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纸鹤的十年

听说你喜欢吃橘子

纸鹤的十年 九木邪 2511 2018-11-09 01:20:22

  惠洋走后,苏莉莉总算消停了一段日子,他和宁奕的关系也慢慢的恢复了起来。陆津说苏莉莉就是作,看不得别人好,惠洋对她多好啊,现在人走了,没人粘着了,倒是安稳起来了。

  柏舟对苏莉莉的称呼自从那天起就变成了傻逼!每次提到苏莉莉时,柏舟就说,别给老子说那个傻逼婆娘。乔鑫也说,以后不和她来往了。他喜欢和花淑她们玩。

  陆津笑话他说,别打宁奕和花淑的主意,花淑是他的,宁奕是柏舟的。乔鑫也毫不遮掩,他说他喜欢柚子。就是那个有点微胖的小姑娘。

  柚子坐在花淑的后边,脸蛋白净,活脱脱一副美人胚子,平时话很少,除了和宁奕,花淑聊聊天,几乎不怎么说话,这么一位少言寡语的女生,柏舟和陆津这样废话很多的男生很早就注意到了。只是不敢去搭话,再说,柏舟眼里永远都是宁奕最好看,尤其是陆津,他说都一年了,他居然都没找到理由和她说话。

  乔鑫也是个话很少的人,但是他学习很好,柚子偶尔会和他问点问题,一来二去的,乔鑫就对这个温柔恬静的小姑娘产生了好感。

  柏舟总算搞清楚了状况,他们三个男生都暗恋着三个女生,只不过柏舟的暗恋已经被苏莉莉弄的人尽皆知了。他觉得不能再拖了,必须得找机会向她说清楚,可偏巧不巧的柏舟感冒了,扁桃体发炎,于是就请了一周的假。

  住院的这些天他一直在盘算怎么给宁奕表白,还做了好多浪漫的打算,送项链太俗,送其他东西又太贵,他零花钱本来就没多少。出院前一天,他打电话给陆津和乔鑫,三人去了学校对面的一家礼品店买表白礼物。

  陆津买了一对瓷鹅,特别精致,不过也挺贵。乔鑫说他现在还不想表白,就给柏舟参谋要送什么,柏舟看中了一个手掌大小的蓝精灵玩偶,一问价格,贵的让他直咂舌头。他两有心帮柏舟,就说。

  “我两给你添一点,就买这个吧!”乔鑫说。

  “也行!你两的钱我过几天给!”柏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那倒不用,请我们吃点好吃的就行!”

  柏舟兴高采烈的拿着玩偶回了家,第二天来学校的时候,发生的事让他差点没晕过去。

  他的同桌也换了,座位也调到了第二排,最关键的是,花淑说宁奕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好上了。

  那个男生叫张贤贤,个头还不到柏舟的肩膀,可能是因为个头小,所以烫了个很高的发型。

  柏舟正在犹豫礼物该不该送的时候,宁奕进来了,张贤贤站在门外向她再见,而柏舟正站在宁奕的座位上,一个手拿着礼物,一个手提着一袋子橘子,宁奕疑惑的看着他,场面十分尴尬。他把礼物拿到了后边,把一袋橘子递给了她。

  “呃……那个,我看你挺喜欢吃橘子的,我……我就买了点给你!”柏舟吞吞吐吐的说。

  “啊?谢谢啊!”宁奕不好意思的接过了橘子说。

  柏舟还是没勇气把东西送给她,而且那些橘子也被宁奕分送给了邻桌的几个女生。

  他现在脑海里有千百万种想弄死张贤贤的想法,可是他不能这么做,现在的宁奕和他只是朋友关系,说破天也是关系好的朋友,他没资格去对张贤贤做什么,而且他也没那个胆子去做。

  暂时没了办法,那就边学习边做打算吧!柏舟想。

  上次听说宁奕喜欢看《爱情公寓》和《仙剑奇侠传》,他决定也看看这两部剧,但是电视上已经不播了,于是一到周末就去网吧看。那会儿他们那个小县城还不流行英雄联盟,学生在网吧一般都玩逆战,CF什么的。柏舟他们一到周五放学就马不停蹄的骑着自行车去西关上网。以至于疯狂到周五放学路上很少见男学生,全都跑去网吧了。柏舟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快,快去抢机子!”就算是骑车摔倒了,趴在路上对前面的喊“给我抢个位子!”

