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江先生,莫离余生

第十七章

江先生,莫离余生 柒安之 5004 2018-12-13 22:55:59

  从警察局回到家以后,莫离便直接睡下了。

  两天的时间眨眼而过。

  周三,上午十点。

  一阵铃声过后,莫离接起了电话。微微的有些吐槽。

  他们到底是有多不放心自己,只要出去必须要打个电话来确认?其实自己只是稍微有一点赖床而已吧?什么时候耽误过正事?

  没等电话那边说什么,莫离直接截断话头,抢先说道:“哥,我知道今晚有聚会,我会迅速准备的!你不要催。”

  “嗯,下午三点,我去接你。”莫深说话一如既往地简单干练。

  “好的,好的,没问题的。”莫离连忙应到,甚至不自觉的在这边做出了个“ok”的手势,她有些难过,觉得自己在哥哥面前有点怂怂的。

  *

  下午三点。

  “哥,你先坐一会,我的妆还差一点点,马上就好。”莫离冲着门外说道,觉得自己怂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是自己哥哥。

  莫深没有回答,径自的走向沙发。

  大约十分钟。

  “咔,咔。”

  随着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响,莫离终于梳妆完成了。

  一身暗红色的蕾丝一字领鱼尾裙把莫离窈窕的身段展现的淋漓尽致,上身的一字领恰到好处的将莫离的纤细的锁骨展现出来,下身鱼尾裙的设计既不显得累赘却又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截修长的小腿。

  由于莫离长年在外,工作时基本都穿着长衣长袖,所以本身肤色就很白的莫离在暗红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白皙了。

  “怎么样,哥哥,你妹妹我没有给你丢脸吧。”莫离皱了下小鼻子,冲着坐在沙发上一身高定西装的莫深说道。

  “还不错。”莫深站起身,略微一颔首,回应。

  “走吧。”莫深边往前走,边看了下莫离脚下踩的高跟鞋“自己可以吗?”

  “当然可以。”莫离非常倔强的点了点头。

  *

  “哥,你助理呢?”莫离上车以后看了看,直接坐到了副驾驶。

  “我让他回去休息了,跟我加了三天班。”

  莫离听完一脸震惊,助理加了三天?那他这个总裁呢?“哥,你不会也加了三天吧?”

  莫深看了她一眼。

  莫离感受到他哥那眼“你怕不是个傻的?”的眼神,悟了。果然,工作狂魔就是不一样。

  “到了。”

  莫离看了眼外面,等到前面那辆车的人下来,就该轮到自己了。

  莫离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问道:“哥,拍卖品你准备了吗?”

  两人受邀参加的是星河慈善拍卖会,星河慈善由万世公司承办,规格属于慈善会中最大的,而且受邀人员的选拔也极为严格,不仅是需要慈善,身份和地位也无一不是考核的目标。

  参加慈善拍卖会的人员也都要拿出一份拍卖品来,不管怎么样,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

  “……”

  “……”莫离还是没有得到来自哥哥的任何善意,依旧收到了一个眼神,只是这次的眼神的意思换成了“等你?黄花菜都凉了。”其实莫离也挺佩服他哥的,不说话都能轮番的让自己挨骂。

  不一会,车子便停在了红毯前方,有人走过来打开了莫离这边的车门。

  莫离等莫深过来以后,虚浮的将手挎进了莫深的臂弯,走向签名台。

  刚好在两人身后下车的江慎看着前面穿着暗红色裙子的小女人,薄唇轻勾了一下,紧接着,视线轻移,他就看到,前面小女人的手放在了身旁男人的臂弯里,江慎眼睛轻轻的眯了眯,看着莫深眼底划过一丝凌厉。

  莫深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用余光扫了下,没看到什么异常情况,又收回了目光。

  “怎么了?”身旁的莫离感觉自己哥哥轻扭了下身子,于是低声问道。

  “没事。”其实他刚才感受到了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但他看过去时却又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人群,是哪个人坐不住了?终于打算动手了?但是在今天的慈善晚会上动手明显并不是一个好时机,莫深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眼莫离。

  如果波及不到莫离是最好的,但是作为莫家人必然也不会被遗漏,自己的这招引蛇出洞到底会不会对这些人的判断产生误差?

  走在后方不知道自己一眼竟然造成莫深误解的江慎,看着前方两人竟然还低头说笑,握紧了插在裤兜里的拳头。

  走进会场,莫离松开了放在莫深臂弯里的手,看着会场里各种熟悉不熟悉的人侧身对着莫深说道,“哥,你先去忙吧,我先去那边吃点东西。”

  “嗯,别跑远了,有事电话联系。”莫深想起来刚才自己的感觉,有些担心。

  “没事的,你去忙你的吧。”

  慈善晚会对于莫离来说可能就是一场慈善晚会,但是对于每个家族的掌权人来说,却是一个结交他人的好时机,尤其是像星河慈善晚会这种,对受邀人员异常严格的晚会来说。

  莫离来到糕点旁边,刚拿起一个糕点,就听旁边响起一个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莫小姐真是好兴致啊。”

  莫离有些疑惑的眨了下眼睛,这个声音她倒是认识,但是许久不见,怎么还阴阳怪气了?

