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战神洛神

第八章 缚魔索

战神洛神 宿墨ty 2659 2018-11-09 22:00:00

  赋九洛跟萧惊鸿下意识往屋内望去。

  只见一个半人高的木桶,莫云羽裸着身子坐在里面,露出精致的锁骨。只是他脖子以下全是纵横交错的伤口,看起来似乎刚伤不久,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冥花的味道。

  看来莫云羽泡的应该是冥花液,伤得还挺重啊。这是赋九洛的第一个念头。

  赋九洛的第二个念头:“卧槽,我居然撞见了一个男人洗澡,怎么办,他不会叫我负责吧。”

  莫云羽:“......”

  赋九洛:“......”

  萧惊鸿:“哇哦~”

  赋九洛:“......”不敢动不敢动。

  “都给我滚!”

  阳光明媚的莫尔学院,在那个宁静的午后突然爆出这么一句怒吼,伴随怒吼声落下的,是从101室窗口飞出的两道身影......

  路人甲:“快看快看,莫云羽那个大魔头果然开始揍室友了。”

  路人乙:“真的诶,他室友叫啥来着?胆子真大,飞得真高。”

  路人丙:“赋九洛,新来的。”

  路人甲:“新来的?难怪......”

  路人乙:“看他还敢不敢回去了。”

  。。。。。。。

  “唔...居然没事儿?”赋九洛睁开眼,奇妙的道。

  “你特么...压着...我了,卧...槽。”萧惊鸿同学半搂着赋九洛的腰,倒死不活道。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赋九洛猛的跳起来道。

  “你看我像没事的吗?摔断了肋骨,动,动不了了。”

  “真,真的?”

  萧惊鸿见赋九洛小心翼翼的,心中暗自得意,想作弄她,做出一副很疼的表情点点头。

  “那真是太棒了。”赋九洛突然狰狞,毫不留情踹了萧惊鸿一脚,跑了个没影。

  萧惊鸿:“???”剧本写错了吧?

  路人甲:“那就是赋九洛?他居然敢踹萧大人。”

  路人乙:“哦哦哦,真的诶,那个混蛋。”

  路人丙:“萧大人~~你没事吧?来,伦家送你回去~~”

  路人甲:“我呸!不要脸,我去送!”

  路人乙:“你俩都给我滚开,让我去!”

  萧惊鸿:“......”要争滚开争啊,我听得见。

  赋九洛一路飞奔,头也不回。萧惊鸿这个混蛋,要不是他非要来揍自己,也不会把小云羽的门给踹碎了,更不会让自己这个“黄花大闺女”“不小心”看见一个男人洗澡。

  赋九洛想到这儿就感到心烦意乱,真是丢死个人了,感觉都没脸面对莫云羽了,羞~(〃∀〃)。

  不过,莫云羽伤得还真是重啊,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

  赋九洛摇摇头,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自己知道了也没用,既然撞见了就给他买点药好了。

  赋九洛信步走进一家药店,与追她的萧惊鸿刚好错过。

  “老板,把你这儿最好的疗伤药给我!”赋九洛一进门就财大气粗的嚷到。

  没精打采的药店老板突然兴奋:“好嘞!”

  “这位小哥,你看,这就是咱店最好的疗伤药了,只买一枚金币,您看......”老板搓着手,显得十足的猥琐。

  赋九洛冷漠的看了看面前的药,心中冒出俩字:垃圾。

  这玩意儿就跟冥花液的功效差不多吧。想到莫云羽那房里冲鼻的冥花味,这药这么一点,还不够他擦一个伤口的。赋九洛皱了皱眉头,更加嫌弃面前的药了。

  “你这儿有卖素根和银藤吗?”赋九洛皱眉问。

  “有,有啊...”老板先是一愣,随后立马答道。

  “一样给我来一斤”赋九洛十分财大气粗。

  “好,好嘞!”老板头一回见这么买药的,虽然不知道赋九洛用来干嘛,但有钱就成,管它这么多干啥呢。

  两种药材一共花了三枚金币,赋九洛表示很心疼。

  素根其实是很有用的治疗伤口的良药,只是药性太过于强烈,抹上后会有钻心的灼烧感。对于灵力低的,抹上素根后可以活活疼死。

  至于赋九洛是怎么知道的,那还要归功于自己小时候。

  赋九洛从小就受到同龄人无法想象的高强度训练,被惨无人寰的扔到无人生还的炼狱谷都是小事。

  就是因为某次跟魔兽斗殴,受伤太重太深,自己身上又没有疗伤药,只能就地取材。但找了漫山遍野,赋九洛也只找到了素根。因为实在是失血过多,没了办法,赋九洛咬咬牙,将素根抹在了伤口上。

