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70、又捂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50 2019-01-23 15:11:08

  十公主和德雅都随内廷主位出大宫门,恭迎圣驾。

  廿廿和安鸾只是侍读,并无资格接驾,这便都在园子里等着。

  廿廿与安鸾两个也都好奇,小声谈论着乾隆爷。

  “……我阿玛说,皇上倒不像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面相上不过六十岁的样子,比康熙爷和雍正爷最后那几年,看着还年轻呢。”

  康熙爷六十九岁驾崩,雍正爷五十八岁驾崩,都没能活到古稀之年。

  “只可惜咱们在宫里也不能随便走动,不然宫里必定有皇上的御影,咱们不能面圣,看看画像也就成了。”安鸾颇有些遗憾。

  廿廿只能垂首听着。

  安鸾是嫡系大宗的女孩儿,父亲承袭爵位,自然见过皇上;而她自己的父亲不过是五品佐领,没资格面圣;当日便是补授掌印章京的时候儿,都没能带领引见。

  她也只能这么听着安鸾描述皇上的模样,内心里实则是一团浆糊的。

  只是知道,那是个老人家罢了。至于七十岁和六十岁的差别在哪儿,她心下也并不清楚。

  .

  不多时,十公主和德雅格格回来,还没等脱了大衣裳,外头就冲进人来。

  那架势,压根儿就是不等人通禀的,而且完全不顾及公主和格格都是女孩儿家,完全不避嫌的就直接往里奔。

  廿廿和安鸾都给吓了一跳,倒是十公主和德雅听见动静都先乐了。

  “大魔头来了,大魔头来了!”

  廿廿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话音未落,那个人已经撩开帘子直奔进暖阁来。

  廿廿被唬了一跳,抬眼去看,便是傻掉。

  竟是那位十七爷——可是一个太监,真有胆子直接冲进已经被指婚,正在待嫁的公主和格格的内寝来么?

  倒是十公主和德雅都笑着先问安:

  “十七哥安好。”

  “请十七舅舅的安……”

  廿廿这才更傻了。

  安鸾忙扯一把廿廿的袖子,蹲礼下去,“奴才请十七阿哥的大安~”

  .

  廿廿虽然蹲礼下去,两耳朵旁却仿佛奔入山谷一般,左右呼呼的都是狂风呼啸。

  前儿刚认错个十五阿哥,给当成了太监谙达,结果是皇十五子;怎地,如今又认错了个十七阿哥,就算穿了太监的衣裳,自称为太监,却也不是太监,而是皇十七子不成?

  十七阿哥看见廿廿一副两眼放空的模样,就乐得直拍手,也不管十公主和外甥女还行礼呢,直接过来伸手一把就将廿廿给拎起来。

  “嘿,我可回来了!你欠我的,什么时候儿给我呀?”

  .

  十公主、德雅和安鸾,都盯着廿廿,傻了。

  廿廿自己更傻,抬眼愣怔怔望住十七阿哥,“你……十七爷,不是太监十七,而是十七皇子?”

  十七阿哥赶紧一把捂住了廿廿的嘴,轻声道,“嘘,别叫她们听见了。”

  他私自出宫,还换上太监服色,跑到人家钮祜禄家去看侍读内选,他皇阿玛和哥哥知道了,又是一顿唠叨。

  他自管将廿廿往里托,还将碧纱橱的隔扇门关上,将十公主她们都给隔在外头,这才松开了手,冲廿廿眉开眼笑,“怕了吧?还不快……给我?”

miss_苏

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