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八章——九九八十一(6)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017 2018-12-07 23:50:00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余生用力的吸吸鼻子,眼睛微眯做出一种陶醉装。

  “香味?”何忆的神经还是无法放松下来,她下意识的凑近余生想要感受一下那种特殊的香味。她自认为自己嗅觉良好,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发生,可是.........她还是那种特殊的香味是什么。

  余生显然是不在状态。他陶醉的模样让何忆想到了不小心误喝酒喝醉的彼岸花。

  当时的彼岸花,身影会变得格外的飘渺,就连走起路也变得摇摇晃晃的,说话也不利索,自己的情绪也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

  现在的余生便是这样的情绪,就像是喝多的样子。但是不经意的同他对视时,他的眼睛又和以往并没有差别。

  这里的坏事还真多啊。何忆生性多疑,这虽然不是优点,但在一定的时间里也不全是缺点。但这样的心理又唯实让人觉得疲惫,过多的压力让神经时刻有一种紧绷感,时间久了,未免就会让人疲惫。她尽管知道这些,却是没办法更好的控制这些。这种没办法避免的事情,一时的也不知该要用怎样更好的方式来做了。

  何忆扯着余生的衣角,她的心中还有这种不确定的因素让她有些犹豫不定。

  而原本关注何忆的余生,他的还在努力的寻找着味道,像是逐渐寻找到了那种特殊味道来源的方向,于是他还是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何忆还一直扯着余生的衣角,她并没有试图用力想要拉回他,她虽然并不明白究竟出于什么原因,但看着他的状态,也依稀可以推测出这种情况。这种情况就类似于梦游,处在梦游状态的人是不可以被随便叫醒的。

  而余生也并不完全像是梦游的人,他的样子看起来还是清醒的,还能看出是一个独立的合体,还拥有者独立的灵魂。可是他的行动却又像是被什么操控着。

  何忆咬咬牙,虽然她的内心里是想要余生和自己一起站在这里,可是他的行动又让这些被否定了。

  “余生......”何忆试探着轻唤几声他的名字,声音温柔的像是年轻的母亲在哄骗她的新生儿。

  “余生你要去哪里?”何忆用力的扯扯他的衣角,暗示他回头看向自己,而自己也还是跟着他走了起来。

  “香味......”余生的声音像是老旧的磁带被卡坏一般的断断续续和平时的样子有很大的区别,听到这个声音,何忆暗道不好,下意识的想要拍晕余生,而在前边走过的余生却是突然转过了头。

  不知道你理不理解那种心情。那种你想要做出什么坏事却被人家抓个正着的心情。现在的何忆就有着这样的心情,或许要比这些还要更过分。

  余生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明亮,清澈又无辜,好像还带着点点笑意。而他的唇角却是极大幅度的弯起来。那种弧度看的何忆都觉得唇角会被扯的生疼。

  “余生你还好吗?”何忆试探着想要探手抚过余生的唇角,然而就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她的手被余生拉下握在了手中。

  他们并不是没有牵过手,从余生还是一个僵尸他们就有过接触,余生的身体是有温度的。而现在......何忆并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自己的手过于温热,还是余生过于寒冷?在和余生牵手的一瞬间,温热的差异在一瞬间引来的奇怪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跟我走。”

  而这一次余生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无论是其中隐藏的情绪还是语调都和他们平常相处的模式差不多。

  “诶?要去哪?”

  还没有收到余生的回复,何忆只觉得自己被余生用力的拉扯一下,踉踉跄跄的就跟着他向前走了几步。

  “余生你慢点。”

  余生的动作很急,甚至会有一种竞走的感觉,何忆一时无法很好的跟上,就好像是被余生拖着一样,何忆觉得自己的手腕很懂,有好几次想要摔倒,但都在即将倒下之时被余生给扶了起来。

  何忆的内心很是崩溃,她隐隐猜测到了余生不正常的由来。在过去罔千年为余生种下引魂咒时也说道过余生身体里还残留的不确定因素。

  而现在很显然,这样的状况便是那些不确定因素。只是除了这些,现在也必定还有什么特殊状况在发生。

  也不知道是不是余生变得清醒,还是他的心里会下意识的留意何忆的话。他的脚步还是逐渐变得缓慢,开始变得正常,当然,如果忽略了他还在不断清嗅的举动,必定会更好。

  而现在的天色却是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天空大片大片接近深红色的黑暗,连一颗可以指明方向的星星也都没有。

  周围的树也很有默契的轻轻摇晃着,它们的幅度并不小,可是却让人感受不到什么风。

  风本应该是有方向有形状的,它们虽然让人无法轻易捕捉到,但是作为一个真实的实体,它们想要表达出自己的方法有很多。

  可是.........这种显而易见的风却让人无法感受到。

  何忆打量着周围,她深知自己是第一次来到北市,可是他的心里竟然会有一种共鸣,好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里,她也曾在这个地方逗留。

  可是.........在心里过去的这里并不是这种模样。

  何忆甩甩脑袋试图让自己变得清醒。而远远的一个地方有一点光亮开始不断的扩大开来。

  “余生你看?”何忆用手肘捅捅余生暗示他看向那个方向。

  在这样以前黑暗之间,远远的有一点光亮,这样的光芒在黑夜里就好像是最无助时的一点希望。可是尽管如此,这样的希望也要看是在怎样的一个场合。

  若是时间不对,那些自我以为的救赎可能就是一个陷阱。

  何忆有些迷茫,而在这样的时刻,许久没有感受到的风却是吹了起来,这样的凉风参杂于今夜的骤寒之中更惹人不快。

  远处有树影还在摇摇摆摆,似是带着古人旧日的丝丝期盼,连带着几分疏密朦胧的往事,反复叠加之后倒是略显沉重。她不言语,眼眸里却是将心事诉了一遍又一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