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亲密的伙伴

第十章 峰回路转

亲密的伙伴 琳琅满沐 4451 2018-11-09 21:55:22

  新学期来了,又有大一的新生开始了军训。沉寂了两个多月的校园重新热闹起来。天意打了一个暑假的工,虽然晒黑了些,不过扎着马尾辫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的她脱去了之前的乡土气息,更像个城市女孩了。

  在宿舍大家都夸她变漂亮了,她先是有些害羞,接着又忍不住高兴地问:

  “真的吗?”

  简安娜说:

  ”比之前是真是好多了,这身衣服挺适合你。“

  天意更高兴了,忙不迭地告诉大家:

  “是知秋带我买的衣服,她的眼光好。”

  沈青走近些拉着了她的手,左看看,右看看,认真地说:

  “其实我一直就觉得你长的挺好看的,身材又好,只是穿着太朴素了。现在看你的样子,简直脱胎换骨。所以我总结了一点,女生再怎么天生丽质还是需要打扮的。”

  颜佳佳撇了天意一眼,小声嘀咕着:

  “好看个屁!一身的地摊货。”

  显然大家都听见了,天意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沈青朝着她摊开双手耸了一下肩膀,示意她嘴长在别人身上不要往心里去,天意会心地笑了一下。叶知秋仍旧是那么勤快,一个人忙着晒被子,扫地,擦桌子,天意不理会颜佳佳的讽刺,跑去帮她的忙,胡海燕也一起去了。颜佳佳从那件事以后就总是爱找天意的麻烦,天意有点怕她,事事都尽量避开她,但是总还是不太平。天意帮完叶知秋,端着一盆水从她前面过,她故意把腿一伸,差点把天意绊倒,还好她扶住了桌子,可是水盆翻了把简安娜的刚铺好的床洒了个透湿。天意一个劲地跟简安娜说: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说着就要去搬被子,简安娜没看见是颜佳佳使绊,以为天意是粗心大意造成的,有些气恼,一把拉开了她:

  “大姐啊,这是蚕丝被,不能沾水的!”

  天意还一个劲地道歉: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脚下太滑了。”

  这时叶秋过来了,义愤填膺地说:

  “颜佳佳,又是你使的坏吧?我看到你用脚绊天意了!”

  颜佳佳瞪了知秋一眼,还死不认账:

  “你哪只眼睛看见了?你们俩是一伙的,你当然帮她了。”

  简安娜看着面前几位,无奈地摇了摇头:

  “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不对,应该是水漫金山百姓遭殃。”

  说着把被子抱出去晒了。天意连忙跟出去帮忙,还在说对不起,简安娜已经气消了,转为安慰她:

  “不要再说了,不关你事,还好不是脏水。”

  两个人一起抬着被子上天台去了。从那以后,叶知秋和天意为了大家的安宁,除了睡觉的时间基本不再待在宿舍。

  几天后中午下课的时间,大家吃完饭回宿舍午休,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大门口,肩上挎着旅行袋,手里还提着个生日蛋糕,天意呆呆地望了他几秒,是田向东!被人欺负的委屈和对亲人的思念瞬间涌上心头,不知哪来的勇气,她飞也似的冲上去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过了几秒钟,田向东喜不自胜地说:

  “再不松手我可要断气了。”

  天意这才松开了他,发现身边众目睽睽,脸一下就红透了。

  “向东,你怎么来了?好像做梦一样。”

  田向东挂着那标志性的酒窝低头看着天意说:

  “你连暑假都不回去,我要是再不来你该把我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意来给你一个惊喜!”

  天意感动得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田向东腾出右手来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擦拭着。叶知秋递过来一张纸巾,天意这才连忙给他介绍:

  “向东,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叶知秋。知秋,这就是田向东。”

  田向东和叶知秋握了一下手,互相打了个招呼。田向东搂住天意的肩膀看着她说:

  “带我去参观一下你的宿舍吧,顺便回忆一下我的大学时光。”

  三个人于是一起上了楼,刚才的一幕被颜佳佳她们几个都看到了,蒋婕忍不住拍着手艳羡地说:

  “好浪漫啊!大老远地跑来就为了给女朋友过生日。”

  颜佳佳翻了翻白眼,接着进了宿舍往床上一倒,拿着随身听的耳机塞住了两耳,那一脸的酸葡萄心理,大家都心照不宣。

  到了晚上,田向东请全宿舍的女生吃饭,只有颜佳佳找借口推掉了。席间,田向东举着杯子对大家说:

  “在座的各位小妹妹们,谢谢你们对李天意的关照,作为你们的大哥哥,这杯我就先干为敬了,你们随意。”

  说着一口吞了整杯啤酒。苏晓彤举杯站起来说:

  “天意你好幸福哦,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我祝福你们,生日快乐!”

