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玉香墨暖

第二十章 惩治恶霸

玉香墨暖 木辰公子 2657 2018-11-09 00:41:35

  “好啊,这有何难,小兄弟你的赌注是什么?

  “我的赌注就是这个。”烈明玉将身上的玉佩取了下来,他知道对方盯了她的玉佩盯了好久,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玉佩可是父皇赏的,成色相当好。

  “好,小兄弟够爽快,我就赌这桌上所有的银钱,如何?”

  烈明玉看着桌上成堆的银钱,这些都是刚刚在这里赌钱的人输的,其中也包括那个输哭了的书生。

  “恩,可以!”

  随着烈明玉的加入,越来越多的人向赌桌涌来,都来凑凑热闹,“走了一个傻书生,又来一个纨绔少年”大家都想着看这个少年的笑话。

  “小兄弟,咱们谁先来?”

  “你是主,我是客,当然你先来。”

  “好,就听小兄弟的”说着,庄家拿着骰盅一滑,将三颗骰子收进去,上下左右的摇晃着,只听他一声大喊:“嘿”将骰盅扣在桌上,然后一点一点的揭开。

  “四五六,十五点,哈哈哈,小兄弟该你了。”庄家兴奋的的把骰盅递了过来,眼睛瞟了瞟桌上的玉佩,仿佛已是囊中之物。

  当看到对方点数的时候,核桃捂住了眼睛,李文则着急的跺脚,而身后的周墨则什么反应都没有,继续安静的站着。烈明玉将三人的表现看在眼里,轻轻的笑了笑。慢慢的拿起骰盅,然后一颗一颗的将骰子放进去,更随意的毫无章法的摇了起来,面上更是保持着淡定的微笑。

  虽然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却不停的盘算着,脑海中也不断地涌现出各种统计学的知识,对方十五点,也就是说自己要想赢他,必须至少有两个五点二另外一个必须是六点,这可是二百一十六分之一的概率啊,估计神仙也难以做到。呵呵,难倒了神仙可难不倒姐,众人都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一颗一颗的拿起骰子其实是为了感受这些骰子的蹊跷之处,前世的物理老师在讲的关于重心课程时,专门讲过骰子骗局,就是在注塑时把骰子的某一面做的比其他面略重一些,不仔细感受根本发不了。这样就可以控制点数了,根据重心原理,只要控制好力度,重的一面总是容易先落地,这样呈现出来的点数就是相对的另一面。

  当她一个一个的拿起骰子掂量的时候,发现她的骰子都是六的那一面重一些,果然庄家摇过之后给她换了三个骰子,这样不管她怎么摇,都有可能出现一,要是运气再差些,很可能最后的结果是三个一,这样她必输无疑。

  烈明玉边摇着骰盅边感受着骰子的重心,当她确认三个六的那一面已经在下的时候,她将骰盅停半空中,并没有放在桌面上,然后打开自己的扇子迅速替换掉盅盖,用扇子盖着三颗骰子,在落下的一瞬间扇子和盅底翻转,等落到桌面上时扇子在下,盅底变成了盖子,随着烈明玉揭开盅底,只听见周围一阵唏嘘。

  “天啊,三个六”

  “好厉害啊!”众人发出不可思议的赞叹。

  烈明玉笑着说“愿赌服输,承让了。”核桃惊奇的睁着大眼睛,根本不敢相信,李文则下意识的说了句“神了”,对烈明玉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周墨眼中亮了亮,盯着烈明玉明媚的侧颜,嘴角轻轻上扬,其实他早已发现了骰子的秘密,没想到这个十岁的小公主居然也发现了。

  这时只见庄家这是脸色霎时难看,目露凶光,“哼,哪里来的小毛孩敢在爷爷我的底盘上撒野,你也不打听打听爷爷我的名号,真是不想活了!”庄家恶狠狠的说道。

  “大胆,竟敢冒犯——”核桃冲上去大声喝道,还没等说完,就被烈明玉拦了下来。

  “请问您的名号是?”烈明玉丝毫不畏惧的说。旁边李文和周墨也摆好了架势,准备随时动手。

  “听好了,就让你小子死个明白,爷爷我姓陆,这附近的人都称我一声陆五爷,宫里的贵妃娘娘可是我表姑姑,来人啊,把这几个找死的给我抓起来扔到河里喂鱼,中间那个小白脸给我仔细了别伤着,这摸样不错,爷爷我玩完了送南风馆,那边还缺个小官。”

  “你放肆——”核桃大声说道。李文和周墨也纷纷捏起了拳头,随时都有可能冲过去把对方给活剐了。

  烈明玉看着那陆五爷一脸淫笑的样子,心中泛起一阵恶心。

  “李文周墨,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让本公子见识见识你们的实力。”烈明玉看着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已经把他们四人围了一圈的打手硬声说道,而发抖的双手却出卖了心虚的内心。而此刻,李文和周墨根本没有把这群人放在眼里,大内侍卫可不是说说的,那也是经过层层选拔,真刀真枪练出来的。

  “是!”