  莫离想了想,决定试探一下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我为什么不能好兴致?”

  “哼。”江慎特别傲娇的哼了一声,有点憋屈,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照理说,两个人许久不见,他应该是高兴的,但是他看到刚才她把手放在那个男人的臂弯中,心里莫名的就有些不忿,看到两人分开,他便直接跟上莫离,本来想打个招呼来着,结果开口的阴阳怪气连他自己都感到一阵恶寒。

  莫离听着这句傲娇的回答,知道自己刚才肯定没听错,不过她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那么阴阳怪气,老实说,这么久不见,再看到他,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你怎么了?”想不明白的莫离决定直接问,他要是今天不高兴看到她,大不了她离开他的视线吗,反正会场这么大。

  “没事。”江慎恨恨的回答了一句,他能有什么事?

  “嗯。”莫离随口应了一句,只当他今天来大姨夫了,也不在意,继续把魔手伸向桌子上的糕点。

  原谅她把,打从今天他哥给她打电话开始,她就连一口吃的也没吃上,好不容易熬到了这时候,还有一大堆好吃的摆在她的面前,她哪还有心情理会别的,她真的好饿。

  “……”江慎听着女人随口的应和,内心更加烦闷起来,抬手从路过的侍者手中拿起了一杯红酒,一口喝下,压住自己的火气。

  莫离终于吃到了小糕点,满足的喟叹了一声,肚子里有食,她也终于有心思考虑别的了,她抬起身体,灵活的转动了下双眼,正巧看到江慎一口干了一杯红酒。

  江慎干完这杯红酒抬眸看向对面的小女人,小女人一脸惊叹的看着他,有些瞪大的双眼,微张的红唇,干净的锁骨,盈盈不足一握的细腰,并且在灯光下白的有些发光的肌肤,江慎眼底有些暗了,喉咙也有些干涩,他伸出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你今天很美。”甚至江慎感觉,她这样看着他,他刚才心里的暴躁都消失了。

  “谢谢,你也很帅。”莫离听着称赞,下意识的回赞了一句,有些不好意思,耳朵也有些热热的,她觉得自己不是那种脸皮特薄的人啊,想了想,还是岔开话题比较好,“你今天怎么了,刚才喝了那么多酒。”

  江慎听着莫离前半句夸奖,心里高兴的不行,感觉给他插一根尾巴都能直接翘上天,紧接着,他就听到了莫离的第二句话,想起来刚才她把手放在别的男人的臂弯中,然后还敷衍他的样子,直接又黑了脸,“没事,就是有些渴了。”整句话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说,别扭极了。

  莫离看着在她面前好像表演了一出四川变脸的男人,有些好像,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他有些像柒夏家原来养的那只哈士奇,看着凌厉异常,不动声色,只要一看到熟人就蠢萌蠢萌的,反正她现在就觉得他蠢萌蠢萌的。

  莫离有些好笑,不怕死的继续打趣,“渴了就喝一整杯啊,真厉害。”

  然后看着男人显得更加黑的脸,没忍住,一丝轻笑溢出来。

  “你很高兴?”男人听着女人的笑声,有些凌厉的眯了眯眼,她到底是因为刚才那个跟她一起来的男人很高兴,还是因为跟他说话他才很高兴的?

  莫离闻言,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反问道,“高兴啊,为什么不高兴。”

  “因为逗弄我很高兴?”江慎将身子低了低,往前凑了一下,盯着面前的小女人嘴角有些刚才吃蛋糕不注意留下的蛋糕渣,直接伸手抹去,然后看着莫离问道。

  莫离感受到男人有些微烫粗糙的手指从自己嘴角抹过,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身体不自觉的有些僵直。

  她听到对面男人的问话,不自觉的遗忘了询问刚才嘴角的事情。

  莫离抬眼看向近在咫尺的黑脸,看着对方闪烁着寒光的双眼,求生欲告诉她,绝对不能回答“是”,不然很有可能会被收拾,于是莫离马上打出了否认三连,“不是,怎么会,当然不可能啦,呵呵。”然后对面那张脸又在她的否认三连之下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更黑了。

  江慎,“……”她不是因为打趣他所以才开心的吗?那她是因为什么开心的?因为刚才跟她一起来的男人?因为她挎着他?忍不住的这么想的江慎脸更黑了。

  (柒:拜托,大佬,你那种语气那么问,谁不会否认啊?江慎:(;`O´)o滚。柒:好的。)

  莫离,“????????”为什么更黑了?我刚才是不是否认了?我是否认的吧?是不是他没听清楚?不对啊?我是否认三连啊?谁说女人的心海底针???这男人的心简直就tm的像海底的一滴水!

