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花箭情缘

第四十八章 花射节(五)

花箭情缘 一座小火山 2368 2018-12-07 23:49:23

  “就在前头,马上就到了!”小太监的腰弯的更低了,他的声音含糊不清,木晓玫险些没听清。

  到处都昏暗成一片,什么都瞧不仔细。木晓玫心中越来越不安,步子越迈越小,她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这附近的路自己一点也不认识,不像是正殿附近,也不是去御花园的路。再说这个小太监,怎么看怎么奇怪。到底是哪里不对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

  宫廷深深,一阵风吹过来冷的木晓玫打了个寒颤!

  对了!这个小太监的声音!刚才自己没注意,现在才发觉这个小太监的声音一点也不像个太监,浑厚的嗓子还要捏成细腔,可不是奇怪?

  恐惧浮上木晓玫的心头,她吓得手都在颤抖!这可怎么办?跟着走的话一定会出问题,不跟着走的话自己衣裙繁重,哪里跑得过这个人!

  怎么办怎么办?镇定镇定赶紧想办法!!要不然大喊一声女皇!然后趁着他分神的时候跑掉?不成,这又不是迷宫地形,最近的岔道也在三十步开外,这点距离是绝对甩不掉他的!

  那要不拿银子贿赂他呢?韦小宝不是最会用这一招吗?几十万两银票一甩,凭他是谁都要捡半天!

  木晓玫美滋滋地一摸口袋,糟了,出席宴会就没带钱这种东西!谁平时闲着没事在身上装那么多票子啊!哎呦喂这下是真的完了!

  等下!韦小宝还有一招!反正左右是死,拼了!

  木晓玫突然大笑起来!不知道是看了什么好笑的东西,整个人笑个不停,身子都抖得像筛糠一样!

  没错!这就是终极大笑神功!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就用笑声迷惑对方,要笑的张狂,笑的嚣张,务必让敌人一头雾水!自乱阵脚!

  “您笑什么?”那太监一愣,连假音都忘了装。

  “你不知道我笑什么吗?”用反问来迷惑对方!混乱对方的逻辑!木晓玫一副“你早就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的表情,又像是“你居然不知道?真是太滑稽了”

  那太监迟疑着开口:“您,都知道了?”

  哇靠有戏啊!!木晓玫其实都要吓到尿裤子了,心都要跳到飞起了!没想到还真的有了效果!

  她脑子飞转,装出一副愁容:“你马上就要死了,你还在这傻呢!”

  “小人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太监的手握了握灯柄,这个动作被木晓玫敏锐的发觉了,看来他已经开始自我怀疑了!

  “他们让你带走淑仪封主是不是?”木晓玫抱着手臂看着他,连眼都不眨。对视的时候人很容易相信别人说的话,要是眼珠子乱转,那就显得很不可信。

  那太监慌了神,灯笼的光飘摇起来。

  果然是这样!

  “可惜啊!”木晓玫遗憾地摇摇头,气势更加地镇定。她越是气定神闲,那太监就越是心乱如麻。

  好在也当了好几个月的封主,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是每天走到哪都有人侍奉着倒是让木晓玫有了点属于上位者的气场。

  “可,可惜什么?”那男子目光闪烁,仍在试探。

  “派你来的人没跟你说吗?”木晓玫哪里知道有什么好可惜的,都是编出来吓唬他的,这会子只能继续诈他了。

  那男子不由自主地开始回忆有人交代自己的事情,可是没发现哪里不对啊?

  “呵,你还不知道吧?”木晓玫冷笑一声:“派出去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呢!”

  谅他也是个杂兵,杂兵怎么会知道上面人全部的计划?既然他承认了有人派他做这件事情,那么那个主谋也有可能派其他人呀!

  果然,那男子心想,以那个人的性格,确实有可能派多个人去做一件事!难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在他想明白之前木晓玫赶紧乘胜追击:“那位让你带走淑仪封主,可是我并不是啊!你连人都搞错了,之后什么后果你想过吗?!”

  “怎、怎么会?!!”男子彻底慌乱了:“不可能!宫女告诉我从恭房里出来的就是淑仪封主!我——”

  “你真是蠢!”木晓玫抢过话头:“你的任务是带走淑仪封主,那你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吗?我的任务就是假扮成封主顶替上去啊!”

  “你,你是假的?”难不成那位真的弄了位假封主?这样一说倒也说得通,她让自己把人带到地方,之后完全有可能弄个假的掩盖这一切!那些玩弄权术的人有的是阴险的点子,狸猫换太子的招数也不是很罕见!

  “我当然是假的!说好了在恭房替换真的,啊!一定是那个宫女没分清,搞得你提前把我这个假的领走了!”木晓玫从胸口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寒光闪闪的可不是贵族们装饰用的小银刀,而是开了刃的真东西!

  “你看!封主身上会带这种东西吗?这是我藏在身上准备刺杀她那个侧夫的!”这刀一拿出来,那男子立刻就信了。

  乖乖,这说来也是巧,自从那天胸口藏的避孕果被楚思年吃了之后,木晓玫还是不放心那个衣冠禽兽,所以让雪珠给自己弄了把小刀贴身藏着,本来想着万一楚思年精虫上脑关键时刻可以用这把小刀让他死了那条心,就算打不过他还可以用自杀来威胁嘛!没想到倒是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唉,走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刚才才明白过来一定是弄错了!现在那真封主一定被她们当成假的领走了!这下我们任务失败,都要死了!”

  男子吓得面如金纸,他只要一想到那位的手段,那是比死还痛苦一百倍的折磨!

  “啊!我有办法!”木晓玫突然一拍大腿,这样子倒真的一点不像个贵族。

  “什么办法?”

  “我在这里等你,你现在去把那位真的带过来,然后我们一调换不就行了?现在走的也不远,应该还来得及!”木晓玫的心砰砰跳,她已经撑到极限了!内心有个声音在大喊,你快信吧!求求你了!

  “好!你在这里等着!”

  NICE!!

  木晓玫激动的都要哭了!看着那假太监的身影一转过岔道,木晓玫立刻用光速脱下身上的礼服和鞋,然后往宫墙那边一扔!半拉外套还挂在墙上!然后赤着脚往宫道另一边跑了!

  漆黑的夜晚像是吃人的恶魔!风声呜呜的从耳边刮过!木晓玫根本分不清哪是哪,只是没命地跑着,哪里岔道多就往哪里拐!她太害怕了!胸腔剧烈的起伏着,想哭又不敢发出声音,最后只感觉滚烫的泪水在脸上流着,心中恐惧到了极点!

  假太监提着灯笼在宫道上走着,他越想越不对劲,如果那女人也是执行任务的一员的话,任务失败了大家都得死,她之前怎么还会笑的出来呢?

  不好!居然让她给骗了!男人猛地醒悟,扔了灯笼就往回赶!他速度飞快,一身精瘦的肌肉健壮无比,那些不男不女的阉人怎么能有这样的身体素质?呼吸间他就回到了刚才的位置,看着宫墙上飘摇的绣着孔雀的袖子,他的眼神凶狠的像只鬣狗!

一座小火山

跪求收藏推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