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68、害怕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44 2019-01-22 12:39:15

  “怎么不敢呢?”廿廿望住德雅笑,“格格虽不是皇家格格,可是皇上却将格格看得比皇孙女儿们还金贵,特地接进内廷来与十公主一处养着,倒似小林黛玉似的!”

  德雅挑眉,“你说谁?”

  廿廿忙吐了吐舌头,尽力遮掩,“就是,书里一个故事,本是外孙女儿的,却叫外祖母接到身边儿来恩养,竟比那嫡亲的孙女儿还更用心呢!”

  “便是将来格格厘降那天,皇上也必定赏给格格品级。那格格虽说不是皇室格格,将来姑爷也一样是额驸了呀!”

  德雅便也红了脸,拉了廿廿的手坐下来,“咱们四个里头,十姨儿是公主,安鸾是公爵府嫡系大宗的格格,都是不知人间愁苦的。咱们两个跟她们不一样,我自小没了额娘,你在家受她们欺负……所以我的心里话,倒是愿意与你讲说的,也唯有你能懂。”

  廿廿忙收了笑谑,“格格这是怎么了?”

  德雅垂下眼帘,“廿廿,郭罗玛法给我指了婚……我知道,郭罗玛法替我找的人家,必定是好人家;我也相信,将来夫君家也必定不敢薄待我。可我还是,有些害怕。”

  廿廿忙伸手攥住德雅的手,“格格别怕!要不,要不……”廿廿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便狠下心道,“要不我将我的牙青交给格格,有牙青守着格格,谁敢欺负格格,就叫牙青撕了他去!”

  德雅听得笑了起来,抹干眼角,“……那倒是不必的。我说的害怕,不是担心谁敢伤害我。就如你说,我既然是从宫里出嫁的,我郭罗玛法必定赏给我管领下人、侍卫和护军,自有他们保护着我。”

  “我只是……只是,”德雅深吸口气,“廿廿,我终究是原本不认得他的。我嫁与他,是奉旨成婚,可是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喜欢他……”

  廿廿攥紧德雅的手,“明日皇上就回京了,格格没听十额驸说嘛,格格的姑爷也来了。皇上必定也叫格格的姑爷进宫来,就如十额驸和十公主一样,在成婚之前便可见面……”

  德雅轻叹一声,“便是能见又能怎样呢?若是见了觉着喜欢还好,若不喜欢呢,难道还能求着郭罗玛法毁了婚去不成?终究圣旨已下,名分已定,什么都已经不能更改了。”

  “不止我,便是十公主,以及皇家所有的公主和格格们,人人的命运都一样。幸运的,在成婚之前见面,就觉彼此投缘的;若不幸的,早早见面,便也只是早早相厌罢了。”

  廿廿年纪还小,父母尚未说起过将来婚配之事;且廿廿家中并无姐妹,只有一兄一弟,故此也尚未接触过这样的事。这般冷不丁听德雅说起来,已是听得傻了。

  德雅叹息一声,“我又与你说这些作甚呢?终究你还小,便是来日挑女子进宫引见,对你来说也还是七八年后的事。”

  廿廿听得怔住,“到时候进宫挑选,不管留牌子还是撂牌子,都是皇上或者父母之命,也总归由不得咱们自己做主的,是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