  “那个……我去趟洗手间可以吗?”忍不住的莫离,稍微有些怂怂的举手,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决定运用下三十六记,跑为上。

  江慎看着她一脸怂怂的样子,直起身,有些不高兴的撇了她一眼,回答道,“嗯”,再怎么说他也管不了这么宽吧?人家去洗手间的权利还是有的,何况,他现在连管的窄的权利都没有,江慎有些不忿道。

  莫离冲着江慎讨好的笑了一下,紧接着步伐有些微快,但还是保持着矜持的往厕所走去。

  江慎眯着眼睛看着背影有些急躁的莫离,想起刚才自己心底的情绪,他想管着她?他为什么想管着她?刚才情绪来的太猛,事情也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来不及细想那从心底升出的一股占有欲,现在回想一下,如果她是属于他的,也不错。

  随即又想起了刚才仓惶逃跑的莫离,有些不高兴,那她是怎么想的?她那么想逃离他吗?

  “江总,好久不见啊!”

  江慎看向突然跟他说话的沈总,恢复了平常的镇定。

  “沈总,好久不见。”淡定自若的冲对面伸出手握了握。

  “来,张总,这就是我刚才跟你提到过的江总,现在是江氏集团的总经理,真的是年少有为啊!”

  “江总,这是咱们这次星河慈善晚会的主办人,万世集团的董事长张总。”

  “张总,幸会。”江慎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冲对面伸出手,握了握。

  “幸会,幸会。最近我从新闻里可没少听你们江氏集团啊,最近股价又涨了吧?”张总也微笑着冲江慎说道。

  江慎闻言,客气道,“那也是承蒙各位前辈厚爱。”

  “哈哈,厚爱什么啊,还是江总年少有为。”沈总听闻江慎的客气,出声反驳。

  “对了,江总今年多大?”张总听着沈总的反驳,疑惑的问道。

  “二十八。”江慎微笑的回应。

  “哈哈,真是好年龄啊,来来来,江总看看,这是小女,今年正好比你小四岁,来来来,认识一下。”说着,便向远处一个女子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江慎闻言,给自己身后的楚曜使了个眼色,其实今天来慈善晚会,他也带了个女伴,只是刚才看到莫离后,便让她自由活动了。这会正是需要她的时候,该是叫她快点出现了。

  “劳烦张总了,对了张总,”说着拉过刚刚走过来的女人,“刚才她去了趟洗手间,刚回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伴,秦阑秋。”江慎不动声色的介绍到,细想之下能感觉到拒绝。

  来这的人哪有一个傻的,都是人精,张总和沈总也听出了江慎语意下的拒绝。

  张总笑了笑,“没事,你们年轻人多认识认识,我家女儿,张雨嫣。”说着,转身又看向女儿“雨嫣,这是江氏集团的总经理,江慎。”

  “江哥哥好。”对面的女人听完父亲的介绍,看着眼前俊郎高大的男子,抿了抿唇,直接叫出了哥哥。

  “哈哈哈,江慎你可别介意她叫你哥哥啊,我这女儿从小让我娇惯着长大,不懂什么事,你多担待担待。”

  “爸爸~我哪有。”张雨嫣拉了拉父亲的手,语气撒娇。

  “哈哈哈,好好好,没有没有。”张总笑意盈盈的应和着女儿,又冲他们说道,“诶,我老了,上去休息一会,你们年轻人聊吧,以后也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说什么呢,爸爸才不老呢~”张雨嫣娇嗔的看向父亲。

  “哈哈哈,你啊,管家婆。”张总打趣的说了自己女儿一句,紧接着又像江慎一颔首,说道,“江总,你们先聊。”

  江慎也微笑应和。

  *

  莫离刚才用三十六计的方式跑进了厕所,平复了下心情,照着镜子开始补妆。

  “安娜,我看刚才哪个江慎就不错诶。”厕所隔间里传出些许女声,莫离本能的想回避,但听到江慎两个月却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补妆的脚步。

  “哈哈哈,怎么?看上了?”另外几个女生打闹道。

  “我看上有什么用啊?人家周围那么多女人围着,我算老几啊?”说话的女生娇笑道。

  “那你也去看看啊,说不定人家就爱你这款呢,白菜不吃就喜欢吃萝卜啊,苏珊,你说是不是,哈哈哈。”另外几个女生有些吵闹的怂勇她。

  “哈哈哈,安娜,你别在这打笑我,我就不信你没看上谁。”前一个女生状似不高兴到。

  “哈哈哈,要我说啊,那莫深就不错,看着高冷禁欲的……”几个人边吵闹着边从隔间出来,看到洗手间还有外人在,冷不丁的消了音。

  莫离看着几人出来,莫离淡定的洗了洗手,走了出去。

  “诶,你看,刚才那女的是你说今天莫深的女伴呢……”

  离开洗手间的莫离依旧能隐约的听到些许的响声。

  莫离边往会场走去边想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随意的听了个八卦,结果两个人都与自己有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