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音歌缈缈似烟波

第三十八章

音歌缈缈似烟波 平戈1 2268 2018-11-09 01:05:22

  “音儿,我......”淮歌想着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眼见着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人却是像离自己越来越远,且缈音总是带给自己一种物似人非的感觉,也不知注定的结局到底会走向哪里。

  缈音也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受控,总是会产生想要毁天灭地的想法,许是这四万多年来真的过得太苦了罢,缈音抬头看了看淮歌,若不是知晓当年他背叛自己,自己还真想放下一切与他远离尘世,静静厮守,不过如今这一切都回不了头,只能继续向前走。

  缈音和淮歌两人相对无言,气氛越发的尴尬了起来,缈音的怨气又是缓缓了升了起来,总觉得怎么坐着都是不舒服,就顺势多喝了几杯茶压了压火气,转过头看向淮歌,只见淮歌也是面色阴郁,心里有些不忍开口道:“也不知荼姚查了怎么样了。”

  淮歌半晌才回话:“我派出去的探子也是没有回应。”

  “魔族在别界也是受限诸多,查不到也是料想得到的,幸好还有荼姚。”

  “哪怕是如今作为魔尊,我似乎也帮不上你什么。”

  缈音抿着茶,看着杯中的茶叶淡淡的问道:“怎么这么说。”

  “还记得从前与你去人界,我也是帮不上你什么,三百年前的大战亦是。”

  “不啊,你送了一个大功德给我。”缈音语气不善道。

  “功德?”

  “如若不是你和你师尊,我又怎会以身殉道,捡了这个大功德。”

  “音儿,这是什么意思?”

  还未待缈音回答,荼姚也终于是回来了,一进来就毫不客气的端过缈音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才说道:“刚刚那个鬼族的呢,让他出来。”

  淮歌唤了书离一同过来,四人坐定后荼姚才缓缓开口:“鬼界还真不是个好地方,四处怨气弥漫,我还几次险些着了道。”

  缈音听到这句话手也是抖了抖,书离亦是下意识看了眼缈音。

  荼姚倒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是拿着手指敲着桌子继续说道:“那个啥公主的,被你们鬼王捉去了,藏进了暗幽之冥,我也只是在远处寻到一丝妖族气息推测的,那个地儿我可去不了。”

  缈音看向书离问道:“暗幽之冥是什么?”

  书离眉头也是紧锁了起来:“那是鬼族禁地,非历届鬼王不能入,且外部共有三重结界,每一重都危险至极。”

  缈音也是烦闷了起来:“那鬼王也是吃多了是吧,我直接去找他放人。”说完缈音就起身就向阎罗大殿而去,却没想到扑了个空,鬼王不仅不在,还不知所踪。缈音有些急了,也不知这鬼王玩的什么把戏,只好让荼姚带路先去暗幽之冥看看。

  还未到暗幽之冥结界处,就感觉附近空气骤冷,且四周安静的让人怀疑是否失了聪,四周亦是黑麻麻的一片。

  “书离,这个结界怎么破?”缈音看着前方隐隐有些绿幽幽的光轻声问道。

  书离犹豫了一会见缈音转过头来看着自己,似乎有些不耐才慢慢回答道:“此乃诛心大阵,第三重戒情,第二重戒痴,第一重戒欲。”

  “说明白点。”缈音无语道。

  “也就是说,这个阵法是鬼界禁术诛心之术,走入的人会在其中迷失自己并永生永世困于其中。三个结界相互相成,时而一个个出现,时而交织出现。然而只要先有人破了结界,这结界也就随之消失。”

  四人也是一时无语,想这世间又哪有谁是无欲无求的,且这世间本就是生劫易渡,情劫难了,这还真如其名,诛心。

  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能硬闯,只能暂时先回了书离处再作打算。

  “书离,你想想法子寻一下鬼王。荼姚你再仔细探探确认里面是不是蔓蔓。”书离、荼姚也就不多言照办了,又是只剩淮歌和缈音二人。

  “音儿,你别想着硬闯。”淮歌开口道。

  “若是能找得到鬼王,我必不会硬闯。”

  “若是找不到呢?”

  “找不到,这鬼界也就该换个王了。”缈音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隐隐发红,把淮歌也吓了一跳。淮歌赶紧伸手拉过了缈音的手腕想要查探一下缈音的元神,却被缈音一下甩开:“我无事,只是初回神位不太适应罢了。”

  “我一直未问你,你是怎么把魂魄找齐的?”

  “剑回来了,就找到了。”

  “那这剑?”

  “丛瑾寻来的。”缈音只得拉出丛瑾来掩饰道。

  “神界殿下倒是一如既往对你的事很是积极。”

  缈音挑了挑眉道:“怎么?你吃醋了?”

  “如果你似从前般丝毫不在意,那我定不会吃醋。”淮歌回答得模凌两可,缈音却是听出了话中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挺在意的?”

  “当年丛瑾求娶你之事闹得人尽皆知时,你也从未多看过一眼。”

  缈音笑得有一丝诡异,眯了眯眼看着淮歌:“你觉得我现在眼中有他了?”

  淮歌一时感觉说不出话来了,看着缈音越来越诡异的笑容心里也觉得堵得慌,就不再说话静静的喝着茶,缈音也觉得无趣也就不再说话。

  两人等了近三个时辰,还是没有消息传来,连荼姚也没有回来,缈音开始坐不住了,化了通信的灵蝶出去,再过了半个时辰才终于是把两人等回来了。

  “如何了?”缈音站起身道。

  荼姚看了眼缈音说道:“确是那公主没错。”

  书离叹了口气说道:“鬼王突然失踪,竟是遍寻不得。我寻遍了四处,用尽了所有法子,也是找不到踪迹。”

  缈音想了想总觉得事情哪里不对劲,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一直在推动着所有事情,自己不能拒绝的一步一步踏入一条路中没有半分回环之地。

  “行了,书离你留下继续寻找鬼王。”说着掏出摄坤铃递给书离:“实在寻不到,拿着这个去神界找丛瑾帮忙。”

  “荼姚,你的幻化之术如何?”

  荼姚不经意的说道:“出来恢复了不少。”

  缈音拿出荼姚的内丹,施了个锁魂咒在上面拿给了荼姚,荼姚一脸莫名的看着缈音:“这是?”

  “内丹我施了咒,你先拿去,幻化成蔓蔓的样子先稳住妖界。”

  荼姚立马拿了过来,发现这咒竟是解不开,也只得翻了个白眼先收回体内:“真是谨慎呐。”

  “你二人先去吧。”缈音看着荼姚说道。

  书离倒是立马转身走了,只有荼姚不情不愿的慢吞吞的挪动着,缈音见状念了几句口诀,荼姚立马觉得五脏六腑绞痛得不行,回头恶狠狠的看着缈音:“你干什么!”

  “别耍花招,也别乱来,否则我可以让这世上真的再无九尾灵狐。”

  荼姚不甘心的跺了跺脚:“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还神君呢,就是个女魔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