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盈盈成韵

姜生

盈盈成韵 相鸣成韵 1004 2018-12-06 23:52:03

  世民已经准备就寝了,却不料程咬金忽然闯了进来,还喝了酒,世民不解程咬金是何意!

  “秦王,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么天天被人骂,我们的军威何在?您倒是说句话呀!”程咬金说道。

  “程将军,我自然明白,可打仗需讲究策略,我们不可贪一时之快而误了大事。”世民说道。

  程咬金正欲说什么,却看到世民走出去了。不一会儿,有两个兵士走了进来。

  “秦王,你听俺把话说完呀!”程咬金说道。

  “来人,把程将军送到他的营帐休息!”世民说道。

  程咬金醉意醺醺,被两兵士送了回去。这事若叫太子及齐王看见,指不定又要生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世民躺在床上,甚难入眠。

  今夜皓月当空,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世民心想:也不知道盈盈和韵儿怎么样了。

  秦王府中,月是长安明,盈盈不禁想起“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这一句诗来,她想到世民哥哥也已出征多日了,也不知道前线情况怎么样。

  姜生一直在暗中守护着盈盈,现在他甚至已经想通了。只要盈盈能够幸福,他可以藏起他的那颗真心,自此不再将它示人。

  夜悄无声无息,芭蕉空结雨中愁,成韵已然酣睡,不时地还用脚踢开了被子。盈盈自从有了孩子后,便没有睡得像原来那番沉,而是时时惊醒,生怕韵儿生病。

  姜生是怕盈盈会沦为李氏三兄弟夺嫡的牺牲品,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危,特来提醒盈盈。

  盈盈似乎察觉到有动静,她以为是老鼠,却不知来人是姜生。

  “公主,是我!”姜生身着一身玄衣,悄声说道。

  “姜生,是你,你怎么来了?”盈盈问道。

  “公主,我不放心你的安危,这秦王府看似平静,实则祸患重重,我担心你应付不过来。”姜生说道。

  “姜生,其实……你说的我又何常不明白,但我既已选择了这条路,我得学会承担!”盈盈说道。

  盈盈的话让姜生无言以对,他停顿了好久,才说:“公主,你有你的选择,我亦有我的使命。放心吧,我定会护你周全。”

  “姜生,我……谢谢你!”盈盈说道。

  月明月缺百花残,守护其实是最真情的告白。

  其实在盈盈心中一直把姜生当成了亲哥哥,从遇见他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在保护她。

  而盈盈却不能回应他,毕竟是有缘无分罢了。

  “姜生,我可以叫你哥哥吗?”盈盈忽然问道。

  “公主,你是想起了过往吗?以前你总是追着我叫我哥哥,可我总不应。如今想来,真是一晃就成了过去。”姜生说道。

  姜生的话让盈盈颇为好奇,她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怎样人,但她明白姜生对她的爱是无可替代的。

  “姜生哥哥。”盈盈叫道。

  姜生心想:这声“姜生哥哥”来得太珍贵了。

  盈盈心想:或许这就是无奈吧,笑对人生,无愁无恨的大足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