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叶暮沉沉楚天阔

第七十八章 兰溪江游玩

叶暮沉沉楚天阔 春来好睡觉 2374 2019-01-12 03:00:49

  清晨第一缕阳光散了下来的时候,叶暮一行人已经在去兰溪江的路上了。

  “暮姨娘,您看这是什么?”翠娥小心翼翼的打开双手,一只美丽的彩色蝴蝶从她手中飞了出去。

  “喔,真好看”叶暮看着蝴蝶重获自由后停留在一朵野雏菊黄色花蕊上,颤动着双翅。

  “姨娘,这里的景色可真美呀,你看到处都是连绵不绝的高山,还有那绿如蓝的秀水,能在这里住家也是神仙的日子了。”翠娥无不艳羡的看着这里的宁静怡人的景色赞叹着。

  “那你就留在这里吧!”叶暮靠着一棵松树坐了下来,欣赏这难得的美好时光,若不是他也在,此刻就更加美妙了。

  “那可不行,奴婢要一辈子伺候您,您到哪奴婢就到哪。”翠娥大大咧咧的坐在青草地上。

  “暮姨娘,公子让您过去一起用餐。”正在这时,王总管过来了请叶暮移步。

  “嗯,劳烦王总管带路。”叶暮说着站了起来,翠娥替她整理一番这才随着王福一起走了过去。

  在一块平整的地上,小厮们心灵手巧搭建了简易的矮桌。

  楚天阔与韩玉两人正在说着话,桌子上满满当当的美味佳肴和李家老字号的经典老酒女儿红。

  “暮儿,快来呀,就等你了。”楚天阔看到叶暮慢慢吞吞的走着立刻向她招呼着。

  叶暮面子上笑了笑应着,心里却有些不愿意,昨日听到楚天阔邀请韩玉一起出游,她就曾推脱自己不舒服不想去,可是还是挨不过楚天阔的死磨硬泡,想着把与韩玉那些往年纠葛向他说清楚,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如此这番一直折磨着她自己这不安的心里。

  “韩公子安好。”叶暮走到这里向韩玉行了礼。

  韩玉也站了起来,眼里都是她,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奈,“暮姨娘客气了。”

  “暮儿快坐下,来,韩公子,咱们今日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如此良辰美景怎可辜负,可得好好在这美丽的景色中享受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楚天阔拉过叶暮坐在自己身边,自己端起酒壶就给韩玉和自己都斟满了。

  “暮姨娘,今日不喝点?”韩玉看着她,问道。

  “韩公子客气了,奴家不胜酒力,那日才喝一杯就闹了笑话,今日实在不好意思。”叶暮半低着头解释着。

  楚天阔打起了圆场,“韩公子,咱们喝,这菜还是出自临泉酒楼里的大师傅的手艺,你尝尝,虽说比不上聚仙楼可也别有一番风味。”

  韩玉夹起一块香芋味的丸子尝了一小口,点点头,“确实别有风味。来,这杯酒楚某敬公子一杯祝咱们合作愉快。”

  “好”楚天阔说着一饮而尽。

  叶暮食不知味的捡了自己面前的青菜慢慢吃着,心里只想着快点离开。

  今日,楚天阔身着紫红色暗袍,不同于他的冷硬俊美,韩玉一身月白色襦衫显得清新雅致与这夏日的山林颇为相宜。

  可是叶暮却没有心思注意到这些,她整个人坐如针垫,韩玉偶尔投过来的目光与自己相遇,她立刻避过,仿佛心虚般躲开。

  明明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她就不能坦然面对,难道是那日他说如果有一天自己伤心了,一定不要忘记他这个朋友,这么容易就忘记曾经的耻辱了,叶暮内心纠结着。

  “暮儿你尝尝这个。”楚天阔体贴的夹了一块瘦肉放在她碗里,看着她半响也没回答自己,似乎一个人神游般,“暮儿,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叶暮被楚天阔的声音拉入现实,尴尬的说着。

  “天阔,我吃饱了,就先下去了,韩公子你们慢慢用餐。”叶暮不等楚天阔再发问立刻就起身下去,害怕自己又出什么岔子。

  “暮儿,哎”楚天阔花还没说完,她就走远了。

  韩玉看着她仓惶的脚步若有所思。

  午后的阳光正直高空,树林里参天大树遮蔽了炎热阳光的直晒,只余留点点余光从树叶缝隙里射了进来。

  “姨娘,你怎么了,从早上出来到现在您一直心神不宁的?”翠娥看着自家主子又在发呆,担忧极了。

  “我没事,对了,一会有说到哪儿去吗?”叶暮随手摘了一朵紫红色无名小花摘着片片花瓣。

  “公子说休息一会到兰溪江去游玩,奴婢听说咱们这去的只是兰溪江的一个小段,那儿水浅清澈见底,水流平缓,非常适合游玩,那咱们可以下水戏耍了吗?”翠娥平日里鞠在宅院里,骨子里的淘气顽皮还是改不了,只要是玩立刻来了兴趣。

  “不行,女儿家的怎可在外人面前失了礼数”叶暮想都没想立刻拒绝,她自小受的礼教是决不允许女儿家在外男面前随意抛头露面,更何况是其它。如果被有心人看了去,乱嚼舌根,又少不了一番折腾。

  “是,姨娘,奴婢知错了。”翠娥低着头说道。

  “好了,别不开心了,一会没人,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叶暮看着她这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好笑的说道。

  “真的?”刚才还一副萎靡不振瞬间就雀跃起来。

  叶暮摇摇头,心里却有些羡慕翠娥的简单与单纯,“还真是一个孩子。”

  不一会,马车又开始动了起来,约两盏茶的功夫,马车停了下来。

  叶暮看着眼前,不少贵族夫人携着小姐公子都在这里游玩避暑,三三两两的坐在草地上,有的在水里拿着网兜捉鱼。

  果如翠娥所说,水清澈见底,水流平缓,这是山腹的平缓河道,这也是兰溪江的一部分,旁边是硕大的榕树,三人合抱都抱不过来,枝繁叶茂,树下凉爽如秋日,穿的薄了,甚至还有些阴凉。

  “暮儿”楚天阔走了过来,亲热的拉着她从露出水面的石头上轻轻走着,这些石头由于经年累月被流水冲刷变得圆滑。

  “天阔,我害怕。”叶暮小心翼翼的走着,深怕一个不慎掉水里了。

  “暮儿,来”楚天阔伸出手,一把抱过她在石头上飞速走过,到了对岸。

  “天阔,这里这么多人…”叶暮看着不少人的目光都看着她们或是羡慕或是嫉妒,可是叶暮却红了脸蛋。

  从很久以前开始,她就喜欢躲在暗处不被别人关注,她讨厌别人的目光,这些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同于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叶画,只有她喜欢活在别人的鲜花和掌声中,也许是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带给自己的阴影吧,她从别人的目光中看到太多的嘲讽或怜惜。

  “暮儿,你都是为人妇了,怎么还这么容易脸红,走,为夫带你好好游玩一番,这才对的起你与我奔波劳碌的日子。”楚天阔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就往前走。

  叶暮心里高兴,也随着他去了,只有在他身边才会如此安心。

  “天阔,我有件事想对你说。”叶暮随着他的脚步踩在柔软的草地上,想着该怎么把自己与韩玉曾经的婚约告诉他。

  “怎么这么一般正经的,什么事?”楚天阔握着她细软的柔荑漫步在西岸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