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七章——变异人(8)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30 2018-11-29 23:46:00

  “不用考虑干净的灵魂或者肮脏的灵魂吗?甚至他们生前究竟是怎样的模样,这些我们都可以不管吗?”何忆小说开口,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底气不足,粟娅也不去在意,因为这些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粟娅的手尽管是带有手套,可是手速还是一如往常的快,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尸体还在盒子里静静放置,在视觉上有一种逐渐下沉的感觉。何忆探手想要去触碰一下感受一下温度。死人的尸体本应该就是冰凉的,而在何忆出手的时刻,感受到的却是有些惊人的滚烫。

  “这是......”何忆有些不淡定,这种味道常规的事情东西出现必定会引起相应的反应的。

  “变异。”粟娅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也不管何忆是否会觉得不舒服,用力的尸体的头部扭转,空气中一瞬间多了一股腥臭味,浓烈的暗红偏黑的血液从脖颈之处淌了出来。

  何忆强忍住有些反胃的心情,她当然明白,粟娅让她看到这些并不是仅仅为了让她见识一下这样的场面,而内在里那些不会轻易被人发现的细节,却是需要留意观察了。

  “你看他们,他们的面色并不是常规的颜色。从其中还能感受到些许的痛苦,死者在之前一定收到了很大的折磨。”

  说着粟娅的手更是下滑,拿起一把剪刀顺势剪开尸体之上的衣服。“一般这些尸体是不用解刨的,现在让你来欣赏的也就是他们表面。哦,抱歉,应该不是欣赏,这种东西用来欣赏就是变态了,你来好好观察,毕竟从尸体之中感受到一些信息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

  “好。”何忆虽然是有些排斥,但凡事和工作有关系的事情都不会去掉以轻心。

  常规形态是尸体除了在基本的改变肉体的颜色之后,会开始趋向于认知部分的丑陋。于是在这样的时候就,化妆师的作用便显得格外的重要。

  他们所谓的为尸体化妆,除了在定义层面上的为他们画上精致妆容,其次的还是要用各种手段让尸体与生前并无太大的差别。

  而很显然,这一具尸体很明显便是在自然死亡之后便被送到殡仪馆的尸体,也并不是体貌上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恰恰相反,初始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何忆也曾一度以为这是个经过处理的尸体,好在殡仪馆统一为经过处理的尸体佩戴在脖颈上的符咒为他们证明了身份。

  这些尸体绝对不简单啊,何忆忍不住再凑近瞧瞧,那些腥臭的血腥味更是直接的钻进鼻子,这种让人难以接受的味道让何忆有几分反胃,挣扎了几次,她终是决定妥协了。

  “娅姐姐这些尸体一定是有古怪的对吧。”何忆的口气格外肯定,显得特别的严肃。她当然没有说错,这样的场景任是谁也能看得出来有几分古怪,而所谓的重点正式这些反常究竟来源于哪里。

  粟娅开口正打算解释,而何忆却是突然眼前眼前一亮,有了新的发现。

  她的手还放置在尸体心口位置,她的小耳朵还贴在那只手上,就像是试图用这个方法来倾听一些声音。当然,死人是没有声音的,何忆的这个动作看起来格外的多余,而懂得这些东西的粟娅知道,这样无非便是感受一下已经死掉的身体是否已经有异物在不被注意的时刻悄然入侵了?

  异物显然是没有的,但何忆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得柔和。甚至在倾听声音无果便还是做下一步的动作,然而却在移动时却是感受到其他的感觉。

  “娅姐姐,这些尸体究竟是怎样一回事,越是想要了解他们,却会发现越发的迷茫。而我们却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些东西的奇怪的。”

  何忆的问题也是粟娅曾经想过的,回答起来也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粟娅也并不愿意把这些时候就也当作给她锻炼的机会。也并不是粟娅小气,说起来她给何忆的帮助是最多的,可如今牵扯上罔千年,一时的粟娅也无法让自己淡定。

  “今天中午的时候老周就急匆匆的带回来这一批,我都没有来得及好好收拾。从我来到殡仪馆开始,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一收便是一大批,毫不夸张的说,可以是我从前那些时间里处理过的尸体永和了,后院里还有一波来不及处理,大冰箱里藏着呢。”

  “啊?这么夸张。”何忆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顿时心里觉得一阵的恶寒。

  “并且这些尸体也并不是常规的,让你观察了你也你一定会有什么发现。”粟娅说着便在墙壁上敲打几下,尸体的位置开始调整,又一具新的尸体转移到了她的面前。

  “状态不同,正常死亡的尸体在没有经过处理的时候随着时间会变得僵硬,皮肤的颜色也会蜕变,偶尔的出现零星的尸斑。”

  “没错。”粟娅赞许的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按照娅姐姐你说的从中午的时候周师傅带着他们,撇过去路上的时间,那么大概计算一下死亡的时间,这样一来,便可以发现到目前为止这么久的时间里,他们的模样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皮肤的状态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甚至面色红润也是可以感觉到的,这样的话就很奇怪了。”

  何忆一口气的说完了这些话,有些不安的看向粟娅倾听她的意见。事实上这些言论并没有什么她真正确定的东西,说起来也不过是她的推算,不过看粟娅的表情,她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八九不离十了。

  “正常死亡的尸体应该是冰冷的,做这个行业的应该我们都知道。但是小不点,你刚才有感受到尸体的温度吗?”粟娅问得漫不经心的,感想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而何忆却是听到了她其中真正询问的东西。

  “有,他的温度是热的,很奇怪。但是那种热又不是像因为炎热而被烫到那样,是那种会让你觉得自己在发热,实在太奇怪了。”

  嘴上说着,何忆便伸出手想要再感受一些那样的温度,却是被粟娅紧紧的拉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