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江先生,莫离余生

第十一章

江先生,莫离余生 柒安之 4050 2018-12-04 08:20:43

  两日后,江慎来向莫离辞别。

  “车修好了?我送送你吧。”莫离冲着江慎扬扬下巴,“怎么说也是我救得你,就当我送佛送到西吧。”莫离颇为自然的开着玩笑,不去想江慎这两日令人误会的话,两人相处的还是十分愉快的。

  上了车,莫离自然的坐在副驾驶,“还不知道你大老远跑这干嘛来呢,一个堂堂ceo,陪我在这山沟沟里窝了那么多天。”

  “亏你憋了这么多天才问。”江慎好笑的撇了她一眼。

  “总觉得刚认识不熟嘛,怎么好询问你的私事。”莫离毫不在意的被戳穿,耸耸肩,往前看去。

  “不许转移话题,问你来干什么的,怎么又成你问我了呢!”莫离突然反应过来。

  “呵。”男人从胸口处溢出一声轻笑。“一些商业纠纷罢了。”

  “商业纠纷跑到山沟沟里?”莫离低声叨咕了一句,没继续问。

  车开到山脚,江慎打算停车,踩了两下刹车,但车速度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莫离看着突然腰脊绷直,脸色铁青的男人,“怎么了?”

  “刹车坏了。”男人面无表情,开着车带着莫离找着空旷的地区兜圈子。

  莫离面容一整,语气有些僵硬,“还剩多少油?”

  “出来的时候刚加满,怎么?紧张了?”本来面无表情,颇为严肃的男人,在看向莫离后,竟显得轻松了些许。

  “会游泳吗?”没等莫离说话,江慎继续问道。

  “会。”莫离有些紧张的抓住扶手,指尖发白。

  “不要害怕,有我在,没事的。”男人余光看着莫离有些苍白的面庞,轻声安慰。

  莫离听着这句寻常的安慰,心里的紧张竟奇迹一般被抚平了些许。

  紧接着男人摇下车窗,“我记得前面有个湖,一会我说憋气,你就深呼吸以后憋气,咱们从车窗爬出去。”

  莫离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突然想起男人正开着车看不着,便出声答到,“我记住了,来吧。”

  “宝贝,其实你不用这么视死如归。”男人略带笑意说了一句。

  莫离听完,还没来得及做反应。

  紧接着,就听男人大声的喊了一句“憋气。”,莫离便直接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大口,然后憋住。

  下一瞬间,便感觉到一种失重感席满全身,随后压迫感从传来,周身被水紧紧围着,莫离努力着憋住呼吸,思维有些恍惚,没等反应过来,身侧便被一只手抓住。

  莫离睁开眼,看向了手的主人。

  江慎看着莫离睁眼,冲她微笑了下,然后想着窗户指了指。

  水下空间不允许两人做出更多的交流。

  随后江慎便放开抓住莫离的手,起身像车外游了过去,率先从车窗出去,然后冲着车内的莫离伸手。

  莫离把手递过去,就感觉一阵力量传来,紧接着自己顺着力量就被拉出了车。

  肺腔中的空气所剩无几,两人都努力着向上游去。

  眼见着还剩两米左右便游出湖面,莫离左腿小腿突然一阵抽搐,她暗闭了闭眼,心底道了一声倒霉,虽然多年野外经历使她并不过分慌张,但说不害怕却也是不能的,她努力定了定心神,控制着自己继续向上游去,但速度却慢了很多。

  江慎游着游着,眼角余光好像少了什么,本能的回手一抓,然后手心一空,什么也没抓住,紧跟着江慎心里一紧,连忙回身看去,莫离已经落在他半米以后了。

  江慎顾不得再往上游,整个人向莫离游去,定睛一看,对方左腿动作僵硬,有些卷曲,便知道莫离左腿出了问题,伸手发狠,一把把便将莫离拽到了自己怀里,另一只手虚圈着莫离,没等莫离用手势交流,江慎直接低下了头,紧接着唇便亲上了对方的唇,江慎心里暗道一声可惜,来不及感受,便直接渡过去了一口氧气。

