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孤世皇后

入太子府2

孤世皇后 月光下的佩奇 1863 2018-11-09 17:52:00

  “小姐,您这又是何苦”

  “父亲不是不知道我早已寄情与别人,他,不过是为了利益,全是利益,真让我恶心”陈浠芸叹了口气,扯掉身上吉服,扔在一边,脱下凤冠

  泪水沿着脸颊而流

  看向窗外,风冷的很

  “这本来就不该属于我和冯承苑的”

  沐荣得知太监的消息,也早已知晓,又无法说些什么

  “浮戴,歇息吧,累了一天,也好睡了”

  她眼里透出了一些些失望,这到底是瞒不住的

  浮戴有些心疼,又无可奈何

  “太子殿下到”

  “太,太子?”

  沐荣仿佛闻到什么惊奇事般突然从床上坐起

  顺手带上盖头

  端正坐好

  浮戴也欣喜的笑了,时不时朝向沐荣欢喜

  门被推开

  “太子殿下”

  浮戴行完礼便退了出去

  他愣了愣,朝沐荣走去

  脚步声逐渐逼近

  直到停下

  沐荣感觉到目光的注视,微笑着,也激动着

  盖头被掀开,看到的是和玉帘阁不同的神情面容

  新婚女子见到丈夫该有的娇羞,沐荣低着脑袋,眼眸转动着,不知该看向哪里

  “臣妾见过太子殿下”

  很好

  她右眼下有一颗痣呢

  怎的之前没看到

  沐荣抬起脑袋看向冯承苑,又是对视上,又突然低头

  倒是几分俏皮

  “太子殿下...”

  举过喜酒,今夜是他们的

  直到琼碎阁的蜡光没了

  四周都安静着

  尉官璃听闻太子去了琼碎阁那,心生嫉妒

  到越是醋意,摔了喜酒,下人们不敢说什么,都害怕的等她气消

  也等到那阁灯火全熄,半夜也过去了

  清晨,床上冯承苑的动静吵醒了沐荣

  沐荣朦胧的睁开眼,瞅见冯承苑的眼

  脸微红着

  想起昨晚的风雨,不免娇羞

  腻腻的叫了声太子

  “本王吵醒你了吗”

  “没”

  便起床更衣

  “杭沐荣?沐荣?倒是个好名字”

  “谢殿下夸奖”

  又细微微的穿着衣服

  倒是个小姑娘模子

  下人们听到动静,敲门问可否入殿伺候,得到允许,冯承苑早已收拾好了

  “把玉珠翠珊钗赐给侧妃,还有那对金环玉镯子”

  “嗻”

  又看向沐荣

  沐荣行礼而谢

  到有些乖巧懂事

  又看到沐荣披散的青丝

  他抚起,拿过下人的木梳

  沐荣感到一丝惶恐,受宠若惊般

  “本王好久没梳过发髻了”

  又想起当初带熙儿回太子府,也是这样的清晨,这样给熙儿梳头

  她说一生一世一双人

  要永远在一起的

  还要生好多娃娃,说这太子府太冷清了

  他要给她孺人的名分,却被母后拦下

  回不去了

  他眼神逐渐冷下,木梳扔还给下人

  “本王还有朝事,你好好用早膳”

  沐荣有些奇怪

  “臣妾恭送殿下”

  摸过自己的头发

  “殿下他怎么了”

  昨夜侍寝侧妃的事整整个太子府都知道了,下人们议论着,宫女们酸醋着

  沐荣用完膳不过多久,就去玉帘阁向太子妃请安了

  也是第一次来,出了自个的殿门,外面种着翠竹,浅浅的溪水不过膝盖都不到

  里头种着水莲

  “今日是什么时候了?”

  “回小姐,三月初八了”

  天气到好的很,却也抵不过寒风

  “走吧,去玉帘阁”

  “是”

  又想起什么事来

  “我的白玉嵌珠翠玉簪呢,那是哥哥送的”

  竟然忘了这个

  “小姐昨日没带来吗”

  “快,去找找”

  “是,小姐莫急啊”

  沐荣快步回去

  “好似放在檀木箱里了”

  “快找找”

  但这又慢了给太子妃请安的时候

  尉官璃一早出发,自己的阁与琼碎阁挨着,看着也就来气,偏偏两个阁离东宫主殿远,那太子妃的玉帘阁倒是个好地方,偏偏自己就是个儒人

  她大步走过琼碎阁,心有不甘,今晚一定要殿下来我这

  又是不急不慢的到了玉帘阁

  “臣妾来给太子妃请安”

  门口的婢女很快便去通报了

  尉官璃玩弄着手上的玉镯子,爹爹为国效力,自己若在这处得一子之宠,尉家将盛大

  “尉孺人请吧”

  “多谢”

  又瞧见那太子妃依在榻上,手里拿着紫金雕莲装的茶水

  好一派妖娆样,怎的昨晚还没得宠,轻哼

  “臣妾给太子妃请安了”

  陈浠芸瞧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女子罢

  “璃妹妹,起来吧”

  又赐了座

  “怎的,沐荣妹妹她没来吗”

  “呵,大底是得太子宠幸而娇,故意的吧”

  陈浠芸笑笑,太子的恩宠对她来讲,不值一提

  “本宫本以为她会陪着你一块来的,妹妹尝尝这做的鸳鸯糕吧”

  “谢姐姐,不过臣妾才用了膳,就不吃这些点心了”

  陈浠芸起身,望向门外

  “春天到了....”

  “是啊姐姐,这不,太子府上花儿都开了呢”

  陈浠芸依靠在门上,好似闻到广玉兰的香味

  想起一年前他还没去战场,他俩挽着手,还有那百合丝帕,是他临去前给的

  伤心涌上心头

  又缓过神

  “侧妃到”

  只见杭沐荣赶来,却不急着,不失大家闺秀风范

  “杭妹妹来了”

  “给太子妃请安,尉孺人好”

  “侧妃好”

  尉官璃粗粗行了个礼,坐下喝茶

  “杭侧妃来的可真快啊,怎的,是服侍殿下失了礼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给太子妃请安了吗”

  沐荣无奈

  “瞧尉孺人这说的,好似我盛宠而娇呢,回太子妃,臣妾临走前落了东西所以回阁取了,故才来晚了”

  又撇向尉官璃

  “尉孺人也不必这么说,毕竟殿下赏赐的东西丢了可是大事,所以啊,我才回去收起来”

  陈浠芸坐在座上,品了茶也是无趣

  “既然是殿下赏的,是该藏好,妹妹昨晚得了宠,往后就好好好服侍殿下了”

  “是”

  尉官璃咬牙

  “时候不早了,本宫也要和太子殿下去给皇后请安了,您们就先下去吧”

  “是”

  沐荣叹气,小碎步离开

  出了殿门

  尉官璃拉住她

  沐荣挥开

  “尉孺人今儿是怎么了,若想在此闹事,丢了名声,那就不只是去寒殿了”

  尉官璃撇嘴

  “杭侧妃,说到底,你不也是去求皇后这个太子妃之位么,怎的,如今是个侧妃呢”

  又故意看向太子妃阁

  “今日请安来迟若传了去让皇后娘娘知道了,也不只是寒殿了,告辞”

  沐荣冷哼

  纸老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