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81、十骏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41 2019-02-02 12:48:24

  十七阿哥就这么将那幅画儿翻过来、调过去,没完没了地看,看得乾隆爷都没法儿看奏折了,只得放下奏折,盯着他看。

  “你这棒槌,你给你哥送礼,你到我这儿来搜刮。可着你搜刮吧,画儿都给你摆了一炕头了,你反倒举着这一幅看个没完……你倒是看什么呢?”

  “棒槌”指的是人参,这十七阿哥从小在娘胎里就是人参给堆出来的。私下里乾隆爷笑骂这老儿子之时,就这么唤他去。

  十七阿哥今儿来找乾隆爷腻歪,也是为了给十五阿哥庆贺生辰的缘故。他说他自己所儿里没好东西,拿不出手,跟他皇阿玛求一件好礼。

  乾隆爷自斥他:“你少来与我哭穷!你让我拿什么信你?”

  他就上来搂着乾隆爷的手臂缠磨,“儿子这一体一身都是纳玛恩赏的呀~”

  按着满人的老传统,幼子守灶,那就家里管什么将来都是给老儿子的。乾隆爷便是素日对这老儿子严厉些,可事实上管什么好的都偷偷儿塞给他去——况且凭十七阿哥的性子,就算乾隆爷不给,他也东摸一件,西赖一件的,还有的说借,只是借着借着就都没影儿了。

  “纳玛……”十七阿哥苦了脸,“儿子想给我哥送幅画儿——我那所儿里,金银珠宝都不缺,不过就缺书画呀。”

  乾隆爷也是意外,不过心下倒是欣慰的。这便叫魏珠开了库房,捧了好些画儿来给老儿子挑。

  “你看什么呐,眼珠子都快掉里头去了。转过来,给我也瞧瞧。”年过古稀的乾隆爷,私下里跟老儿子自在着,也仿佛是个老小孩儿,父子性子本是一脉相承。

  十七阿哥便乐了,伸手将桌上的奏折都给划拉到一边去,空出地方来,将那画儿给正道儿地摆上。

  乾隆爷便挑了眉。

  ——摆在他老人家眼前的,是郎世宁所绘的《十骏犬图》。

  这是一幅卷轴画,里头绘制的都是乾隆爷最爱的十条猎犬,分别名为:“霜花鹞”、“睒星狼”、“金翅猃”、“苍水虬”、“墨玉璃”、“茹黄豹”、“雪爪卢”、“蓦空鹊”、“斑锦彪”和“苍猊”。

  郎世宁以西洋笔法画出的骏犬生动传神、栩栩如生,叫人爱不释手。便是乾隆爷也是自己喜欢得紧,便在郎世宁过世七年之后,又召郎世宁的学生、宫廷四位洋人画师之一的艾启蒙以此为蓝本,又做了一本《十骏犬图册》。

  卷轴和图册里,十犬里有九犬相同,唯有第十种不同。卷轴里第十种的“苍猊”不是传统细腰猎犬,而是藏獒;后来重做画册,又重新选入一只细腰猎狗来代替。

  乾隆爷看十七阿哥选的是卷轴,便哼了一声,“你倒识货,没拿学生画的图册,却取了师傅画的卷轴。”

  十七阿哥嘿嘿地笑,“纳玛,这画儿可真好看。”

  知子莫若父,更何况这是从小在身边亲自带大的老儿子,俗话说这老儿子一撅尾巴,他这当老子的就知道要拉什么粪蛋儿。

  乾隆爷哼了一声,“说吧,又看上我哪条犬了?”

  

miss_苏

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