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生香——挽香传

第十九章

步步生香——挽香传 平戈1 2003 2018-11-09 01:12:41

  “你.......好啊,那林梓就在此帮我二人作证,本郡主与连青涯的婚约就此作罢,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连青涯冲林梓拱一拱手道:“有劳林兄作证。”林梓眼见自己摘不脱这个事也是无语,只得苦笑着应下了,反正也不是来劝和的,任由事情发展自己也能多看些好戏,不过林梓总觉得这事是那个看起来最柔弱的挽香干的,虽然自己调查了数日也没查到她的底细,但是直觉告诉林梓,这个女子绝不简单,面对自己都能镇定自若,心志必是比常人坚定。

  静和郡主见话已放出,连青涯也不再搭理自己而是去看挽香是否伤到,一下也觉得气氛尴尬只得转身离开了。林梓也不离开而是叫来小二收拾打理,就叫着连青涯挽香二人换了个包厢坐下来了。

  挽香见那些碎瓷片只是溅到衣服上,并未伤到自己也是宽慰着连青涯说自己无事,一旁的林梓自顾自的喝着酒看着两人,笑容未及心里,眼神不明。

  “连兄,看清楚了么?”林梓打趣道。

  “林兄你可别埋汰我,今日之事,林兄可是没办得好。”连青涯拉着挽香坐下来,倒着酒道。

  林梓:“唔,郡主哪是我能拦得住的。”

  挽香在一旁轻笑出声,二人皆是向挽香看过去,眼神询问着挽香,挽香这时倒也不再做作,直接喝着酒说道:“林公子现在可是连大哥的见证人,日后也是要站出来为连大哥说话的,连大哥可莫得罪他。”

  连青涯笑笑不语,倒是林梓忍不住出声:“挽姑娘这会倒是伶牙俐齿了。”

  挽香给二人斟着酒,笑笑不再说话,林梓越发觉得挽香可疑,且这种可疑挽香并不掩藏,倒是坦然将自己的疑惑就摊开在林梓面前,倒是叫林梓一时也没办法。

  三人在厢内喝着酒,对着诗,直到夜色慢慢降临,连青涯才终于是被林梓灌醉,倒在了桌子上。林梓倒是半分也无醉意,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挽香,挽香一直喝的少,倒也是清醒得紧,看着林梓那样子,挽香心里一紧,看来这林梓是故意灌醉连青涯,重点还是在自己这里。

  “林公子有何事?”

  “挽姑娘这时倒是一点一步显得柔弱了。”

  “早闻林公子有一个七窍玲珑心,能看破人心,挽香的在林公子面前也是不敢班门弄斧。”

  连青涯为二人添了杯酒:“但挽姑娘的真实心意在下还未看破。”

  挽香一口饮完杯中酒说道:“连大哥醉了,我们便先回去了。”

  “挽姑娘急什么?等连兄睡一会醒醒酒再走也不迟。”

  挽香冷笑了一下:“林公子就对挽香这般好奇么?”

  “这天下还未有我看不懂的女子,你是第一个。”

  “那是林公子总是居于这京城,看得都是这京中的娇娇小姐,自然是看不懂别我们这些乡野女子。”

  “哦......乡野?”林梓一把抓住挽香的手腕,隔着案几将挽香拉近自己,盯着挽香的眼睛:“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先是接近王淳再是连青涯是何目的?王淳的死是否与你有关,郡主之事是否也是你做的?”

  挽香冷冷的看着林梓,倒也不挣扎:“挽香听不懂林公子在说什么。”

  林梓手中不断用力抓紧,捏得似乎骨头都在脆响,挽香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林梓:“林公子是何意?”

  “你别和我装蒜,我刚想了想,这一切的串联的重点就是你!”

  挽香用另一只手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似品茶般慢慢喝着,好像林梓掐得不是自己的手一样毫无反应冷冰冰道:“林公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也不过如此而已。”

  林梓眯了眯眼:“你什么意思?”

  挽香举起被林梓已经掐得青紫的手腕:“皮相是一副翩翩公子样,却不知如此没风度。”

  林梓冷哼了一声放开了挽香,看着挽香只是转了转手腕面不改色,倒着酒敬了自己一杯,就端起杯子一口喝完:“你的目的是什么?”

  “挽香只是想寻个依靠。”

  “什么样的依靠?”

  “像连大哥这样真心待我的依靠。”

  “呵,挽姑娘需要的只是这样吗?”

  挽香看着趴着的连青涯道:“一个女子想要的不过也不过如此。”

  “但愿如此。”

  连青涯的确是醉得厉害,两个连府的家仆架着才勉强上马车回了府,让人安顿好连青涯后,挽香回到自己房内,却是看到迟墨已经是等在里面多时了。

  “迟公子倒是来无影去无踪。”

  “我是来找你算账的。”说罢就向挽香扔去一把短剑,两人打了起来。过了十几招后,迟墨停了下来:“你如今倒是越发惫懒了,功夫退步了不少。”

  挽香见迟墨停手就一把把短剑扔在了桌上,一屁股坐了下来,扶着手腕转了起来。

  “你又受伤了?”

  “迟公子这个又字是何意思?”

  “你不是才被那个郡主打了吗,这又是怎么了。”迟墨见挽香有伤,觉得自己胜之不武,便也坐了下来。

  “无妨,就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对了,迟公子说找我算账是何意?”

  “你还好意思说,你给我说那郡主长得国色天香,你不是坑我是什么?”

  挽香忍不住笑了起来:“难道不是吗?不是因为郡主如此貌美,迟公子才和郡主恩爱得世人皆知吗?”

  迟墨被挽香气得直翻白眼,拿手指着挽香骂道:“你真是太缺德了你!”

  挽香越想越觉得好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迟公子可要好好珍惜郡主。”

  “你闭嘴!”迟墨脸都气白了,深呼吸了好一会才平息下来,从怀中掏出一沓书信扔到桌上道:“这是连俊逸通敌的往来文书,你想法子放在连青涯书房的内。”

  “迟公子这么好的身手,自己去放即可,何必还来劳烦我?”

  “要只是这么简单,我早就去了。”

  挽香笑着摇了摇头:“那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