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八章——九九八十一(3)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280 2018-12-04 23:55:00

  “在这里闹什么脾气,与其这样,还不如去研究研究北市的事情。”粟娅突然开口,没有什么温度的声音却是吸引了余生。

  是啊,与其在这里唉声叹气,在这里莫名其妙的做这些事情,还不如真正的看个自己。何忆显然也是想要这样做的,那自己陪在他的身边和她一起,岂不是会更好。

  想到这里,他便抬头看向何忆。何忆也恰到好处的看向她,他的眼睛里似乎有着他看不懂的情绪,让他想要更加靠近。

  “余生......”何忆的声音软软的,这样的声音是她很少有的。她虽然是个柔软的少女,可最常有的态度却是强硬的,这个时候的柔软也定是有了什么特殊的情绪。

  “我们一起去吧。”余生却是先一步说了出来。他的唇角微微扬起,像是心情大好的样子。何忆抬头稍稍的仰望着他,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各种星辰,还有在那些之中意外有些好看自己。

  “咦?”还没能何忆开口,粟娅却是感叹了一声。她当然不是质疑余生的决定,只是感叹这些笨蛋终于难得的有了什么想法。

  “可是......”这是的何忆却突然有了犹豫。是啊,北市有了这些传闻,必然是有凶险的,余生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如果有了什么状况,最后的结果她并不能承担了。

  周围的空气也好像渐渐变浅变淡。何忆尽管是忐忑不安,最后还是控制了自己的心情。而粟娅也自己是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只是尽管理解却也没有什么为她解决的方法。

  “现在的相思湾并不是足够安定,但是以何忆的本领维护周全还是可以的。但是北市就不一样了,北市现在的局势可以说是凶险的。未必是因为有什么特殊情况。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一切才会显得危险。”

  粟娅幽幽的看了一眼何忆,她的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同余生紧握在一起,看起来是那样的给人安全感。

  “可是同时我也知道,这样坐以待毙下去自然不会是什么好办法,况且......赶尸本来就是你的任务。”这句话是对着何忆说的,听到这里何忆的表情也开始变得严肃,拉着余生的手也越发的用力。

  “好了,小不点,你也不要太紧张。虽然北市的状况现在还是没有被确定,但是作为赶尸人你还是要去往那里的。毕竟这个时候除了这莫名出现的尸体之后,就在北市的应该并不少。”

  “所以我在去往北市调查的同时这刚好工作了对吗?”何忆歪歪头,侧过余生的身子看到了自己用来赶尸的旗帜,心中竟暗自波动了一下。

  粟娅心疼的揉揉此刻纸娃娃般的少女。她的心里还有有些内疚,有关于北市的事情,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她或许会亲自去的。又或者罔千年没有什么状况,那么这个时候留在北市的就应该是罔千年。

  而她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一天,便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凶杀案,甚至还有这样多非常死亡的尸体初出现在了重生殡仪馆。

  尽管有政府和警方的控制,但已经有一部分居民受不了这样的恐惧决定离开,而相思湾也因此陷入了混乱,其中的各种妖怪也开始趁虚而入。

  重生殡仪馆外面的世界似乎染上了一些灰色的色彩。何忆,余生,粟娅他们都陷入了沉默。窗外的景色还是一如往前,远处的午夜花还是歌舞升平,像是从来没有受到影响,街上的行人也大多是杏色匆忙,好像是被谁在追赶,一刻都不敢停留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恐惧。

  “这些......”何忆掩唇,竟是不知道该要用怎样的词汇来描写自己的心情。她颤抖着身子打开窗户,微微伸长脖颈以让自己可以看到更多的状况。

  街上行人的走路方式更加的怪异,偶尔有几个看起来正常的人,在这个时候反而成了一种怪胎。

  何忆并不知道该要怎样描述这样的场景。而外面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她惊奇。在和何忆的窗户对视的地方还有一个弱小的女子,那个女人所在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即将干涸的鲜血染红了纯白的土地。她的双唇微张,俏脸素白的可怕,艾艾戚戚的眼神无声的在诉说什么。而那个女子凌乱的头发被粘稠的鲜血浸透,杂乱的不堪入目……

  何忆身侧的余生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小心抬头看过去,无声之间与那抹悲戚的眼睛悄然对视,眸光里浓浓的幽怨轻轻溢了出来,这样熟悉的目光让余生一瞬间慌了神。

  “什么情况?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啊”余生有些紧张的问,何忆也是一脸紧张的看向她。

  粟娅反而还是那个不急不缓的人物,在看到何忆各种挤眉弄眼的暗示之后,终是无奈的说出这个让人无奈的结果。

  “变异人。”粟娅的咬字格外清楚,就担心他们会看不明确。

  “变异人?”而何忆和余生也展现了他们良好的心理感应,一同问出了这个问题。而在开口只时,意识到对方和自己有着共同的想法,他们也偷偷感动双方的默契,只是因为有粟娅在,也并不敢过于明目张胆。

  “在停尸房的时候我就和小不点说过。变异人并不是随便就可以解决的,这样一来我们也要做出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些变异人的底细还没有调查清楚,遇到这种变异人最好先不要去皮一皮。”

  “可是师兄......”何忆的心中还有着担忧一来不知道罔千年究竟会怎样,二来又担心自己会弄巧成搓。最终不仅事情不会解决还有可能面对最危险的事情。

  “放心,他并不要紧,甚至,还是他让我来告诉你们一些多少东西。如果是我,我面对很多未知东西的时候都会努力让自己安稳下来,在那样的状态下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会好很多。但是......

  粟娅的话戛然而止,何忆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但是在粟娅的眼神暗示下,还是又沉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