  不知是谁先动手,一阵尘土飞扬,一群人纠缠在一起,核桃护着烈明玉站在原地,烈明玉一动不动,周围人皆以为她镇定自若,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这还是两辈子第一次经历打架,而且是有可能有生命危险的那种。

  不一会儿,战斗结束,刚才嚣张的陆五爷如今正被李文踩在脚下,其他打手也纷纷倒地不起,看起来受伤颇重。

  “你竟敢,你竟敢——咳咳”陆五爷不知是伤的还是气的,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你你你,你什么你”李文又踹了陆五一脚,只听到“哎呦”一声,“还陆五爷的,看把你给能的”。

  “大家听我说,”烈明玉看周墨李文赢了战斗,警戒解除,开始向周围的百姓宣讲。“这个人其实出了老千,骗了大家的钱。”

  “什么,原来不是我运气不好,是我被骗了。”之前哭着的那个书生后听后说道。

  “是的,赌博本就是一条不归路,除了庄家外,没有真正的赢家,俗话说得好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赌钱,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有意义的事情中,不要让家人伤心难过。”

  “好——说的好”

  众人欢呼声起,烈明玉开心的笑着。

  忽然,一阵整齐的马蹄声和脚步声传来,来了一队官兵。警察都是事后出现,在哪里都是真理。

  一个高大微胖的身影从马上跃下。

  “怎么回事,天子脚下也敢寻衅滋事!”

  “魏子路救我”李文脚下的陆五看见来人激动地喊道。这魏子路正是盛都十六卫中负责维护长安街治安的四品校尉,隶属于京城禁卫军。

  被他唤的人这才注意到地上一脸鲜血的人,“大胆刁民,看见本官来了还不放手?”

  “这位大人,我没有动手,我动的是脚”李文调侃道。

  “你——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把这几个行凶者给我拿下。”

  “是!”眼看着那一队官兵就要上前抓人。

  “大人且慢——”

  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魏大人抬眼看了看说话的人,只见对方还是个十岁的孩子,根本没有放在眼里露出轻蔑的目光。“你是何人,小小年纪瞎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家去,别在这里捣乱,小心治你一个妨碍公务的罪名。”

  “大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核桃高声呛道。

  魏大人又仔细看了看少年,少年镇定而立,处变不惊,锦衣华服,贵气非凡。魏大人停顿了下,不知对方是何等身份,京城藏龙卧虎,万一是哪个权势之家的少爷,自己得罪了他,以后官场上可就难混了,说不定小命也不保。

  “那你来说说发生了何事,这些人又因何打架。”魏子路的语气较之前软了一些。

  “魏大人,这两位是我的侍卫”烈明玉指着场上站着的两人,又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陆五,“这人聚众赌博出老千,骗取百姓钱财,我戳破他们的骗局,他恼羞成怒居然找打手来对我们动手,我的侍卫只是自卫,谁知他们技不如人,被打倒在地,不信您可以问问周围的百姓,看我说的是否属实。”

  魏子路心下了然,平时偶与陆五有交往,也深知陆五的秉性,仗着当贵妃的表姑横行霸道,平时没少欺负百姓,自己看见了也会规劝两句,但是碍于镇国公府之势,也没有真的为难过他,可如今自不量力本想欺人却被人欺。这后面可怎么办,一边是镇国公府,另一边是不知身份的高贵少年。

  “这位公子,可否告知阁下尊姓大名。”魏子路问道。

  原来想了解自己的背景,看他后面的举动,倒也不是无可救药。

  “魏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

  最后魏子路押着陆五及一众打手前往京兆府尹的打牢,反正已经按照那位的要求做了,至于最后陆五结果如何也不管自己的事了,只希望镇国公府不要找自己麻烦,要找就找那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