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光始之丘

第四章 麦尔

光始之丘 怪癖终结者 2432 2018-12-07 20:00:00

  与暮二人分开之后,黎便循着沈望丘离开的方向,一路追到了镇子边缘的一片密林之中。

  “沈望丘!”黎直觉胸口淤堵难消,所见之物也越发觉得碍眼。“明明感知就在这,偏偏死活不见人。要不是担心波及沈望丘,我定要将此地给你荡平!就是绑人质也没见过做法这么恶心人的……”等等……突觉醍醐灌顶,黎当即一拍脑门:“什么破脑子,这么明显的意图都没想到。”

  一扫心口郁结,解决之法逐渐在黎心中凝聚成型。

  指间光影流转,武器才将上手便是一记横劈对着虚空凌厉斩出。随即,一条手掌宽的裂缝便凭空横现,就像是一幅画卷缺失了一块般,露出了隐藏其后的违和之景。

  见状,黎眉眼一弯,语气里丝毫不掩轻蔑之意:“幻术结界又如何?照样拦不住我。”说着便又是一通手起刀落,光刃如流星般向着四周飞散而出,眼前的黄土绿林也逐渐变成了一座铁门紧闭的高墙大院。

  面对此情此景,黎突然有种自己从未离开过荒域的错觉,阴谋算计也始终如蛛网般对自己步步紧逼,从未有过松懈之意。心生烦躁,黎右手高举白刃破空一击斩向铁门。却在即将触碰之际忽然乍起一道阻力,怒火燃,黎杀心骤起欲将此地尽数荡平,随即功力骤提,强招蓄力之际,黎头顶白角已是呈半显之态。

  “……黎?”沈望丘的声音伴着金属的碰撞声与破空声从门后传来。白刃此刻光芒大盛,一开门便刺得沈望丘赶紧反手挡眼,上身向后微微倾斜用身体语言将抗拒二字给诠释地淋漓尽致。其实他什么都没看见,也根本不知道面前所站之人到底是不是黎。

  “望丘?”黎循声抬眼,看见来人心下骤然一松,喜形于色:“你没事吧?”随即收招,气息渐稳。

  沈望丘闻言将手移开,迎着黎的视线眉头舒展:“我没事。”随即神情一凛,眼神示意黎:身后有人。

  黎微笑颔首:明白。整个动作转瞬即逝,即便沈望丘一直注视着黎,也差点以为是自己一时的眼花。强压下抬手揉眼的冲动,沈望丘全身紧绷站姿有些不自然。

  见状,黎直觉认为沈望丘是受了胁迫,原本已经散去的怒火又重新烧了起来。

  “谈谈吧,什么目的?”黎微微仰头越过沈望丘的肩膀冲着门里拔高了音量,面上虽然毫无波澜,语气却已然染上了几分寒意。

  随即,一道干练女声自门后传出:“我看你朋友一个人在外面乱跑,担心他会遇到什么危险所以一并带了回来。”铁门再次传来响动,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面容姣好的女人站在沈望丘斜后半步之处。

  女人柳眉杏眼,红唇微翘,肌肤也白皙水嫩,长相绝对是标准的美人脸。黎身为少城主虽说整日浴血无心风月,但所见冒昧之人绝不在少数。此刻却对着女人这张脸盯得有些入神了:奇怪,这张脸怎么总感觉在哪见过,可这却又明明是第一次相遇。看了半晌也没理出头绪来,黎不自觉摸了摸下巴,随即手一甩:算了,爱谁谁吧救人要紧。

  心思微敛,黎眉眼微弯笑得礼貌:“那还真是劳烦您了,不过这镇里空无一人的,又何来危险之说呢?”

  “空无一人?”女人唇角微勾,笑问:“正因为好好的黑镇突然间人全都消失了,外面才更危险不是吗?”

  “什么?”黎眉头一挑,看起来异常惊讶:“怎么可能?这么大的镇说消失就消失?这恐怕办不到吧?”

  “办不到?”女人轻笑一声,随即以长辈的口吻提醒黎:“这镇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没什么是他们办不到的。”

  闻言,黎面上顿时添了几分为难“既然如此,那您这里可还万全?”

  “这结界……”女人抬头冲黎身后扫视一周,随即笑问:“你觉得怎么样?”

  黎摇头,态度诚恳:“不怎么样,一刀就裂了。”

  “一刀?”女人由于诧异声音猛然拔高,却也不刺耳:“你用的是什么刀?”

  黎闻言心下一凛,眸底异样转瞬即逝,随即开口决定试探一番:“破这结界还有讲究?”

  女人颔首,看向黎的双眸逐渐变得幽深:“非上古神器白牙不可。”

  闻言,沈望丘心下一震,立即看向女人:“白牙是刀?”

  “你知道白牙?”与沈望丘同时出声,却是截然相反的的神色,黎此刻已经对女人的身份猜出了八分。

  女人只淡淡地扫了沈望丘一眼便移开视线看向了黎,心里,已对沈望丘生出了几分警惕。

  知道白牙的只有两种人:圣裔总部核心人员以及……那十一人的后代。而沈望丘得气息,绝不可能与那十一人有任何瓜葛。那就只可能……

  “关于白牙,想必我不说你也能猜到吧?”女人问得隐晦,若沈望丘是那边的人,就不能让他听得太多。

  黎会意一笑:“猜得八九不离十吧。那现在是你出来还是我进去?”正好,有些秘密还是得烂在心里最好。黎也乐得配合女人将这话题转走。

  女人微笑侧身:“请进。”话音将落,结界便开出一条刚好可供黎单人通过的入口。

  黎却只是往入口一站,不进也不出。

  女人不解,却也不急。看着黎唇角微勾:“怎么?还有事?”

  黎微笑颔首:“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麦尔”女人眉目慈爱:“我儿子你们也见过了,他的伤严重吗?”提到自己儿子,麦尔的神色便多了些什么。

  黎想:这就是母爱吧,真好。

  眸色深敛,黎强行将思绪拉回当下。随即看着麦尔唇角轻扯:“……陶阳吗?应该没事吧。最重的那几下不是我下的手,我也不清楚具体如何。”

  女人微笑颔首,话里带了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陶阳这孩子啊,有时候挺欠揍的。”

  “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陶阳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麦尔。

  闻言,麦尔和沈望丘立即抬眼向黎身后望去,却什么也看不到。

  黎听见陶阳的话并未回头,而是抬脚向前走了两步,将入口让给让了出来。

  站定一瞬,黎头上微翘青丝无风起舞,飞扬了几下后又快速落下。黎对着沈望丘下巴微抬,那动作在旁人看来与打量铁门无异,但用意却已经准确地传达给了该懂之人。

  沈望丘因先前见过暮的隐身术,所以惊讶之后心里便有了些底。所以当他被突然拉扯之时面上也丝毫没有慌乱之意,镇定地让人给拖走了。

  就在麦尔毫无察觉之际,身前景象骤然扭曲,顷刻间,麦尔身前的沈望丘便骤然一变,换成了陶阳。

  麦尔使劲闭了眼再猛然张开,看清一瞬立即转头盯着黎:“你什么意思?”

  黎神色坦然,双手一摊耸了耸肩:“没什么意思,只是将人都回归原位而已。”

  眼睑微敛,麦尔凝视着黎,眸底温度骤降,笑容也多出了几分距离感:“那现在可以入内一谈了吗?”

  黎唇角一弯,礼貌颔首:“劳您带路。”

  麦尔拂袖转身,抬脚之际黎身后结界骤然合拢,再次将外界给尽数隔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