其中,她常常会用千奇百怪的点子给那些尸体各种的造型,她对工作的态度是何忆最羡慕的模样。

  那现在呢?这个时候到停尸房来是要做些什么吗?

  何忆有心想要发出自己心中的疑问,但是停尸房是有大家默认的规矩的,在停尸房是不被准许大声说话,惶恐会扰了这里的“尸气”。

  “你看看他们。”粟娅松开何忆的手站在一边。停尸房的规矩她当然是知道的,好在她是最熟悉这里的人,怎样控制好自己的音量她是最清楚的。

  随着粟娅在墙壁上的几个敲打,那些隐藏着尸体的暗格便从墙壁里一个个被推送出来。

  何忆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吞吞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硕大的长方形盒子,看着他们规规矩矩的排列整理,直到最后一个也完好的暴露出来。

  殡仪馆用的并不是棺材,自从粟娅成了专属的化妆师之后,因为时常要在这里工作的缘故,停尸房便被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整改,直到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排列出来的盒子带盖有三十六个,这让何忆想到了曾经花婆婆所教的三十六心觉,据说用三十六位镇鬼,能驱散冤魂。

  不过,她还是摇摇脑袋,觉得这样兴许只是偶然的巧合。

  尸体之上还都覆盖着一层白布,像是在维持着一个人最后的体面。粟娅垂眸双手合十放于胸口之前,在心底默默的为死去之人祷告,偏见这样的场景何忆虽是心有疑惑,但还是跟着她的动作一一照做了。

  “他们是今天送于殡仪馆的尸体。”粟娅的声音淡淡的,眼睛依然是收敛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今天的?这么多?”何忆有些惊讶。原本瞧见着三十六位便已经足以震撼了,却没想到这样仅仅是今天的,甚至兴许还有更多是未曾看到的。

  “这并不稀奇,人类的生命本来就是脆弱又短暂的,谁都想不到下一秒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下一刻会失去谁,又会遇到谁。”

  粟娅收起了动作,转身淡淡的撇过何忆一眼。“小不点要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做我们这个行业呢,要把生命看的不重要,但同样的,还要把生命看的格外重要。”

  “啊?”何忆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传说中的黑人问号脸。“怎么还有这种说法?这样的话不是在自相矛盾了?”

  “你以后就会知道了。”粟娅神秘的笑笑,不再看何忆的表情,转身去一边乘放工具的篮子里拿出一双手套戴上,又不忘询问何忆几句“你需要手套吗?”

  “手套?要这个做什么?难不成还要解刨尸体吗?”虽然还在发出疑问,但何忆还是格外自然的从粟娅那里拿过一双手套戴上。

  “并不是,只是防止自己会玷污尸体。”粟娅说的轻描淡写。

  而何忆的表情自然的顺着她这句话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就这一会已经有了太多的事情让她迷乱,甚至这种会玷污尸体的事情,她更是闻所未闻。

  “是不是觉得奇怪?”似乎是许久没有听到何忆的动静,粟娅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回来看她。

  “嗯,就这个......”何忆觉得有些尴尬,甚至突然有了一种在罔千年那里都没有出现过的窘迫感。

  好像在过于优秀的粟娅面前她总是会变得有些不自信,她还觉得自己没有可以独当一面的能力,甚至,还不够专业,有各种的事情需要粟娅来提点,这样的想法并不是偶然出现,她当然知道这样的想法是消极的,负面的,可是,一但出现了就不受控制了。

  于是,她又开始变得有些怀疑自己,而这样不断发酵的负能量当然是没有躲过粟娅的眼睛。

  “胡思乱想什么呢?”粟娅拍拍何忆的肩膀,她格外擅长观察人心,看到这样气压低沉的何忆她当然可以感受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玷污尸体呢,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你应该知道呢,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工作习惯。比如老周好酒,每次工作的时候他都要喝二两,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是个酒鬼,虽然我觉得是有些联系,但是啦,这样的方法却是可以让他进入最好的状态。”

  “这样啊。”何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思绪又忍不住飘到自己的赶尸路,她也有些好奇有关自己又是什么会让自己进入最佳的工作状态呢,可是寻找许久,她却是还没有什么头绪。

  “别再胡思乱想了,等一会就有正事要做了。”粟娅把何忆拉到一个尸体面前,手指在尸体的皮肤上柔柔的划过。“知道我为什么说会玷污吗?当一个死去之后,那具身体便会是最干净的东西,肮脏的灵魂,纯净的灵魂也好,它们也都消失了,而这样的人,却再也没有意识,在我们的手下成了最普通的东西,它们也是要被尊重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