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88、银华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36 2019-02-10 13:54:02

  在她掌心,小小木匣里,躺着她的小小银锁片。

  只是她送出去给小二阿哥的时候儿,那锁片因多年的佩戴,已然是污了;可是此时躺在她掌心的,却是银华如水,光可湛天。

  小小的、再普通不过的银锁片,此时看起来竟也有些华然宝气。

  便如额涅说,小孩儿贴身戴着的锁片儿,倒不在材质贵重与否,锁片最金贵的是心意,是父母长辈期许那锁片能护佑孩子平安吉祥的期望。

  故此那日失了锁片,回到家去叫额涅给发现了,额涅还当真发了一顿脾气。额涅说,便是那小二阿哥要,便是金贵为皇孙,却也不该就那么摘了去给他。皇孙金贵,自有上天护佑、天子加持,又何须她一个小孩儿的锁片去?

  这样一来,倒成了她为皇孙的替身儿去了似的。那以后,那小二阿哥再有个什么灾啊、劫啊,倒要先应到她身上来了。

  额涅伸指头点着她的额头去,“你个傻孩子,你不过只是当十公主的侍读几年罢了,你与那小二阿哥又有什么缘分去?你何苦当了他的替身儿?你可知道,皇子皇孙刚落草下地儿的,将来必定有喜花那一劫去,难不成你要替他上鬼门关走一遭去?”

  那日额涅的脾气吓坏了她,她从不知道原来这再普通的锁片上,还承载了这样多的说法儿去。

  故此,后来丰绅宜绵送了玉锁片给她,她便受了。她想着,若是脖子上重又戴上锁片去,好歹能叫额涅安心吧。

  可是那日十公主和德雅格格却笑她,说男孩儿家给的玉锁片可不能随便戴,要不可是要给人家当媳妇儿去了。

  她垂首,下意识抬手按了按领口,心下终于悄然松了一口气去。

  终于不用戴丰绅宜绵送的锁片,也不用再叫额涅悬心了。

  “啪,啪啪……”忽然远远近近传来一片拍掌声。

  原本庆生戏最是喜庆,笙管锣鼓响成一片,连贴耳朵说话都听不清,本该显不出这拍掌声才是。

  可是当那拍掌声远远近近而来,台上的皮黄笙管便立时都停了,所有人都放下吃食,谨肃衣冠,恭敬起身。

  安鸾伸手过来抓廿廿一把,低声提醒,“圣驾到了。”

  廿廿吓了一跳,手一滑,木匣掉了也顾不上,赶紧跟着起身。

  她个儿矮,又因为侍读的身份,所以是坐在公主、格格们坐席的最后一排,远远只能看见一架黄伞,旁的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随即,便随众人一起跪倒,更是不敢抬头了。

  只是远远听见有一把苍老却清亮的嗓音笑道:“免,都起克!今儿是你们十五阿哥的好日子,你们都别拘着。他一向最是谨肃周全的孩子,你们若拘着,他就更不自在;你们啊,今儿甭当朕来,就只管好好儿逗你们十五阿哥一乐才是要紧。”

  一听这嗓音,廿廿的耳朵就止不住动了起来。

  她耳骨会动,周妈妈还笑说她跟牙青似的……

  若她的耳朵当真也能跟牙青一样灵,那她就不会听错——这,这根本是那天那位老爷爷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