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生香——挽香传

第二十一章

步步生香——挽香传 平戈1 2084 2018-11-10 01:14:00

  就在挽香觉得今天可能要结果在这里时,突然听到墙头上有声音,是公子景翻墙而入,落在了自己的面前。

  挽香声音微弱道:“公子.......”

  公子景看到挽香重伤急忙走上前去扶着挽香问道:“怎么伤成这样?”

  “公子快离开,外面已经来了官兵。”

  “来,先起来。”公子景扶起挽香,点了挽香后背的穴先行止血,而后直接揽着腰翻墙而出,挽香刚站定,就看到墙外有十几个官兵站着,且还有一个王侯打扮的人疾步上来:“三哥要救的就是此人?”

  “玉澈,她伤的很重,我先行带她离开,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过些时日我再来找三哥。”

  公子景点点头,便疾步扶着挽香走了,转过一个街道,看见迟墨驾着一辆马车在路口等着,看见挽香受伤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跳下车来帮忙:“这是怎么了?”

  “赶车,先回去。”公子景说完直接将挽香抱入马车,迟墨见状也是急忙驾起了马车向西街急奔而去。

  挽香感觉痛得有些脑子不清楚了起来,想沉沉睡去,公子景扶着挽香拍了拍脸,轻声道:“别睡,坚持住。”

  挽香也知道此时要是睡过去,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就撑起身子想坐起来些却是半分力气也用不上,公子景见状伸手揽住挽香的腰,让挽香靠在自己身上:“千万别睡,和我说会话。”

  挽香勾起嘴角勉强的笑了笑:“我每次危机的时候,公子都在呢。”

  “你还说,我一再告诉你要你保护好自己,你就是这样保护的?”

  “实在是公子你给的时间太少了,我记着盖印鉴才出此下策。”

  “印鉴?迟墨!我不是叫你去做吗?”

  正在赶车的迟墨闻言也是紧张得背脊一紧,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本来是想为难下这丫头,没想到会这样。”

  “等回去我再收拾你!”迟墨听到公子景这话更是有些后怕得耸了耸肩。

  挽香无奈道:“我还真是倒霉。”

  “都是我不好,我该亲自去找你的。”

  “公子......对自己的属下都是这么关心的吗?”

  外面的迟墨听到后忍不住插话道:“挽姑娘你可想错了,当年我快死了的时候,阿景是眉头也没皱一下。”

  “你闭嘴!”公子景呵斥道,迟墨汁只好闭紧了嘴巴不敢再吭声,又是将挽香抱得紧了些:“再坚持一会。”

  挽香看着公子景的侧脸,不知道是伤迷糊了还是怎么了,觉得公子景越看越好看,纤长的睫毛像羽扇一样颤动,还有那高挺的鼻梁染着淡淡的光晕映入挽香的眼中变成点点星光。公子景的身上隐隐传来一丝木兰花的味道,挽香感觉的自己好像喝醉了一般,怔怔的说道:“我中迷药时,公子也是这般抱着我。”

  公子景侧过头看着挽香,不经意的笑了:“那时你一直紧紧拽着我的衣角,衣角都抓得皱得不行。”

  “公子这是第几次救我了?第二次还是第三次?”

  “你怎么算的?”

  “苏府被灭时是第一次,上次迷药是一次,这次又是一次。”

  公子景脸上难得的升起了温暖的笑意:“你如此说来还真的是,那你预备如何报答我?”

  挽香看着公子的笑容感觉伤都好了许多,也没那么疼了,就努力勾起嘴角:“挽香会一世效忠暗月阁,为公子排忧解难。”

  “你效忠我一人就可以了。”

  挽香昏昏沉沉的靠着公子景了许久,才终于是回到了西街院子,因着要提前下车,公子景抱着挽香几个起落直接用轻功回了院中,清月见又是公子景直接抱回来的脸色有些阴暗,阴沉着脸跟着进了屋。

  因着挽香已经是迷糊了,手又是紧紧的攥着公子景的袖子,公子景也不忍心拉开挽香的手,便直接坐到了床边抱着挽香,让挽香靠在了自己的膝上。而此时清月已经是吩咐人拿来药箱和许多热水,看了看伤口道:“公子,这把短刀是全部没入了挽姑娘背部,只有刀柄在外,幸好没有刺到内脏处,只是刺到了锁骨下方,也不会对日后造成影响。”

  “我知道。”

  公子景弯下身看着挽香柔声道:“拔出来的时候会很疼,你忍一忍。”

  挽香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听清没有,只是半闭着眼一动不动,清月侧过头看向公子景:“公子。”

  “怎么?”

  “公子放挽姑娘在床上吧,剩下的清月来处理。”

  “不必了,你来拔刀。”

  清月一时有些无措,但又不敢反驳公子景,只得吩咐人拿来了剪刀,慢慢剪开挽香背上的衣服。待剪完露出挽香的背部时,看了看公子景,见公子景只是面色漠然的看着挽香的伤口,便不再作多想,命人将热帕子和止血散备好,便准备开始拔刀。

  公子景看了一眼清月:“小心些。”

  “是。”

  清月右手拿着刀柄缓缓拔出一小截,挽香就疼得全身骤然收紧,闷哼了一声,抓住公子景衣袖的手猛然收紧,泪和汗一下就全冒了出来。

  公子景右手抱紧挽香的头,弯下身子将下巴放了上去,用了一种清月没想到会从公子景口中出来的宠溺的语气:“别怕,我在。”

  清月面色有些铁青的看了看公子景,见公子景注意力都在挽香身上,心里叹了口气,继续拔刀,任凭挽香在公子景怀中喊出声,全身颤抖不已清月动作没再停。扑哧一声,终于是将刀拔了出来,而挽香直接疼晕了过去,清月撒上厚厚的止血粉和金创药,将伤口包扎好,看着公子景道:“公子我给挽姑娘换身衣服吧?”

  “先这样,好些了再换,去多填几盆炭火进来。”

  “是。”

  挽香昏迷了半日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感觉伤口锥心的疼,没忍住闷哼了出来,就听见头顶公子景的声音:“可是疼得厉害?”

  挽香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趴在公子景的膝上,连忙想要起身,却被公子景按住:“你慢些,别胡乱动。”公子景慢慢扶起挽香,摸了摸挽香额头幸好没发烧,便叫来了清月给挽香换了衣服,这才站起了早就已经麻了的双腿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