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云凤在渊

吃醋

云凤在渊 月苏行 4047 2018-11-09 01:15:00

  苏流穆微微皱眉,却看见自己侄子的脸都能滴出黑水来,心中一下明了。

  这小子感情在吃醋啊。

  早听说他这侄子及其喜爱这正室夫人也听说了这京城的风言风语。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他故意笑着摇摇头无辜道:“我对你的那些宝贝可不太感兴趣。”

  云凤遥发现苏唐要拉着苏流穆走开一脸疑问,他这是怎么了,突然生苏流穆的气?

  闻夫人这时候站出来跪下道:“请王爷饶恕我奶娘这一回吧。贱妾就这么一个奶娘,不过是伺候了我,却要因此受累,贱妾实在过意不去,要是惩罚就罚贱妾吧。”

  闻夫人约莫十五六岁,叫夫人倒是说老了,不过是个小丫头,正直青春年华,脸上自然胶原蛋白多了些,美丽年轻,远远一瞧倒是个标标准准的美人儿,柔柔弱弱的,一副微风一吹就倒的模样惹人怜爱。

  女人都知道那是个绿茶婊,偏偏男人就都喜欢这一款。

  人家是对男人绿茶,对女人婊,这些绿茶姑娘可是在男的眼中很受欢迎。

  可不是,苏唐一见着她跪下来眼神被吸走了一半,不得不转过身道:“你快些起来,地上挺凉的。你身子骨弱,这种不懂事的贱仆怎么劳的你跪下为她求情。”

  苏唐在此之前最宠的就是闻夫人了,自然舍不得她受罪。

  若是平时他自然会走过去扶起她,可是苏唐想着一走动就让皇叔看见自己宝贝媳妇了索性站在那里不动弹。只用语言关心一下。

  云凤遥一个白眼:大夏天的,你跟我说地上凉……

  闻夫人微微皱着眉头道:“这是从小就照顾贱妾的奶妈,若是将我这奶妈打发出去我该怎么对的起我的母亲啊?”说着说着留下了热泪。

  接着道:“原是妹妹的不是,是妹妹身体不中用,才连累了奶妈,求姐姐与太子爷开恩。”

  她假装拿手帕擦拭着眼泪,却低低的看向苏唐。

  苏唐没觉得多大的事情,她看向云凤遥,只见云凤遥捻着腰带上的金穗子丝毫没有在意这场哭戏。

  她抬起头来,换了一种舒服的坐姿,扔了金穗子,冷笑了一声:“看妹妹哭的这样厉害,定是及其舍不得王奶娘的……”

  她顿了顿,看向苏唐,苏唐也回眸看着她,云凤遥受不了他那热切的眼神就别了过去,有些不自在,那个眼神她心里明白的狠。

  无非就是他想为爱鼓掌了就是,是不是为爱不知道,但是想上了她是真的。

  苏唐压根不想去注意他们再说什么,女人多的地方就是事儿多,他厌烦的很,就胡乱的拉起皇叔向外走。

  边走边道:“皇叔,这有什么好看的,我来给你看个大宝贝。”

  苏流穆只好被他拉起来,无奈一笑,临走还想看向那个女人,不过被某个小气鬼挡了个严严实实。

  看个大宝贝,云凤遥差点没笑了出来。

  闻夫人看这苏唐一步一步的离开。

  众人齐声道:“恭送齐亲王,太子爷。”

  呵,男人,云凤遥这句话是替闻夫人说的。

  云凤遥压制住自己精分的内心世界,缓缓道:“妹妹既然这么求了,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免得日后闻夫人说我这个当姐姐的不能宽恕下人,今日我就看在太子爷的面子上网开一面,身为总掌事奴婢不能以身作则即日起革了职,打发送去下等房。先脱出去打十板子以示惩戒。”

  她不急着赶这奶娘离开,本来就没打算过,就料到闻夫人会求情。

  几个下人就立刻围了上来,完全不顾还在奋力挣扎大声喊冤的王奶娘,云凤遥哼了一声:“放肆,谁准你大喊大叫的,丢太子爷的脸,下贱东西,把她嘴堵起来,还有!我说的十板子的意思是将那十根板子都打断,若是以前没有这样的规矩,今儿我定的规矩,不要废话!觉得不公平的即可离开,不管你是夫人还是奴婢!”