  大家连忙都举杯站了起来说:

  “生日快乐!”

  那一刻,天意真的是快乐的,因为从小到大她没有真正过过一次生日,这是她人生最快乐的一个生日;而她的心底深处隐藏着一丝悲伤,因为她的生日又是她妈妈的忌日,这是她最大的遗憾,她为从来没有体会过妈妈的陪伴与爱而悲伤。那种滋味,只有她自己才能深切地体会。

  散席后,大家都回宿舍了。天意陪着田向东走在去旅馆的路上,他们第一次手挽着手,慢慢的走着,两个人脸上都挂着甜甜的微笑。这一刻是多么的美好啊,仿佛花圃里的虫鸣是在歌唱,路边的野草都散发着迷人的芬芳。

  终于走到了旅馆,天意说:

  “向东,你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我回宿舍了。”

  田向东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时间还早,你陪我上去坐会儿吧。”

  久别难得重逢,天意确实有些舍不得他,于是对着他点了点头。田向东开了一间单人房,两人一起进去了。一进门,田向东把包往地上一扔,一只手搂住天意的腰,另一只手扣住天意的后脑勺吻住了她的嘴,天意瞪大着眼睛愣住了,下意识地双手要推开他,田向东却搂的更紧吻的更凶,渐渐地天意的手由推变成了抱回应起来,两人热烈得似乎要融化了。吻完后,田向东把嘴巴放在天意的耳边,轻轻地呢喃:

  “别走了,留下来陪我。”

  这句话惊得天意顿时清醒了,拿开他放在腰上的手说:

  “不行!学校有规定的,夜不归宿被发现了要开除的!再说了,今天还是我妈的忌日,我……”

  天意的话还没有说完,田向东使劲儿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打断了她:

  “瞧把你吓的!跟你开玩笑的。我们来日方长,走吧,我送你回宿舍。”

  天意这才松了一口气,打开了门回头说:

  “不用了,向东,你送我我送你,要送到什么时候去?这是在校园里,很安全的。我这就走了,你早点休息,拜拜。”

  田向东笑看着她,又把嘴凑了上去,天意连忙躲开他咚咚咚地飞速下楼,一路逃跑似的奔往宿舍去了。田向东关好门跳起来大叫了一声:

  “嘢!”

  并欢呼雀跃地往床上倒去,手舞足蹈了半天,简直乐开了花。而这一夜,回到宿舍的天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眠,想起那个吻,她心里翻动着喜悦兴奋甚至还有羞涩,总之,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田向东走后,宿舍里的小姐妹们对天意更加刮目相看了,对她的态度都比以前热情了不少。颜佳佳虽然还是不理会她和叶知秋,但也不再刻意为难她俩,宿舍里的气氛少了一分紧张,多了一丝宁静。

  只是,有好几次,林凯文在路上遇见了叶知秋想要上去和她打招呼,叶知秋都像没看见或者不认识他似的赶忙走开了。林凯文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也只以为叶知秋忙着功课和打工赶时间,哪里猜得到叶知秋已经当他是瘟神了唯恐避之不及。但男人有时比女人要倔的多,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越是扑朔迷离的事就越想弄个明白,林凯文正好就是这种男人。

  转眼间又到了国庆长假,那年是建国五十周年,天安门广场要举行大庆阅兵仪式,这可是十年才有一次的盛典,不容错过。颜佳佳邀请了苏晓彤和简安娜一起回北京去了,其实她还邀请了林凯文,只是被拒绝了。

  林凯文则回了厦门,但他回去是有原因的。看到叶知秋为了生活和学习这么奔波,他总想为她做点什么,想了很久的时间终于想到一个办法。从李健那里打听到叶知秋还欠着学校三千多元的学费,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这次回到家,赖毓秀果然推了工作陪他:

  “儿子,想去哪家酒店吃饭?看你又瘦了这么多,需要好好补一下。”

  林凯文于是趁机说:

  “妈咪,你再多给我些生活费好吗?”

