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席总的萌妻缘来是你

第四章;只为她改变

席总的萌妻缘来是你 菜家的菜 2055 2018-11-10 01:11:01

  现在的容汐已经八岁了,都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临近放学的时候,汐汐很是兴奋因为寒哥哥今天回来了,寒哥哥说要来接她放学的,就在汐汐起身准备收拾书包的时候,却被班里名叫张盼盼的小女孩给挡住了,明显就是要找容汐的麻烦,虽然容汐上的是贵族学校,但学校的老师都不知道容汐就是容家的小公主,除了校长外,容家的人虽然很宠爱容汐,但还是希望她能和其他小孩子们一样的成长学习,不想让别人因为她是容家的小公主,一是让她有一个美好的成长过程,二是为了她的安全。

  容汐看见张盼盼挡住了自己的路,疑惑道;张盼盼你干嘛呀,马上放学了,我要回家,你挡住我了。张盼盼白了容汐一眼道;我想站那就站那,你管的着吗?容汐我告诉你,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我今天就不让你走,你能把我怎么样。哼,,容汐看着她那得意的嘴脸,很是着急,又怕寒哥哥等久了,她看了看儿童手表,快四点半了,心里想着寒哥哥一定到学校门口了。她又看了看挡在自己前面的张盼盼,语气不到的道;张盼盼你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张盼盼撇了容汐一眼好笑的说道;对我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说完推了容汐一把,可能是没想到张盼盼会推自己,一个没站稳把桌子上还没来得及装的书笔全弄到了地上。容汐旋即就怒了,

  校门口外一辆马萨拉蒂的跑车缓缓停在了校门口前,车窗玻璃落下,露出一张俊美无比五官,气势逼人,浑身上下有着不可忽视的贵族气质,眉目俊朗,眼神深邃冷酷。他就是已经十八岁的席寒烈,别看他小小年纪,他可是已经拿了美国哈佛双博士证回来的,马上就要接手席氏集团了,席氏集团是A市数一数二的集团,席家乃世代单传,席家少爷从小就性格冷漠。

  席寒烈现在正目不斜视的望着校门口,等着他的小家伙出来,突然的他推门下了车,往学校里走去,她想看看许久没见的汐汐了,正当他前脚刚进门,前方就迎出来两位老师,说来也巧了,其中一位还是容汐班的班导,他们正一脸微笑的对着身边这位优秀的少年道;真没想到,席少爷您会特意来这里,听说您曾经也是这所幼稚园毕业的?

  嗯,席寒烈淡淡的应着,不过说起来这所幼稚园,也的确算是他的母校之一。

  那您今天回到这里,是想,,,,,,

  只是来接一个小家伙。“小家伙”老师顿时在脑海里拼命的想着,学校那个孩子是和席家有亲戚关系的,虽说这所幼稚园招收的都是本地权贵富豪之家的孩子,又或许是在各行业的佼佼者的孩子,但是这里面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老师带着席寒烈来到了自己的班级门口,刚要好好的介绍一下时,却看见教室里面发生的一切,大惊失色,原本脸上的笑容也全部消失了,只见教室的最中央,两个小身影正纠缠在一起,当然严格来说是一个打着另一个。

  这时容汐正双腿分开的跨坐在对方的身上,虽然汐汐现在头发乱糟糟的,白皙的小脸上还有两道指甲抓痕,不过对方显然比她更掺一些,不仅头发乱得不成样,就连裙子都被抓破了,眼睛上还有着明显的黑眼圈。老师这会已经从震惊状态恢复了过来,连忙上前把两人拉开,口气中带着责备的对容汐道;容汐同学,你怎么可以随便打其他小朋友,老师的态度更明显偏向了另外的一个同学,张盼盼是张家的独身女,张家是作房地产起家的,在A市也是不错的家族企业了,孰轻孰重老师心中已经下了判断。

  “容汐,过来给张盼盼道个谦,大家不能打架的知道吗?要做好朋友。”这老师的话,听起来是像息事宁人,不过却已经为这次的打架事件下了定性罢了。

  张盼盼明摆老师是在帮自己,顿时洋洋得意的看着容汐,等着容汐到自己面前道歉。张盼盼心里想着只要容汐道歉,她就会立刻拒绝,她要让容汐在大家面前丢脸,哼。

  而容汐此时此刻却依然是鼓着双颊,乌黑是大眼睛正瞪着张盼盼就像是压根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没有半点要道歉的意思,反倒是更像是要再冲上去找对方打上一架似的。老师电视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声音有些严厉。快来像张盼盼道歉。

  “我才不要道歉。”容汐道,声音清脆,无比的坚决。

  这时一边的老师没发现,站在教室门口的席寒烈脸上难看得要命,老师还想说点什么,余光看见席寒烈突然抬起了步子,朝着容汐的方向过去了,随即,老师的眼睛越睁越大,嘴巴也慢慢的张大。那个看起来高贵无比的席家继承人,此刻却是屈膝半跪在了容汐的面前,原本清冷的面容上,有着一抹少见的温柔。

  “汐汐,别怕有我在这里”。席寒烈抬手,指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容汐脸上被指甲划过的痕迹,汐汐的小脸本来就白皙,虽然这划痕不厉害,但是在她脸蛋上,却依然很明显,明显到让他觉得无比的刺眼,心中充满了怒气,因为她受伤了,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容易生气的人,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起伏。

  容汐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随即双眼又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别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你已经忘了我了。”他低语道。

  好在这次,汐汐道开了口,”没有呀,你是寒哥哥,对不对。”她的回答,让他的面色缓和了一些,只是她的声音,明显有着一种强忍的哭腔,让他很是心疼。

  席寒烈干脆直接把汐汐抱进了怀中,然后站起身,撇了老师一眼,直直的朝着教室门口走去。

  老师被席寒烈撇的那一眼回过神来,赶紧追上去,“席少,您这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