  她狠狠的瞪了底下人一眼:“今儿这王奶娘就是个例子,明日在迟了就二十板子,后日三十。”

  “都去干活去!”幼玄冷声令道。

  剩下的就是这些夫人了,她们一直站了两个多时辰,见着两个夫人都没讨到好处都乖乖回去了。

  云凤遥见人走了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叫幼玄扶自己进去。

  幼玄默默的不说话,云凤遥倒开口了:“等我查出是谁下了毒替她报了仇,就带你离开这里。不用受着苏唐的气了。”

  绝大多数都是云凤遥一个人在说话,幼玄只回答好或不好,是或不是,对她也是冷冷淡淡的。

  云凤遥也不以为意,她在这里不过形势所迫,对幼玄这样不过是对的起她的良心。

  还没到午饭时间,她松开幼玄的手:“午饭太子爷可能会来,你派人准备一下吧,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

  幼玄应了一声就退下了,她的房间被捂的严严实实的,里面有着几个刚换的冰块盆子。

  里面有些凉意,不过远不极空调的舒服,她挑了一块空地就开始联系自己格斗术,每日健身是她一直都会做的事情。

  她都想好了,不就没有手机嘛,不就没有电是不是,她总不能把电储存出来吧,她又不是物理书上的那些敢于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先驱。

  那生命造福全人类的事情她做不来。

  那就早上宅斗一下动动脑子,上午练功,中午吃了饭午睡,下午看看书练练字陶冶情操,傍晚溜溜街,晚上研发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改善生活。

  想想就觉得美好哇。

  她叹了一口气又想想有电的生活,宅一天也很舒服啊,对于电,虽然说不是很执着,但是总会有办法的不是么。

  房梁上某人翘着二郎腿叼着草低着头瞧着下面心事重重嘴里叨咕着听不懂的话。

  云凤遥运动的时候专心致志的,没有在意到在房梁上的那个人。

  那人穿着蓝色道袍,却没有挽道髻,随意的扎上,几缕头发从房梁漏下去。

  云凤遥一个转身才发现那垂下来的头发,还没等她叫出来,那人已经一个翻身近到她身边,云凤遥下意识就反手推开他,向后退了两步。

  距离没有拉开,那人像是粘人的橡皮糖一直离自己半个身体的距离,她推不开他,她从袖中抽出袖剑刺向他。

  不过几秒时间云凤遥已经出了四刀,而那人不过用了袖子就推开了她的刀刃。

  云凤遥学过不少类型的格斗术,身体也及其灵敏,虽是换了身体打了折扣,但也不至于太弱……

  她却连这人衣袖都没碰到。

  那一抹蓝色道袍瞩目,她毫不犹豫的收回袖刀,立在那儿,任凭那道袍拂过她的脸颊。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袍子并没有什么力道。

  这就是道家所谓的以柔克刚,刚柔并济的法子?

  苏也的脸在她再睁开眼的时候清晰的印在她的心上。

  “道长,原来喜欢偷看女子闺房做那梁上君子啊?”云凤遥丝毫不在意转身去拿杯子是的茶水。

  “那杯水被人下了药哦~”苏也一屁股坐在她身后的椅子上,声音欠揍的提醒她,手却伸出了半截。

  云凤遥瞟了他一眼问道:“这是什么毒?”

  他见云凤遥没有在意尴尬的收回手。

  云凤遥拿开杯盖,瞧这那下了毒的茶色泽有些混浊,嫌弃的看了一眼撇着嘴,:“本来是拿来给你喝的,看来你没这个口福了。”

  那个这么次的毒药就来糊弄她,看来她挺好欺负的啊。

  今儿还是太给她们面子了。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苏也摊在椅子上,哼了一声:“你同唐门有什么关系么?”

  云凤遥挑了挑眉,转过身道:“我记得这是我第一次见你问的问题。你怎么反问我了?”

