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梧桐泪玉炉香

第三十七章 凤族铁匠

梧桐泪玉炉香 林深溪午 2116 2018-12-07 19:00:00

  凤族的铁匠

  凤凰也算是一个神奇的种族,凤凰非灵泉不饮,非梧桐不栖。但是,这就是凤凰们居住在梧桐树上,灵泉边上的原因吗?

  梧桐林不愧是梧桐林,看看这些巍峨高大的梧桐树,翠绿幽幽的梧桐叶,还有丛林深处的活水灵泉,真是不愧是仙境。

  音璇凌摸摸不知道有多少圈年轮的梧桐,看看建在梧桐树上的精致房屋,等等,凤凰现在都住房屋了,为什么还要建在树上,音璇凌疑惑的望向凤长老,只见他又变得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音璇凌捅捅面前的小老头的肩膀,矮小衰老的凤长老就被捅的一个踉跄。

  音璇凌觉得自己没有使劲,看到凤长老如此大的反应,有些紧张的抿着嘴巴,看着凤长老。

  堂堂正正的凤凰族的大长老,是能被这还没长大的小雏鸟欺负的吗?这气凤长老能置之不理吗?当然不能。

  凤长老气的暴跳如雷,还差点闪了腰,手指都来戳到了音璇凌的鼻子上了,气愤的声音真是响彻云霄:“你个小皮丫头,不知道尊老吗,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你要是戳坏了怎么办。”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好马不吃回头草,音璇凌可是相当的会审时度势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可是将这句话吃的透透的,不然也多不来浮生多年的蹂躏。

  “我错了。”这句话还能等到凤长老指责完,音璇凌就脱口而出,简单的三个字让她说的是抑扬顿挫,推心置腹,真心实意。

  甚至说的凤长老这个老头的眼角湿润,眼睛泛红,凤长老止住了话头,一件感动的看着音璇凌,似乎她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好事。

  “小凌凌太让我这老头感动了。”凤长老抱着音璇凌,硬生生的挤了几滴泪水,不停的用袖子在脸颊上搽拭心,可是偏偏差不到自己的眼泪。

  音璇凌看着凤长老的衣袖,沉吟片刻,抓着自己的朱色长袖将凤长老脸颊上那晶莹剔透,珠圆玉润,美轮美奂的泪水……擦掉了。

  凤长老的动作瞬间僵住了,脖颈僵硬的抬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音璇凌,又看看音璇凌衣袖上那两滴湿润的泪渍。

  凤长老一甩衣袖气急败坏的离开了,根本不在搭理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直愣愣的站在那的音璇凌。

  “哎,这老头。”音璇凌看着连背影都消失了的人,终于想到了自己这就被扔在了这里。

  “你还好意思说,一点都不配合人家。”这时候叶婳漪拖着自己虚幻的影子站在了音璇凌的面前,抬头四处看看梧桐树上的精致屋舍,眼中出现了几分的怀念。

  梧桐林土地平阔,屋舍俨然,音璇凌走在落叶满地的小路上,一边走一边听着叶婳漪介绍这梧桐林,很快她就看到了那个传说中六界中最有灵气的灵泉了。

  那丛林只用的一方泉水,氤氲萦绕,灵气环萦,音璇凌看着这一方清泉砸吧砸吧嘴角,这样灵气的泉水若是喝上一杯,想来是可以提升灵力的。音璇凌嗅嗅鼻子,想着回头给孟莫打上一壶用来酿酒。

  “你之前为什么突然会想起来欺骗孟严啊。”叶婳漪盯着音璇凌看水的背影,沉吟片刻,沉声问道。

  在叶婳漪看不到的地方音璇凌打水的手臂微微一僵,眼眸一沉,脑域里一个小人捂住了另一个小人的嘴巴,开口说着话,音璇凌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学的。”

  音璇凌素手一翻收起了手里的白玉杯,走到叶婳漪的面前,勾起嘴角,带着有些恶劣的笑容,脸颊缓缓的靠近叶婳漪,声音有些冷硬的说:“和父亲学的。”

  话音刚落,叶婳漪脸色一边,与此同时音璇凌的脑海里再次翻了天:“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骗叶姨。”

  “你不仅天真,还愚蠢。”封印里的灵识鄙夷的说着,说完就有钻回了封印之中。

  叶婳漪不会知道音璇凌在脑域里的争斗,她有些意外的看着音璇凌,不确定的问到:“你要报仇。”

  音璇凌低着头没有说话,气氛随着时间凝固在了空气里,突然一声:“刺啦”打破了叶婳漪和音璇凌之间的僵硬。

  叶婳漪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个带着火红羽毛的雄凤,正将一块烧红了的玄铁放进装着灵泉水的桶里。

  什么是一眼万年,那不一定是看了一眼就想念了万年,也许是心回到了万年前的时光。

  “阿炎。”泪水随着声音在脸颊滑落,叶婳漪在时间的痕迹中找到了曾经存在过得回忆,找到了一个仍旧证明她存在过得人。

  音璇凌抬眸看着眼前着万里挑一的精火凤,再看看身边的叶婳漪,有些兴趣的勾起了嘴角。

  冷漠的看着一切,置身事外的态度让音璇凌灵识奋起反抗,音璇凌皱着眉头,不停的做着斗争。

  而这边的叶婳漪已然泪流满面,直愣愣的看着那个在自己脑海里还是眉眼清晰的人,音墨炎感受到了看着自己分目光,放下手中的玄铁,向这边的望过来。

  叶婳漪看着音墨炎的举动,慌乱的掩饰了自己的身形,近乡情怯大概便是如此吧,她怕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

  在音墨炎的世界里,当年活泼开朗的叶婳漪已经在当年的屠族当中香消玉殒了,而不是如今这般不人不鬼的模样。

  每一个人心里总有这么几个人是放在心里最柔软的角落,而在这个角落里的人,是我们最不愿一让他们看到那个最狼狈,最凄惨的自己,我们希望在他们心里自己是一只是一个美好的形象,是自己希望他们记住得罪样子。

  叶婳漪变成了那个曾经自己最不喜欢得样子,仇恨缠身,阴晴不定,甚至为此放弃一切,愿意承担将来的魂飞魄散,她和音墨炎再也没有可能了,从她选择这条路开始,就再也回不了头。

  “我们回去吧。”音璇凌看着身影虚幻的叶婳漪,有些安抚的笑着,轻声说着。

  “好。”叶婳漪不舍的看了一眼音墨炎,微微阖眼,有些僵硬的笑着,柔声说着:“以后你来和他学习锻造吧。”叶婳漪将手里的透着冰雪灵力的玉簪递给音璇凌。

  只见通体晶莹剔透的发簪前端,挂着一滴鲜红的血珠,似乎在诉说着哀愁。

林深溪午

有点纠结要不要直接插入叶婳漪的番外,我担心直接加进去会打乱主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