  那钻心的疼,赋九洛到现在都还记忆尤深,要说赋九洛这辈子遭受过的最惨烈的事,那在伤口上抹素根那绝对可以排前二十的。

  若不是因缘巧合之下,赋九洛疼得咬树,不小心咬到了银藤,可能她是活不到封印沐稻的时候的。

  赋九洛想到那种满地打滚的疼,忍不住抖了抖,看了看手里的药材,把它们塞进了乾坤袋,欢乐的冲着宿舍跑去。

  “小云羽,我来了!”赋九洛打开门嚷到。

  莫云羽此时正坐卧室,冷冷的,看到赋九洛依旧是一言不发。

  “来来来,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赋九洛毫不在意,凑上前去。

  “不用!”莫云羽咬咬下唇,很是冷漠。

  “别闹,受伤了要擦药,你用的冥花效果超差的,我给你买了好东西,你看。”赋九洛从乾坤袋里掏出素根与银藤,笑眯眯道。

  “我说了不用,出去!”莫云羽皱着眉,似在忍受着什么。不过也就一瞬,莫云羽又恢复了一副冷漠的模样。

  不对劲,赋九洛敏锐的眯了眯眼,莫云羽这模样明显不对劲。

  “哎呀,怕什么,都是男人,我来帮你上药啦。”赋九洛笑眯眯的冲上前去,趁莫云羽不备,一把将他衣服扯下。

  果然,一条漆黑的索链在他衣衫下若隐若现。那条索链足有赋九洛手腕这么粗,缠绕在莫云羽身上。索链表面丝丝紫色雷电浮现,飞快窜入莫云羽体内,莫云羽的身体随着雷电的窜入微微颤抖。

  这是...赋九洛眯了眼。

  缚魔索,神罚。

  “你......”赋九洛抬起头来,准备与莫云羽说什么,就再一次被莫云羽给震飞。

  “唔啊啊啊啊啊......”

  于是,阳光明媚的莫尔学院,在那个宁静的午后,101室窗口飞又出一道身影......

  “君子...动口...不动手......”赋九洛颤颤巍巍的从地上坐起来,灰头土脸。

  路人甲:“快看,快看呐,这不是大魔头的舍友吗?怎么又飞出来了?”

  路人乙:“这货胆子大啊,被撵出来一次不够,巴巴凑上去又被拍飞了。”

  路人丙:“就是他就是他,胆子可不大嘛,刚刚还敢踹萧大人。”

  路人丁:“新来的,不懂事,难免......”

  路人戊:“好可怜,要不要去扶他一把......”

  赋九洛:“......”这特么哪儿来这么多路人啊喂!

  “哟哟哟,这不是九洛同学吗?怎么如此狼狈?”一道妖里妖气的声音响起。

  赋九洛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没事人一样拍拍衣服站起来:“哟,巧了,宥钱同学。”

  “九洛同学这是被莫云羽那大魔头打出来了?伤这么重,没事吧?”郝宥钱站在赋九洛面,一把代表着贵公子的扇子被他“唰”的一声展开。旁边给他撑伞的人正端着一个类似风扇的玩意给他吹风。

  不装逼会死,赋九洛心中暗自吐槽。

  “哈哈哈,小事,都是小事,我跟小云羽闹着玩来着,哈哈哈....”赋九洛牵强的笑着。

  “噗,咳咳...”赋九洛喉咙忽然一甜,一口老血吐了出来,喷了面前郝宥钱一脸。

  郝宥钱呆了一会儿,显然不知赋九洛会来这么一下。

  “抱歉抱歉,最近有点上火,鼻子不通,所以血就往嘴里出来了。”赋九洛一脸不好意思,想给郝宥钱擦擦。

  “九洛兄?”郝宥钱抱着晕过去的赋九洛不知所措。

  “去,找大夫。”郝宥钱随意抹了一把脸,将赋九洛横抱起来。

  “好,好的老大。”旁边的人显然没想到郝宥钱会这么干,都吓结巴了。

  刚刚跃下窗户的莫云羽看到郝宥钱带着赋九洛离开,抿了抿唇,头也不回的又跃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