  “你怎么不玩游戏,看上电视剧了?”乔鑫问他。

  “我去,这电视剧还真的好看!宁奕说的没错!”柏舟直盯着屏幕说。

  “操,电视剧有啥可看的?赶紧,上线打狙!”陆津说着,关掉了他的视频。

  “哎,我还没看完呢!老子总共就开了两个小时!”柏舟说。

  “来来来,海滨小镇!打狙还是玩刀?”

  “随便,就你那点小技术,给你个大炮都玩不过我!”柏舟嘲笑他说。

  “来,枪上见分晓!”

  或许学生去网吧不合适,但是陆津总有一堆歪理说辞,什么玩游戏能放松啊,学习那么紧张,玩玩游戏有什么的。

  花淑她们不懂男孩子为什么爱往网吧跑,她们不能理解为什么玩游戏玩的难么好,怎么学习就学不好呢?果真是两个种类,女孩子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这是陆津总结的。

  花淑算是学习比较好的了,除了学习好,脑洞也是异于常人,她总和宁奕,柚子她们干点无聊的玩笑来对付他们三个男生,比如偷偷拿着柏舟的文具盒去广播站挂失,然后广播里就会喊,初二二班陆津同学的文具盒被一位好心同学捡到,请速来广播站领取。或者是把他们三个的书包用锁子锁在一起挂在窗帘拉杆上。更过分的是放学的时候直接抢了书包放进女教工厕所里,他们三个也被整的习惯了,只好叫一个隔壁班的女生去女厕所帮他们拿出来。

  陆津有时候也会帮着花淑做一些无聊的事,他喜欢花淑,更喜欢花淑把他的书包扔到女厕所里,嘴上说着无聊,可心里却是觉得有趣。

  陆津喜欢花淑的方式很简单,送东西,止不住的送东西,生日送,过节也送,就差清明节没送了,初二花淑过生日时,他更是下了血本,买了一个特别大的熊送给了花淑。花淑也通常会回复点小礼品,比如手链,或者写封信什么的。

  其实两人彼此都有好感,只是心照不宣。两人似乎也非常享受现在这种状态,可进可退。

  最刺激人的是那天下午体育课,他们几个依旧在单杠边玩,花淑和柏舟正在玩猫抓老鼠,花淑跑不过柏舟,就上到双杠上坐着,柏舟怕她不小心摔下来,就站在一边看着。快下课的时候,老师点名集合,可花淑却坐在双杠上不敢下来,陆津见状,屁颠屁颠的搬了个旧桌子放在下边,让她踩着下,花淑扶着陆津,慢慢的从双杠上挪了下来,这一幕虽然不是很暧昧,但是足以让人嫉妒。

  “这还没好上呢,就这么酸,要是好上了,不知还能做出多算的事儿!”乔鑫笑着说。

  “你不是喜欢柚子嘛,你酸什么?”柏舟开玩笑的说。

  “兄弟,八字还没一撇呢!别胡说!”乔鑫拍了一下他说。

  柏舟看着陆津扶着花淑,心里一股莫名的难受,他想,若是宁奕上到双杠上下不来的话,他一定会比陆津做的更好,至少,他要背着宁奕下来。

  春风煽动着少年的情愫,不知不觉中就让他陷入了春天的甜蜜里,虽然主人公不是他和宁奕,但陆津是他的好兄弟,他也没什么可嫉妒的,毕竟各有姻缘莫羡人。

  柏舟看着宁奕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的唱着那首《醉春风》

  “无情的人笑我痴,我笑无情人懵懂,我愿意在她手掌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