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江先生,莫离余生

第四十五章

江先生,莫离余生 柒安之 2004 2019-01-10 19:09:55

  闻言,莫离冲天翻了个白眼。

  江先生求生欲真的很强了啊,白粥都能吃出不一样的味道,大佬就是大佬,比不了比不了。

  “再来一碗吗?锅里还有。”莫离看着江慎的碗空了,指了指锅,问道。

  江慎眼睛看着莫离,眼底带着笑意,摇了摇头。

  莫离想了想,也对,昨天喝的醉熏熏的,早上也不会有什么食欲。

  江慎喝完粥也没有走,就坐在餐桌旁,一脸笑意的看着莫离。

  过了一会,莫离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江慎,江慎的眼神依旧毫不避讳的盯着她。

  莫离摸了摸脸颊,冲江先生问道,“怎么啦?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江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莫离:“那你看我干嘛?”

  “莫莫好看。”江慎的眼睛依旧柔情的看着莫离,莫离耳根微红。

  但她心里有些疑惑,江慎的眼神有些复杂,带着一丝眷恋,还有一些莫离看不懂的东西。

  莫离觉得有些奇怪,便将碗里的粥匆匆的吃完,送江慎到门口。

  她边给江先生系着领带,边用轻快的语气问道,“江先生这两天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江慎感受着莫离的指尖轻抚过自己的胸膛,直到喉结,有些紧张的轻咳了一声,然后低声的答道,“嗯。”声音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莫离没有发觉,依旧柔声的安慰道,“那如果江先生实在不开心的话可以跟我说,我一直都在,好嘛?”

  莫离想,江慎突然在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一天跑回了英国,应该是公司的事情有些复杂吧。

  这两天大概是公司有什么变动了,所以江先生有些紧张。

  她不想强迫他说出自己不开心的事情,而且她相信他,如果可以,一定会跟她说的。

  江慎闻言,眼睛微亮,眼神紧紧的看着帮自己穿着外套的莫离,察觉到莫离的安慰,他的心不禁微微有些颤抖,他抿了抿唇,回问道,“莫莫,一直都会在吗?”

  尾音有些轻柔,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颤抖。

  莫离弯起眼睛,冲江慎笑了笑,回答道,“当然啦。所以江先生要放心。”

  江慎闻言垂眸,在暗处微微的勾起了嘴角,说道,“那莫莫,我先走了。”

  莫离闻言又抚了抚江慎的衣角,说道,“嗯,江先生加油,不怕的,大不了我养你。”

  江慎闻言忍不住一乐,他家的莫莫真可爱,还想着养他,莫莫怎么能这么可爱,随即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嘴角扬起的弧度满满的回落了。

  江慎:“好,那我等着。”说着轻捏了下莫离的脸颊,出了门。

  莫离目送着江慎的离开,总觉得这两天江先生的不安感更重了一些,随即摇摇头,既然江先生不说,实在不行,一会再旁敲侧击的问问楚绪吧。

  *

  此时江慎坐在车上,一只手紧握住了方向盘,然后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随即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把吸过的烟直接掐灭,拿起电话。

  “喂,江慎,终于决定来检查了?”电话那头的张蔚朗低沉的笑了笑,调笑道。

  “嗯,你在哪?”江慎沉声问道,简洁明了的问话表明了他并没有心情跟他调笑。

  张蔚朗却丝毫不在意,笑了笑说道,“还是老地方,我的医疗工作室。”

  不等张蔚朗说完,江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张蔚朗听到电话传来的“嘟嘟”声,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这么多年的朋友,他还很少看到江慎这么火急火燎却又优柔寡断呢。

  听说最近他身边出现了个小女人,张蔚朗抚着下巴,眼神轻眯,这女人对江慎的影响不小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两人所谓的老地方距离江慎家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

  张蔚朗这个人出生于赫赫有名的张家,张家以医术闻名,早先是皇室的御医,当时作为御医中的佼佼者,专门负责伺候皇上的一家子。

  后来便直接定居于京都,传说张家有一门祖传的针灸手艺,能够将还有一口气的人救活,但到现在是不是事实谁也不知道。

  张蔚朗的爷爷属于思想比较开放的,所以在张蔚朗的爸爸年轻时便将他送去留学,虽然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已经够张家人养活自己了,但是既然国门开放,何不去学学他人的精华?

  将两者能融合的融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无非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医术,更加巩固张家在华国的地位罢了。

  或许是吃到了甜头,到了张蔚朗这代便又被爷爷和父亲送出了国,医疗作为全世界人民都重视的一项技能,更新速度之快,体系之庞大,好在张蔚朗天生天赋异禀,年纪轻轻便以完成了学业。

  年纪轻轻的张蔚朗,带着些许轻狂,完成学业后,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特种兵特招的一员。

  张蔚朗坐在椅子上回想着当年,招他的人就是江慎,两人见面谁都不服谁,上来就打了一仗。

  当然张蔚朗输了,但是他会医术啊,当晚治好了自己,第二天又去找江慎。

  两人又打了一仗。

  结果又毫无疑问。

  第三天……

  ……反复了一个礼拜

  张蔚朗现在想想都觉得那一个礼拜的自己,外科的处理突飞猛进的吓人。

  但最终,他仍是败在江慎的西装裤下……

  虽说不打不相识,但张蔚朗也记恨上了,他尤其喜欢调笑江慎,简直带着咬定江慎不放松的气势。

  “呦,江大少爷别来无恙啊?”张蔚朗看着缓步走进来的江慎,又出声调笑。

  江慎习惯了他这样,丝毫没有理会,冷着脸坐到了张蔚朗的对面。

  “诶,想见江大少一面可真难啊,简直盼星星盼月亮,望眼欲穿。”张蔚朗笑嘻嘻的看着面色阴沉的江慎。

  江慎不为所动,问道,“先做什么?”

  张蔚朗挑了挑眉,也不再调笑他,整个人恢复了正色,他低头看着自己已经看了上百次的病例,说道,“先去抽血吧。”

柒安之

这个剧情走完会有几章甜甜的小甜饼……   宝宝们放心看~   而且这里是非常重要的推动男女主两人的催化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