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八章——九九八十一(4)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061 2018-12-05 23:55:00

  天空变成了沉重的灰蓝色,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掉下来一样,各种不安分的情绪让人的心情无法逾越起来。

  事实上在这样的时刻,保留一些沉默总会是个好办法。

  粟娅的话还在何忆的心中保留着,那些算是临出行前的嘱咐,也算是给何忆的定心丸。

  “北市有异状,但是在北市也不完全是被妖魔鬼怪侵占,甚至在北市还有异况出现。”

  当时的粟娅这样的说,听得有些迷茫,但凡事涉及到重要的事情,粟娅这样的话唠在说话时也会保留三分,也是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

  “快要到北市了,紧张吗?”余生替何忆拿着旗帜,余光也下意识的看向周围。

  自从出了相思湾他就感觉周围有什么特殊情况。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在他不知道的方向看着他,然而当他每一次转回头看过去的时候,那些情况也尽数消失了。

  余生有心想要同何忆讨论,可是又想到这样的危险情况,告诉她也是更多一份的的担忧,这样的负面心情还不如让他全全接受。有了这样的想法,余生也就只在心里保留这样的想法。可是更多的谨慎还是出现了。

  也并不需要余生提醒,何忆的神经也一直在紧绷着。她同样的也在用着自己的想法担心着余生。她还记得当时看到余生心脏的情况。虽然这些时候还不能弄懂他的心脏究竟是出于一个什么情况。可是那颗珠子给她的奇怪感觉,让她甚至再午夜梦回时还可以看到。

  那个东西叫噬魂珠吧,她也曾偷偷的看过各种古籍,研究着各种记载,然而关于噬魂珠的相关部分,就像是被人刻意销毁似的消失不见了。

  还有......何忆想到离开时粟娅把自己拉到一边说的事情。

  当时的粟娅在余生和何忆整理东西出发时还特意把何忆拉到一侧交待一些事情,她说在北市还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发生。

  北市并不是一个市,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地方的地名。那个地区的名称便叫做北市。而当时罔千年在去往北市的时候要调查的便是其他人给了极其丰厚的赏金要调查的北市市长之死的事情。

  北市的市长也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的死亡对北市的运行并没有什么影响,甚至还有些大快人心的成分在。

  然而尽管这可以说是一件好事情,但终归是违背了生命发展的正常轨迹。

  何忆当时也不理解所谓的生命轨迹,粟娅也对她做出了解释。

  所谓的生命是有轨迹的,有一些人天生是预言家,这些人是可以看到未来的,也有一些人士奏魂师,奏魂师的奏魂可以延长生命,而画魂则可以杀人于无形,然而预言家奏魂师这种虽然也是正面人物,却是会受到排挤的。

  人死后会成为鬼又或者因为灵魂的无处安定又能成为僵尸。无论是僵尸还是鬼魂都应该由冥王统一管理。冥王之下还有引魂人等等各种职业,虽然何忆并不知罔千年究竟所属于哪一种,但能确定的便是自家师兄已经是属于在冥界当差。

  而她呢?名义上还在为自己的师兄做事,归根结底也可以算是半个冥界人。

  而冥界之中的人多半是和那些职业的人有所排斥的。

  当时的北市市长死的不明不白,甚至在死亡的初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消息穿出来。用粟娅的话来说,能有这样手笔的只可能是非人。

  而在罔千年做调查的时候是,发现的却是北市市长的阳寿并没有正常的结束,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截胡一般。这样的特殊情况让罔千年想要亲自去调查。

  然而......结果却是他慌乱的回来了。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粟娅也说不清了。何忆虽然还是好奇,但也只能无奈上路了。

  “我还好,不紧张。”何忆努力让自己笑的看起来正常一点,但是她却没有发现,自己这种刻意假装的笑容是没有在眼睛中出现的。

  余生揉揉这个矮自己一头的家伙,心里莫名的多了一点柔软。

  这是自己第一次和她赶尸啊,也算得上是第一次和她一起工作。虽然他和她都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做到独当一面,但是两个人一同去奋斗的感觉又是足够感人。

  何忆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扭动着,偶尔的她的耳朵还会小幅度的动动,看起来有些可爱。这样的模样看的余生心里发痒,甚至有了想要探手捏捏的想法,然而心中突然一闪而过的一个慌张感让他的手生硬的停留在了半空中。

  “你怎么了?”那种有个东西即将靠近自己的感觉何忆还是可以察觉到的,只是那个感觉她并不排斥,也就认为是余生了。

  只是......也就是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她也暗自想过,是否是因为自己的神经太过于敏感,让自己偶尔的一丝风吹草动都会变得特别紧张,还是...

  余生本来想要随意的笑笑用来缓解一些尴尬,可是看到何忆这样的表情,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一个人的发现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紧张衍生过来的心理错觉。两个人的紧张就不一样了。尽管还存在着巧合这种事情,客气特殊情况就不一样了。

  “没什么,你今天的头发很好看。”为了缓和气氛,余生只好笨拙的找了一个话题。

  “头发?”何忆眨眨眼,下意识的便伸手探向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理解为何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今天的头发并没有什么特点啊。”何忆有些嗔怪的撇过一眼余生。“还是说你以前一直都没有关注过我啊?”

  余生一时词穷。他确实不会和女孩子打交道,他记忆里的女性除了那个遥远的娘亲,何忆便是第一个了。

  甚至见到何忆的第一时刻他称呼她的也是娘亲,只是在后来被更像娘亲的粟娅所取代。但何忆还是他有了意识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异性人。

  他也很好奇该要怎样去相处,他想过去请教活了很长时间的彼岸花,但是在很早的时候何忆就说过要他不要听彼岸花的话,那只猫特别不靠谱,他也就乖乖听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