  赖毓秀是个精明的商人,儿子很少主动问她要钱,所以她有一些疑惑:

  “怎么,你钱不够用吗?那里的消费水平可比这里低多了。”

  林凯文便说:

  “学校食堂的饭我实在吃不惯,几乎所有菜都放了辣椒。我一般在校外的餐馆吃,有时还请一下同学们。那边的海鲜很贵的,而且要高级的酒店才有的吃。”

  听到这些,赖毓秀爽快地答应了:

  “行,没问题,怎么能委屈我的儿子呢?”

  于是打开保险柜拿了一捆钞票给他,足足一万块!林凯文把钱放进自己的抽屉里,安心地和赖毓秀出门吃饭去了。

  回到学校,林凯文悄悄找到了叶知秋的班主任周梅仙老师,以母亲赖毓秀资助的名义帮叶知秋和李天意两个补交了欠的学费,还叮嘱周老师保密,因为他要维护那两个女孩的自尊心。

  长假结束回来,大家都在宿舍谈论着假期是怎样度过的。颜佳佳她们三个兴奋地谈论着亲临现场观看国庆阅兵的事情,惹得大家都羡慕极了。叶知秋和天意虽然不喜欢颜佳佳,但是也认真的听了,毕竟是举国欢庆的大事,也许一生都难得碰到几回,食堂电视里直播的肯定不如现场看到和听到的震撼,大家都坐在颜佳佳的周围听她说着,她是唾沫横飞手舞足蹈讲的很精彩,其实这样的颜佳佳还是挺可爱的。

  当她正讲得致勃勃的时候,她突然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发出一声巨大还拖得老长的尖叫:

  “啊!......”

  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大家连忙追着她问:

  “怎么了?怎么了?”

  颜佳佳脸色苍白,用发抖的手指着床说:

  “被子....被子下面有东西,好可怕!”

  吓得大家一下都散开了,只有苏晓彤追着问:

  “什么东西呀?”

  颜佳佳带着哭腔说:

  “不知道,我刚才不小心把手伸到被子下面,感觉里面有东西在动,还是温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蒋婕壮了壮胆子,说:

  “把被子搬开看看不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颜佳佳平时凶得要命,这会儿怕是真的吓破胆了:

  “你帮我搬开看看吧,我可不敢。”

  大家谁也不敢去搬那被子。简安娜经常和驴友去野外露营,连毒蛇都遇到过,胆子稍大,她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拨开被子往里面一瞄,也吓得“啊”了一声丢下被子走开了。惹得一个个地更加好奇,齐声问: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简安娜看着颜佳佳的被子摆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说:

  “自己去看,有点恶心,我洗手去了。”

  于是胡海燕拿着笤帚扶着颜佳佳,俩人壮着胆子凑上去,用笤帚杆子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立即吓得丢了笤帚抱在一起尖叫,颜佳佳还大声哭了出来:

  “哇!妈呀!怎么会长这个东西?太恶心了!”

  这时大家都围过去看,原来是一窝老鼠崽子!足足有六只,刚刚长出灰色的绒毛,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窝在棉褥子上一块巴掌大的凹陷里颤颤巍巍地爬着,估计那个窝是母老鼠在放假的头两天掏好的,再把崽下在了里面。这时,大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沈青说:

  “这家伙还真会挑地儿。”

  颜佳佳觉得自己因为这个沦为大家的笑柄,本就脸面上很挂不住,又对那一窝老鼠崽子害怕不已,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打着哭腔嚎着:

  “哼!你们太不够意思了,人家怕成这样,你们还笑得出来!别光顾着笑啊!求你们了,谁能帮我弄走它们?”

  大家听完,还是忍不住笑,等笑声平息一点儿了,苏晓彤还不忘调侃她:

  “要不打电话给林凯文吧?或者李健?”

  一下把大家逗得笑的更开了,颜佳佳气的一脸通红地大叫着:

  “还是朋友吗?有什么好笑的!”

  这时,叶知秋忍住笑意过去帮她把被子抱到另一边,天意则拿了一只空塑料袋套在手上把那一窝小老鼠崽子拈着包裹起来,然后扔到厕所里冲走了。叶知秋对颜佳佳说:

  “被子要拆洗暴晒消毒了以后才能用,今晚你睡我的床吧,我和天意挤挤。”

  听了这话,颜佳佳心里其实有点感动,但还是不服软:

  “不用了,这被子我不要了,你帮我扔了吧。我这就去买被子。”

  说完出去了。苏晓彤和沈青还在意犹未尽地笑着,经过这个小插曲,宿舍里的轻松气氛似乎又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