  她这几日也有侧面了解了唐门,记载不过云云。

  “我下月会动身去北岳,唐门的人也会到,你若是同他们认识……”苏也不知怎么编下去,他想了无数种再见她的借口,到口的谎话却不知如何说出口。

  云凤遥听闻是唐门,虽有些兴趣,不过也恹恹的,一来这是古代,就算是……就算是自己祖上,那有什么用么。

  况且她如今确实感觉自己累了,没有高科技的世界,生活好累。

  什么仗剑走天涯,没有手机,怎么走天涯,怪不得古人都在读书,不读书干什么,难道打坐嘛。

  想的时间有些长走了一会儿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也内心已经做了一百个离开的借口了。

  苏也见她刚想开口就道:“既然不认识那我就告辞了。想必……”今后怕是不会相见了。

  云凤遥愣了愣:“你是不是内心戏过于丰富,我都要听见了,方才我不过走神,你就要告辞……我同他们并不认识可能会有些缘分,只是眼下我有事情没有办好,等我办好自会去找你。”

  苏也隐约听出他要去找自己,嘲笑道:“你觉得你能出的去这东宫?”

  云凤遥料到他会如此问笑眯眯道:“这得靠我的苏道长啦,您可否教我点轻功?不要求是你内门功夫,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云凤遥说到后面的时候已经没了底气,按理,她也是苏也的嫂子,哪有弟弟教嫂子逃跑的。

  果然,苏也拒绝了……

  云凤遥有些气,可转念一想苏也也没有帮自己的道理,转头回道:“算了,你也不必帮我了,我自己想法子,不勉强你了。”

  苏也点点头道:“既然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你要走便走,可曾看见有谁下了毒给我?”

  “是从若元居偷偷跑出来的。不是什么厉害的毒,也能让你折了半条命。”苏也背对着她,恢复了冷淡的表情。

  云凤遥计上心来,问道:“可有解的法子?”

  若元居是闻夫人屋子,她本不打算先招惹她,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苏也淡淡道:“简单的很,有解药不就行了。”

  他也没说解药是什么就已经走远了。

  苏也运着轻功眉头轻皱,他怕这小妮子自残就没说出解药是什么,因为此种解药可以使人吐血不止,三日内不解基本也就翘辫子了。

  想着她不知道解药她断断不肯喝的。

  就在苏也走远,幼玄来传,苏唐来她这儿吃午饭。

  云凤遥唤了底下几个骚洒的丫鬟进屋换了新的冰盆子,又让下人领着她去了小厨房。

  她已经打听过了,苏也喜欢吃的几个小菜,她恰好都会,如此用心良苦的讨好他,待会儿才好说话。

  苏唐原先只是爱着她的容貌,这不是长久之计,要有自己的思量才是。

  苏唐走到正厅的时候不见云凤遥,奇怪问下人道:“夫人呢?”

  那婢女慌忙跪下来:“夫人想着给您亲手做菜这会儿还在小厨房。奴婢拦不住啊。”

  苏唐冷着脸:“拦不住就不拦是么?不观你的事情是么?”

  那婢女快要急哭了,她素闻太子爷脾气古怪的很,这太子妃也是奇怪,偏偏要自己下厨。

  一个劲的磕头。

  云凤遥端着盘子就看到这一幕,笑道:“你这是做什么?”

  苏唐慌忙走过去接过盘子递给后面的小厮,拉着她的手道:“你是太子妃,怎么能亲自下厨呢?可有伤着哪里?”

  云凤遥接下来说了一句让自己连着恶心了几天的话:“夫君喜欢,臣妾也想尽一份心意,从前我们二人几经波折,现在是开始新的生活的时候了。”

  她扯着嘴角靠在他怀里,老子这辈子都没这么小鸟依人过。

  此话一出苏唐倒是很受用,他将云凤遥横抱起来吩咐下人都下去。

  云凤遥抬手拿起了那杯茶一口饮尽。

  既然那人这么说,就说明配出解药不是什么难事。

  一口茶刚下肚就觉得火辣辣的,云凤遥微微皱眉还是微笑着对苏唐道:“臣妾想求太子爷一件事,不知……”

  感受到血涌了上来,云凤遥慌忙别过脸捂住嘴,还是吐出来一口血。

  看这血量怕是没吐几次人就没了。

  苏唐慌忙扑了上来,眼睛里满是惊恐,吼道:“来人啊,快叫大夫,暗秋!去皇宫里请御医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