  果然,这时的莫离已经有些微微的缺氧,她恍惚中只觉得嘴上一软,一口清凉的气息便度过来,莫离微微挺了挺神,看向对面虚抱着自己的人。

  江慎看着莫离已经缓过来的神情,略微勾了勾嘴角,然后抱着莫离,更加努力的往上游去。

  莫离左腿小腿抽筋,而江慎一直带着莫离往上游,两人不管是体力还是氧气都仅剩最后一丝。

  莫离这时也无法挣扎,安稳的随着江慎的力量漂浮,但眼角却悄然流了一滴泪,眼泪无声无息的溶进了湖水里,此时除了莫离谁也不知道那滴泪是为了什么,也没人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滴泪。

  伴随着两人的体力透支,终于最后一刻,两人浮出了水面,在接触到空气的那一刹那,两个人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莫离眼前因为缺氧一阵发黑,幸好长年锻炼的身体素质使得她并没有晕厥过去。

  江慎急忙先喘了几口气,然后便转头,看向莫离,“你的腿怎么样?还好吗?”

  莫离随着江慎漂浮在湖面上,享受的大口吸着空气,然后,感受着小腿传来的一阵阵抽搐,摇头,“还好,大概是先情绪紧张,然后又极速遇冷,所以才抽筋了,先上岸再处理吧。”

  江慎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胳膊依旧夹着莫离的上身,往岸边游去。

  出于情况紧急,直到上岸,两人谁都没有发现,江慎胳膊一直夹的都是莫离上身的高耸处。

  到地面上,没等坐稳,江慎便直接将手伸向莫离的小腿,帮她按摩着小腿肚,感觉到小腿肚肌肉一片纠结,又转身将莫离的鞋袜褪下,然后向反方向帮莫离舒展着筋络。

  虽然男人在干着带着些许粉红的事情,但整个人周身却散发着凌人的气场,显得严肃异常。

  莫离看着一脸严肃但动作却又十分轻柔的江慎,眼底透出了一份柔情,她静静地感受着,江慎微有些粗糙的大掌拂过自己的小腿和脚掌,掌心的温度有些灼热,但莫离却有种整个人都烧化了的感觉。

  其实江慎这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本来他是满心担心,也丝毫没想到别的地方去,但现在两人已经安全,莫离小腿紊乱的肌肉也逐渐散开,他的脑海里不由的升起一丝遐想,掌心里的肌肤光滑如玉,刚沾过水后的微凉,好像一块上等的羊脂玉,江慎身上的热气有些不受控制,往身下冲去,但他心里还怨恨着自己的不小心,因为自己的原因将莫离拉入了险地,所以整个人一边灼热着一边生气着,矛盾的很。

  一时间,两人各怀心思,谁都没出声。

  “好了。”江慎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响起,带着一丝僵硬,一丝怒气和一丝欲望。

  莫离点点头,往回缩了缩自己的腿,听着男人语气里的情绪觉得男人心真是海底针啊,也没说话,索性直接将身子往后一躺,默默地开始恢复体力。

  躺下以后,一抬眸,只见男人还一脸锅底色,嘴角微撇,挺直脊背,好像在跟谁生着闷气一般蹲在地上,她无声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情绪化,还做出这幅表情,但是这样得举动还真是像个小孩子,不知道如果他们公司里的下属看到自己平日高高在上,清冷疏离的上司做出这个模样会有什么表情,莫离伸手直接拉住男人的衣角,拽了拽,然后拍拍自己旁边的地面,“躺下吧,恢复下体力。”也没说刚才在湖里的事,事出紧急,但到底是救了自己,何况……大恩不言谢,他做的她都一一记在心里。

  江慎顺着力道跟着躺下,一脸郁闷的看着天空,依旧没出声。

  “知道是谁吗?”莫离也望着天空,听着旁边男人平稳的呼吸声,体会着危险过后暂时的宁静。

  “知道。”江慎闻言,闭上了眼,用手遮住了眼睑,“对不起,这次连累你了。”

