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2:这个宫廷是我的

一卷18、换人

清宫2: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36 2018-12-10 12:19:40

  几人都盯着那排单,“只是……既然要多加一个她,就得勾掉一个去,要不这便超了数儿了。”

  命案起身跟几位行礼,“我要与几位叔伯商量的,正是此事。选好的,勾掉了谁,都叫我心下不落忍……只是,此事却是眼前必行的。”

  听到这个,众人都默不作声,只面面相觑。

  先前已经圈定了五人,分别都是出自有世爵的房头:三房、八房、十房、十六房,再加上乾隆初年刚被皇上颁旨令与弘毅公这一门合族的皇太后母家丹阐承恩公家,每个房头一名,这是最为均衡的选法儿。

  这会子又忽然要多出来一个六房的,那该拿掉哪个房头的去?

  众人都不愿是自己房头的格格被勾掉,可也都不好说叫拿掉别的房头的,这便都不方便张嘴。

  还是永瑢继福晋的阿玛、八房的达福说,“这次我们虽然跟着明公你一起初看族中女孩儿,可终究你是大宗家,这事儿还是你做主就好。”

  “都是自家人,总归一切都是为了咱们家,明公你就做主吧。”

  一看达福这样说,众人便也都随声附和。

  明安叹了口气,“既然各位叔伯、兄弟都这样说了,那我今儿就擅作这个主张罢。”

  明安说着向十房的行了个大礼,“我还是对不住十房了,今儿暂且勾掉萨印吧!”

  .

  明安如此安排,众人倒也都是心下明白。

  萨印的阿玛一等男爵、首任乌鲁木齐索诺木策凌,去年犯下贪墨大案,今年还在押,等候皇帝亲定刑名。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叫萨印进宫参选,的确并不合适。

  当着自家人,明安自不便直说,这便拐了弯儿道,“……明年正逢三年一届的八旗秀女挑选之年,萨印的年岁正是明年该进宫参选的。萨印那孩子说不定有成为内廷主位的命,那如今这个公主侍读的差事倒是委屈了她不是?”

  “不如咱们就再留她在家一年,来年只叫她入宫备选内廷主位去,今年这个公主侍读的差事,就容给六房去吧。”

  其余几房反正事不关己,这便没不同意的。

  十房人,自己也知道索诺木策凌现在生死难定,心中如何能不忐忑。

  况且现在十房当家的就是老四索宁安,他此时的官职亦不过是“内阁侍读”,尚无承袭世职,在这一群公爵、伯爵的亲戚面前,也不敢多说什么。

  明安拍着索宁安的肩膀,“老四,回去代我向十房的长辈们磕头赔罪了。”

  索宁安赶忙回礼,“明公言重了。明公说得对,萨印明年自可参选,说不定她的命数在后头。”

  .

  谁也没想到,今日这一场族内的挑选,最后却是索宁安领着哭泣的萨印离去。

  原本萨印都是被留了牌子的,还在一众女孩儿面前炫耀过的,孰料嫣然笑意不过半日,她便被打回原形去。

  原本,因为她阿玛的罪,她已经不敢指望来年的八旗秀女挑选,只将眼前当做唯一的出路。

  可她今儿也不知是得罪了谁,这条路竟然就这么生生在眼前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