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93、坠溺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82 2019-02-13 11:29:56

  十公主与德雅格格从撷芳殿回来,已是过了午时。两人的眼圈儿都是红的,廿廿和安鸾也都不敢多问。

  午后出宫赴圆明园,车马途中,两位小主子俱都无话。

  夜晚间在圆明园福海放河灯,德雅格格更是止不住地垂泪。

  “我以为,今年只是给我额娘、七姨儿、十四舅舅送河灯去,却不成想,反倒是去送这个小弟弟或妹妹了去。”

  廿廿和安鸾一个将折好的纸船、河灯展开,一个点亮烛火,默默相陪,听了德雅格格这句话,也俱都落下泪来。

  不过好歹,德雅格格闷了一天,终于能说出话来了。

  放罢了河灯,廿廿陪德雅站上高处,远远目送河灯沿着水流飘远。

  廿廿这才轻声问,“十五福晋可好?”

  德雅叹了口气,垂下眼帘,“幸好当值的太医是姜晟,倒是可以信赖之人。”

  德雅挑眸望一眼廿廿,“当年我额娘不好的时候儿,我郭罗玛法派四位太医会同诊治,陈世官之下,便是这位姜晟。”

  “便是去年,我十五舅母诞育下小四格格来,也是这位姜晟太医伺候的。”

  廿廿这便点头——皇上曾派去诊治女儿的,如今又在十五阿哥所儿里当值,照料十五福晋身子,自是十分妥帖之人,方能委此重任。

  “那……姜太医又是如何说的?”

  德雅叹了口气:“我十五舅母出血甚多,我见了也跟着心惊。我不放心,私下问过姜晟太医,姜太医说,我十五舅母的身子从乾隆四十五年起,便因连年产育而致气血渐亏,月信失调。”

  “以脉象来看,姜太医说我十五舅母此次小产,乃为气血虚损,无以养胎所致。”

  十五阿哥福晋点额于乾隆四十五年,生十五阿哥第二女;乾隆四十七年,生嫡长子绵宁;乾隆四十九年,生十五阿哥第四女……到眼前这个孩子,已是第四个孩子了。

  尤其小四格格去年九月才落地儿,跟眼前这个孩子的距离太近。

  廿廿便也点点头,“若此说来,十五福晋此次小产,虽说叫人心痛,却也都是情理之中,并无人动过手脚去?”

  德雅凝眸,在夜色里静静望住廿廿,“……我自也如此希望罢了。倘若当真在我十五舅舅所儿里排查起来,到时候损伤的终究是我十五舅舅,又不知又有什么人要借此生事。”

  廿廿心下也是跟着惊跳,说不出话来。

  这几年随着皇上寿数日高,前朝后宫的情势越发波诡云谲。

  去年皇上南巡,正月启程下江南,四月回銮,结果就在四月十一日,同出于钮祜禄氏的诚嫔竟然离奇落水而亡。

  宫中老人儿都说,但凡皇上坐船出巡,回来必有大事,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乾隆十三年,孝贤皇后大半夜死在回銮的船上;乾隆三十年,继后辉发那拉氏在回銮是被先送回京,囚禁,不废而废,直到生生折磨死……

  这一次又是回銮途中,诚嫔落水而死——试想楼船高大,又有那多太监、侍卫、船工在畔,嫔妃连走到船舷的机会都没有,如何落水?又如何至于活活淹死?

  若说一次是巧合,然则次次如此,还相信巧合二字,便是自欺了去。

  

miss_苏

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