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夏日重重

第四章 大尾巴狼!

夏日重重 果汁梦梦 2138 2018-11-09 12:01:22

  拉面见自己的双手被老头轻易地挡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阴鹜之气。

  毕竟是十六岁的少年,年轻气盛,不懂的变通,但是身上的那股狠辣、冷漠不输于任何一个成年杀手。

  越是处于不利的位置,越是要冷静。

  拉面深谙这个道理。

  “琼爷,请收回你刚才的话!”

  任琼眨眨眼,笑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为何要收回?!”

  “哦?是么?”话音刚落,拉面反手便脱离了老头的掌控,双掌齐进,直逼老头的心脏所在之处。

  任琼手臂一挥,卷住了拉面的双手,原本是他而言本是轻而易举之事。不过,拉面的反应似乎更快了一步,单手缩回,脱离了老头手肘的掌控,直奔其太阳穴!

  任琼早就看清了少年的本意,身体轻轻一转,拉面还是落了个空。就在此时,老头反手又是一绞,拉面动弹不得。

  “小子,早跟你说过,想动我老头子,你还缺了点火候!”

  “呵……即使这样又怎样?谁料到你是个苟且偷生贪生怕死之徒?枉费莫老帮主对你抱有那么大的期望!”

  “哦?期望?哈哈…这是我老头子多少年来听到过最好玩的笑话!”

  “……”

  “你以为他对我期望什么?无非是想让我帮他们莫家东山再起罢了!”

  “莫家东山再起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操心。如今,我们也只是想在你这里借住几宿而已。”

  “嗯……既然这样,那是最好不过了……”

  “当年你对莫老帮主说过的话看样子也不打算兑现了,是么?”

  “收留你们就是我对承诺的兑现,但是你们若有其他要求,就恕我老头子爱莫能助了!”

  “那就多谢了!”少年敛下双眸,面无表情。

  老头子见状,松开了双手,伸了个懒腰,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和了和身上的寒衣,就在椅子上躺着了,不一会,竟打起鼾来。

  少年看他如此,皱了皱眉,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衣,披在了老头的身上。

  回头看看躺在床上的少女,她依然沉睡着。她的眉头微微皱着,昏黄的煤油灯光摇曳在她的脸上,让她的惨白的脸少许有了些温度。

  琼爷这个地方很是安全。

  外界所有通往这个屋子的通路都已经被阻断,每条道路看似都能通向这个屋子,但是走到大约一里路左右时,每条通道均以一种理所当然的方式巧妙地避开了这间屋子,若不是莫老帮主临死前的指点,凭拉面的能力,他是不可能如此之快找到他的住处。

  老头鼾声雷动。

  少年的神经紧绷了这么久,竟也有些乏了。他安静地看了一会莫庭真,感觉她睡的还算安稳,稍微放下心来,倚在床尾,不自觉地也睡了过去。

  莫庭真睁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就在任老头与拉面打斗的时候,她便已经从睡梦中醒来。

  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大致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

  任琼的大名,她也早有耳闻。听已故的父亲说,是父亲的至交好友…无奈,世事沧桑变幻,自己已经落魄至此,暂时有个落脚的地方,能够躲避游龙帮的追踪,亦是万幸了!

  她看了看倚在床尾的少年,心中满是感概,又充满了酸楚,还有一丝隐约的甜蜜,可谓五味杂成。她不想拖累他人,对于自己的将来,也充满了恐惧……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她好恨!想起了自己一直以来倾心的朱啸天,原来昔日的温言软语均是迷惑她和父亲心智的手段,他虚假的面容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她的眼前,他狰狞的笑声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耳畔响起,他的所作所为如一把把利刃深深地戳在了她的心口……她好恨,但是她又能做什么呢?……手无缚鸡之力如她,能为家人报仇雪恨么?

  她恨自己的愚蠢,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曾经误以为爱她的人的对她的残忍……可是她却一无所能!

  她的眼睛好痛……眼泪似乎已经流干。

  可是,就算流再多的眼泪又有什么用呢?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莫庭真脑海浮现的种种残忍血腥的画面,让她焦灼万分,她又开始头痛,痛的快要炸开来一般,浑身有如火烧,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大小姐,你醒了?”不知何时,少年警觉到了一丝动静,站到了她的身边,关切地问道。

  莫庭真闭上眼睛,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绝望和虚弱。

  “大小姐,你的脸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少年有点着急。

  莫庭真摇摇头,示意他不必担心。

  “请恕属下冒昧!”少年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好烫!

  “大小姐,你烧的很严重,我去给你找要求!”

  “不可…”莫庭真十分虚弱,费了好大的劲吐出了这两个字。她很害怕,害怕少年离开她的身边。

  “大小姐,你现在病的很重,必须吃药了!”少年看着较弱的她病成这样,心急如焚。

  “水……”

  “好的!等下!”少年立即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小心翼翼地将大小姐扶了起来,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喂她喝了下去。

  不知何时,老头子的鼾声停了下来。

  他醒了,看着他们两个如此模样,摇了摇头,走到床边探头看了看莫庭真的情况,开口说道:“莫大小姐身体这么娇弱,可怎么经得住往后的大风大浪哦!”

  “琼爷,就算您不打算出手相助,也请您少说几句风凉话吧……”拉面皱眉,对这个老头子十分不满,不明白为何当初莫老帮主对这样的人如此信任。

  “像她这样虚头不堪的身体,别说东山再起了,目前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老头冷哼一声,一副见怪不怪地模样,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同情。

  “小面条,不得无礼!”莫庭真喝完水,稍许恢复了点精神,向任琼投出感激之色,正色道:“如今莫家树敌在外,且游龙帮放出了消息,若是有人敢助莫家,下场将如同我父亲一般,任老前辈在这种情况下愿意收留我二人,我已感激不尽!”

  听完莫庭真这一席话,任老头神色一动,下意识地嗅了嗅鼻子,缓缓点头道:“莫小姐说的哪里话!你这番话让我觉得惭愧万分!”

  “惭愧的应该是我才对……”

  见莫庭真话语恳切,任老头子笑了笑,一改之前的讥讽嘲弄,回道:“莫小姐知书达礼,确有大家闺秀之风范。可惜我这个老头子混的太差,让你屈居寒舍实在委屈了!”

  “任老前辈哪里的话,我诚心诚意向你道谢,也为小面条对你的无礼表示歉意。过几日,待我们找到合适的容身之处,便会离开,但是这几天,真的要叨扰了!”莫庭真神色黯淡了下来,眼睛微合,长长的睫毛轻微地颤动着。

  “莫小姐的目前的安危就包在我老头子身上吧!老头我虽然势单力薄,但是暂保小姐周全不成问题。你就安心养伤,好好调理身体,其他的事情让你这个衷心耿耿的小护卫操心就行了!”

  老头说罢,转头向拉面眨了眨眼。

  “那就多谢前辈了!”莫庭真说吧,实在支撑不住了,缓缓躺了下去,虚弱地喘息着。

  少年黑着脸,看着大小姐的状态,心中十分焦急,不由自主地用极度不满的眼神瞪了身旁的老头一眼——明明刚才还满腹牢骚、口不择言的老家伙,现在装什么大尾巴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