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保护我方小僵尸

第八章——九九八十一(1)

保护我方小僵尸 花霏何溯 2082 2018-12-02 23:38:02

  九九八十一,素来会被人说成是一个轮回,比如过去的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孙悟空,在佛教之中又有着九九归一的说法,九是最大,也是终极。

  而九九归一则说的是从来处来,往去出去,又回到本初状态。这些也可以说为一种轮回,或者说是灵魂的一种升华,一种再造,一种涅磐,更是一个新的起点。

  何忆虽然一时没有想到这里,但这样的道理她终归还是清楚的。关于生命她也有了很多自己的思考。在开始从事这个行业之后,她更是把相关的每件事都看的格外仔细。

  生命是周而复始的,无论是何忆还是余生,在他们的眼里对此都有一个合适的看法。

  “如果真要说到九九八十一的说法,这些尸体的来头就......”何忆的话并没有说完就停住了。她的脑海里甚至还出现了那样一副画面,在遥远的北市,月光笼罩着大地,偶尔的会有行人走过,而这些人在到了一个地方之后就再也无法回去。

  他们最终的方向兴许并不是这里,可是他们最后还是被停留在了这个地方。

  “我还是想要去北市看看,尤其是在看了这些尸体之后,这些状况总像是在暗示着什么,甚至内心还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接下来在相思湾里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如果还没有调查清楚,我可能会一直惦记的。”

  何忆低着头并不去看余生的眼睛,她知道这样与人交谈并不是一个好的态度,可是她突然不知道该要怎样去看他了。

  她的心里还有些想要余生陪同,毕竟之后可是一条未知路,面对的可能会有各种风险,她其实并不害怕,只是终究还是缺少了一种安全感。

  “真的要去?不和他们商量一下?”余生有些担心的问道。他当然知道何忆并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她可以很好奇规划自己的人生做出各种选择,可是在这样的事情是容不得马虎的,他更希望她可以多多考虑。

  甚至.........这些尸体也给他一种熟悉感,那样的感觉是很微弱的,但是尽管微弱,他还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就在今天,这些尸体来到殡仪馆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了一些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做了心脏移植手术的病人,在兜兜转转之后又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尸体。它们之间本应该是有联系的,但是又可以说是没有联系,这样微妙的关系让余生很是担心。

  他知道何忆的意思,他又何尝不知道在北市是有问题发生的,在这些尸体到来的时候,他也特意去留意过相思湾的地理,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可是这样的方向却是很不乐观的。

  “我想去,我......不仅仅是为了师兄。娅姐姐也有说,但凡是没有正常死亡的人,他们的尸体在死后会成为特殊的模样,而现在在藏尸房里的那些尸体,他们显然就是没有正常死亡的。”

  何忆撇过一眼余生,在看看挂在墙上的旗帜,那个旗帜格外的破旧,不知道用了多久,也不知道被修补过了多少次,然而何忆看它的眼光却是那样的温柔,就像新生儿的母亲在看自己的宝贝。

  “那个旗帜是我的,你应该也有印象。”何忆的声音淡淡的,尾音有着轻微的压抑,像是在刻意控制情绪。

  听到她这样的话,余生也下意识的看向那个旗帜,果然,他是熟悉。“我知道,我们初遇的时候就见过它了。”

  “它是我用来赶尸的工具,或者可以说是我的伙伴。从我赶尸的那一天开始,师兄就告诉我,赶尸人的作用便是把那些未正常死亡的人带回殡仪馆,这样师兄便好带领他们步入轮回。甚至周望师父也告诉我,在我们殡仪馆呀,真正的核心并不是处理尸体,而是赶尸这个行业,可是...”

  何忆突然某些哽咽,余生在一边听得认真,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她一定有很多的想法,只是他最笨并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她,甚至也不知道该想出怎样的方法才能让她不会这样自责。

  “我很好奇这些尸体是怎样来到殡仪馆的,毕竟之前有过没有正常死亡的人,是要通过赶尸人的带领才能来到这里的说法,我们这里正式的赶尸人也只有我一个,那么他们到来当时就跟值得人深究了。”

  “但是北市的话,我觉得最好还是和其他人商议之后再做决定会比较好。”余生一脸认真的提醒道。

  而何忆却是短暂的沉默,她静静的看了余生许久,这才再次开口。“没关系,我已经决定了,这个时候师兄出了特殊状况,娅姐姐虽然有了方向但是还不够准确,她要照顾师兄,根本没有空闲去处理这些事情,而周师父,殡仪馆的事情已经让他很忙碌了,只有我,明明有着重要的职责,可除了拖后腿,好像没有做好什么事情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哦。”何忆俏皮的眨眨眼故作轻松让余生放心。“我已经决定好了呢。也不过去一趟北市,不要想的那么危险嘛,就当作是旅行也会很棒啊。”

  何忆这样的话终是让余生长长的叹息,还不懂人类,更不懂女人的他一时不知道该要怎样做才是正确的了。

  而这时的何忆心里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若是身边有他该有多好,她很想把这句话说给他听,可是心中的某个角落里还存在着一些矜持,于是这些话还是被她留在了心里。甚至,她也担心若是看到他的眼睛,她又会忍不住动摇说出这种让自己软弱的话语。

  打定了注意,她便故作想要去看望罔千年,借故抽身离开。她的动作很慢,就像是老电影里被人刻意放慢的动作。

  在这些动作之中还保留着她的一些刻意,她很想主动说出很多话,但是各种未知的事情,还有那些始终不能确定的事情还是让她犹豫了。

  就这样了吗?她的心里这样说道。尽管有着失落她还是浅浅的勾起了唇角转身离开。而她才走出了两步,却是被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整个身子跟随着那只手的力度撞到了一个胸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