  莫离不接他这个茬,明明是他救了她,如何说是连累?不过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两人现在没必要为这个犟嘴,便直接问了下一个问题,“不打算给我讲讲吗?”语气中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娇嗔。

  江慎闭着眼,“这次来这个地方,是为了追查江氏的一位财务总监,上个月末,他卷走了手下一部分钱款,和几个重要的投标方案,前几日得到消息称他分别在几个地方出现,因为带走的文件关系比较大,为了不惊动公司里的老狐狸,所以只有我和几个副总分头行动,本已经十拿九稳,谁知道却将你牵连进来。”说完,江慎周身气息又变的有些凌厉。

  “那你是找到人了?所以他才下了狠手?”莫离有些好奇。

  江慎不屑的笑了一声,“这事说来也巧,前几日咱俩下山碰到的你那个同学,马晓什么来着,就是我们财务总监的情妇,也不知道她来这边勾搭上多少人,她挎着的那个属于他们这个销赃小团队的智囊,不过是没见过我罢了,但是现在看来,智囊也不傻,还是把我认出来了,并且还提供了一个馊主意。”

  “杀了我,他们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真是想的便宜。”

  “今天让你受了伤,放心,来日我会让他们加倍奉还。”江慎接连说完,眼睛也猛的睁开,里面闪过一道精光。

  莫离这时也听明白了,她也不想问他什么样的重要文件,打算用什么手段去报复了,到底是江氏的机密,人家能说这么多,已经是对自己的信任了,何况这么年轻坐上江氏集团董事长怎么会有傻子,听传言江慎还是近几年才从国外回来,回来后直接被按到董事长的位置上,这样的人办法总比她的多,也聪明的多。

  不过其实她心里也有些微微吐槽,那个马什么同学,名字真的挺简单,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让人记不住的魔力,大概这就是马冬梅后遗症吧,只是不知道这次这件事情中,她扮演着什么角色。莫离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微寒,她向来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次已经触及她的底线了。

  江慎说完,两人便都不说话了,并排的躺在地上,虽然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但两人周围竟围绕着淡淡的温馨。

  莫离躺在地上,放空了思维,然后便感觉自己的胸有阵压迫的疼痛,刚才没一直没心思感受,现在静下来竟无比的明显。

  莫离皱着眉头,开始思考自己胸部什么时候受伤了?

  想着想着,突然瞟到了旁边躺着的男人,脑子里念头突然通达!

  ……哼!便宜占大了!

  不止抱了,摸了,他还亲了!自己还说不得什么!

  憋屈!过分!

  越想越生气,索性起身也不躺了,反正体力已经恢复了。

  她起身站起,心里憋屈,看着躺着的男人,也不顺眼,直接轻轻踢了踢他腿,“走啦!”

  男人睁开眼,看向莫离踢向她的那条腿,“怎么?恢复好了?又打算过河拆桥?小没良心。”虽然说着这话,但男人嘴角微微上扬,眼神明亮,显得心情很好。

  莫离也不接茬,反正现在耍流氓她根本耍不过他,她才不往坑里跳呢。

  她转身就走,也不管他能不能跟上来。

  “又自己走了?你可不能用完就扔啊?”江慎轻松的跟上莫离,凑近了莫离的耳根,轻声说道。

  ……什么叫用完就扔?她用什么了?莫离暗自提醒自己这又是个坑,不能接茬!

  但江慎却坚决不放过莫离,“你看,又拿我当人工呼吸仪,又拿我当免费救生艇,还拿我当人体按摩器,然后你转身就走,不是用完就扔是什么。”

  莫离听着他说的形容词,虽然都没错,但细想怎么全都怪怪的,这男人就是故意说歪的!

  “……流氓”莫离小声嘀咕了一句,发泄了下。

  “什么?”没想到江慎的耳朵却尖的很,一下子便听到了。

  “……哼!”莫离傲娇的看了眼江慎,没重复也没解释,心里想着虽然现在自己斗不过江慎!但总有一天翻身农奴把歌唱!风水轮流转!

  江慎看着前面满脸不忿的小女人,心底一片柔情,满是宠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