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2:这个宫廷是我的

28、纫针

清宫2: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32 2018-12-21 16:33:41

  “好呀!”

  廿廿都没犹豫,这便离了队伍,走到魏珠跟前,伸手道,“您的针呢?给我吧,我给您纫。”

  魏珠尴尬地直“哎哟”,“……在那边儿呢。格格您看,您能跟我过去一下儿不?”

  廿廿想了想,便也笑着道,“行!”

  巧格等人看着时辰就到了,却见廿廿跟着魏珠离去,都不由得冷笑,“她走了也好,误了时辰,就是她自己的命了!”

  .

  到了凉亭,魏珠赶紧往里请,一边走一边冲乾隆爷挤眉弄眼,“……帮咱们纫针的格格儿,我给请来啦。针哪,我那根纫不进去的针哪?”

  如意还有点发愣,乾隆爷便已是乐了,忙颤颤巍巍地四下打量,“在这儿哪……哎哟,刚才还在我手里,我这老手一哆嗦,掉地下了,怎么就没影儿了呢?”

  魏珠故意着急,“那可怎么好呢?这位帮忙儿的小格格都给找来了,可是针却没有了,这可怎么办呢?”

  廿廿忙上前,先给乾隆爷行了个礼,“老爷爷好,请您老的安。”然后就趴地下,当真事儿地趴地下四处找寻去了。

  廿廿是完全没留神乾隆爷,一来是因为魏珠一副着急找针的样子,二来也是因为乾隆爷的穿着真是半点儿都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宫里,无论是皇帝,还是太监,除了逢年过节的才穿彩绣花衣之外,平素全都是素色的常服袍。

  便是皇帝的常服袍,也都一抹素色,定多面料上有同色的暗花,绝没有彩绣的,更不用提什么明黄了。

  平常皇帝和大臣、太监们的常服袍子,都是石青色居多;今儿乾隆爷无非就是穿了个秋香色,也同样是暗沉平常。

  再加上这是五月了,天儿热了,乾隆爷的袍子都是棉纱料子,都不是丝绸的,冷不丁打眼看上去,就更跟魏珠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虚龄不过七岁的廿廿,就将乾隆爷也当成个老太监了。行礼只是礼数,是对老人家的尊重而已,而绝不是给皇上行的大礼去。

  倒是乾隆爷一挑眉,“嘿!你怎么管我叫老爷爷呢?”

  不过随即一想,便也乐了。他七十多岁了,在一个虚龄七岁的小女孩儿眼里,不是老爷爷,又是什么呀?

  “您老高寿啊?您要是不满意,我管您叫老太爷,行吗?”廿廿就又给抬高了一辈儿。

  小廿廿趴地下找针,心无挂碍,当真是一点儿都没怀疑,乾隆爷这便冲魏珠也回给挤眉弄眼去。

  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合伙儿唬弄一个七岁的小丫蛋儿,两人面上都挺臊得慌的。

  “内个什么,要不,就别找了。”乾隆爷有点不好意思,赶紧伸手去拉廿廿。

  这小丫蛋嘴那么厉害,可是为人却有点实诚,再不拉起来,她就钻他椅子腿儿底下去抠砖缝儿去了。

  廿廿有些不解,抬眸望向乾隆爷,“……刚刚您二老急得什么似的,怎么忽然不找了呀?”

  乾隆爷想想,“嗯……是怕耽误你的时辰呗。你是进宫来候选的吧?我刚刚听说好像时辰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