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八章——九九八十一(5)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580 2018-12-06 23:55:18

  于是,也就有了现在这样略显尴尬的局面。他也很想给何忆一个看起来完美一点的答复,但是......粟娅说过女人心不好懂,如果没有把话说到让人满意的状态,那么随便的几句话都会让这个人的命运发生变化。

  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他的心里也明白,这句话若是回答不好,这个脾气古怪的姑娘,指不定又一次要和他闹矛盾了。

  余生当然不敢,就不久之前因为要不要来北市两个人还有了些许争执,当时她微红的眼圈到现在他还记得,他不想再一次看到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何忆捏一捏余生的腰,她并没有用力,这种感觉让余生感到的只有痒。

  “我......”余生暗自懊恼,为了一个完美的答复竟然用了这么多的时间,何忆当然要有不满了。

  然而此时此刻的余生并不知道该要再次用怎样的借口脱身,他竟然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被彼岸花欺负的丸子。对于丸子来说,彼岸花当然是一个庞然大物,然而这个庞然大物却时常把自己的大爪子盖在丸子的头上以做威胁。

  而好脾气的丸子每一次都会被他欺负的惊叫连连。

  现在的余生大概可以体会到丸子的心情,也并不是那种被欺负的心情更多的是面对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那种无能为力的颓废感。

  “等等,你看。”

  还没有等余生想到还要怎样开口说明自己的想法,何忆却是有用手肘捅了捅余生的腰,余生下意识的扭动身体,低头看到了却是何忆严肃的表情。

  尽管是格外认真的时候,何忆也不会让自己的表情这样严肃,她的眼神就像是藏有寒冰一样的凌冽。她当然并没有看向余生,可是她那样的眼神却是让一边的余生都感受到了很强的压迫感。

  一定有事情发生。

  余生的心里已经有了危险警告,他的心里表情也有了同何忆如出一辙的严肃。

  未知的事情总会让人有这担忧。而现在尽管可以感受到一些特殊的状况,可是这些仅仅像是一个稚嫩的幼苗,没有人知道这些是不是会快速生长,生长之后又会有些什么,是否还会有什么果实,这些中任何一个情况都不会让人的心情愉悦。

  天色变得更加的暗沉。夜幕即将来临,这样的氛围之下好像一切都在蠢蠢欲动。

  这样氛围之下,若是只有一个人便会显得有些无助,何忆在脑海中也模拟了一下假如是她一个人来到这里的场景,在暗夜的笼罩之下,形影单只的自己恐怕会在这里疯掉了吧。

  还好,还好最终是他们两个人一同来到了这里,无论之后会有什么命运,两个人已经是紧密联系在一起了,不管什么样的风险,只要是一起去面对,应该都会过得去了。

  想到这里,何忆偷偷看向自己身侧的余生,熬夜笼罩之下,他的身影显得更加的宽厚结实,也更加的有安全感,好像有他在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而不同何忆的心思,这时的余生心里却是乱糟糟的,也就在这样的时候,他的心中有了各种想法,他也会很放心,可在那种放心之余各种担忧还是抹不掉的。

  在这种情绪之下还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准确的描绘出那究竟是怎样的想法,好像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魂归故里,就像是......他在遇见粟娅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想要喊出那声娘亲一样。尽管她告诫他无数次不要这样的称呼,可他还是会跟着内心的那种感觉,一次次的喊出来了。

  夜已深,眼看着五玲珑上的地位,现在已经到了北市的范围内了,而北市,作为相思湾一代的繁荣地区,除了余生手中的有特殊材质制成了可以看见鬼魂的灯笼就没有其他什么光亮了。何忆环顾一下周围,四下高大树层层叠叠,抬头也望不见几颗星辰。

  最糟糕的,就连余生手中的灯也开始越发昏暗,偶尔的还会有飞虫缠绕盘旋飞于灯笼之下,贪恋光明的样子像是在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

  这样疯狂的想法在何忆心中一闪而过,她幽幽的撇过一眼余生,并不敢告诉他,他甚至私心里还觉得现在的他们就和这些飞虫差不多。

  一样的不明所以,迷茫的跟着一个大概的方向来到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地方。那么结局呢?飞虫的结局是粉身碎骨,那么他们呢?

  何忆痴痴的看着,而心里的想法还是被她克制下去了。

  余生却是突然抬手拉近何忆,随后一个用力把何忆拉到了怀里。突然而来的动作三个字突然紧张,正想要发出一些疑问,却是被余生捂住了嘴。而那个给他们光亮的灯笼却是熄灭了。

  两人收起了脚步,静立于原地,恍惚之间似乎可以听见脚步的踢踏声自背后传来。那声音在这种夜晚街道里越来越清晰。

  何忆屏息,用敏锐听觉感觉到了一种越来越靠近的距离,还有人体固有的温热感似乎就在身后。

  她下意识的便拉紧余生的衣摆,心中蓬勃而来的慌张感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了什么力气。

  不,不能这样。她的心中还有这种声音在呐喊着。是啊,之前没有余生陪伴的时候,她还可以让自己去尝试着拼搏,而现在呢?好像有了一种依靠之后,自己却更加软弱的不想话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她便还是在脑海中有了一个计划。自从在梦中梦里逗留许久之后,她已经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所在的环境了。那么现在呢?现在周围的一切又是否值得相信呢?

  脚步声开始在周围变得清晰。这一次的声音让人辩不明方面,好像从四面八方汹涌涌来一般。甚至,就连头上都还有一种错觉。

  何忆皱眉,把无双从腰上取下,探手进去摸索着什么东西。良好的素养让她时刻保持警惕。

  余生也在她的身体僵硬之时,拉住了她的手,似乎在暗自给她力量。何忆开口想要问余生说些什么宽慰的话,而余生却是先开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