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94、对立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43 2019-02-13 12:58:04

  诚嫔落水而亡,皇上事后的态度也是叫人不敢捉摸。

  按说嫔位落水,整船太监、侍卫、船工,乃至领队大臣、内务府大臣全都要受责治罪;当中甚至还应该有掉脑袋的。

  可是,并没有。

  皇上四月回京,五月便赴木兰秋狝去了,在京中停留不过一月,并未给明白说法,诚嫔的尸首只是草草收殓罢了。

  因此一事,钮祜禄氏一门全都噤若寒蝉,自感山雨欲来。

  这样的紧张,甚至波及到了廿廿等人身上来。

  趁着休沐,廿廿等五人也全都被公爷明安叫回公爷府训话,耳提面命在宫中一定要凡事谨慎,绝不可再有半点行差踏错。

  廿廿额娘叶赫纳拉氏也更是紧张,私下里捉着女儿的手叮嘱:“也不知是皇上对咱们家不满,还是内廷哪位主位嫉恨咱们家的娘娘……皇上的心思我不敢猜度,我只忖着,若是后者,那怕是跟那位惇妃娘娘脱不开干系。”

  “如若当真是那位惇妃娘娘又犯了老性儿,借着十公主年岁大了,厘降在即,皇上怎么都会对她网开一面的时机,向宫里顺妃、诚嫔下手的话……你本又是十公主的侍读,你便被夹在了当间儿,你自己更要万万小心。”

  廿廿静静垂首,握住额娘的手,“额涅放心,女儿进宫已经三年,再不是当年那个全然懵懂的小丫头。在宫里想要利用女儿的,她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为了不让额娘悬心,她并未将这三年中惇妃多少次要利用她来得知顺妃、诚嫔,乃至六阿哥、十七阿哥那边消息的事儿告诉给额娘。

  过去的三年,她都没让惇妃得逞;那么未来的日子,就更不可能。

  她如今越发明白,人在宫中,最先要学会的,不是美梦,而是自保。

  .

  去年九月,皇上还在避暑山庄时,就将诚嫔草草下葬了。

  下葬的日子说巧不巧,又正是赶在了九月初八日——令懿皇贵妃冥寿日的前一日。

  宫中趁着皇上不在,便又有流言起,都说这怕又是皇上故意的,指不定就是为了当年诚嫔屡屡顶撞令懿皇贵妃之故。

  这样的流言,倒将钮祜禄氏与令懿皇贵妃对立起来。如今令懿皇贵妃已然不在,这世上自然是十五阿哥和十七阿哥来代表令懿皇贵妃一方。

  这便兜了一个圈儿,是将钮祜禄家与十五阿哥、十七阿哥二位对立起来了。

  偏十七阿哥的福晋就是钮祜禄氏。

  暂且不说十五阿哥这边儿,便是十七阿哥所儿里,这便已等于是在挑拨夫妻不睦了去——恰巧儿十七阿哥夫妇,成婚五年竟无所出,正成注脚。

  .

  此时因十五福晋小产之事,追忆去年诚嫔落水前后的暗潮汹涌,廿廿更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十七阿哥夫妻不睦之后,便又是有人要打十五阿哥所儿里的主意了。

  又或者说是钮祜禄家为了诚嫔,报复在十五阿哥夫妇身上呢?那不但此时孤掌难鸣的顺妃,处境将会更加艰难;而她这个出自钮祜禄氏,又受过十五阿哥恩惠的侍读学生,又该如何自处了去?

  

miss_苏

先自保,再谈情,不然廿廿成不了那个后来主宰前朝后宫的一代皇后。别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