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96、抓女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40 2019-02-14 13:24:47

  依着廿廿的心思,牙青既然是狼,便该给牙青再配一头小母狼才好。

  要不,若只寻个小母狗的话,一代代传下去,狼的天性就传没了。

  若那样,她会觉着有些对不起牙青,终究是她带它走入宫廷,少了自由去。

  这要抓狼,就得全指望着十七阿哥行围的时候儿去抓,故此五月十七阿哥随驾启程之前,廿廿好一顿嘱托。

  十七阿哥故意大大叹了口气,“也就是你说的,我才记住了。要不啊,计算我皇阿玛和我哥拦着,我也非要先抢了头名和赏赐去再说!”

  “我跟你说嘿,抓狼说得容易,其实可难了!我能抓一百头鹿,我都摸不着一根儿狼毛去——你想啊,那大草原上千万人马合围捕猎,狼那么谨慎,早就躲到天边儿去了!”

  廿廿明白的,这便喂甜头,“我自知此事难比登天,故此我才独独拜托给十七阿哥一人儿。我就知道,宫里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唯有十七阿哥能办到了去。”

  .

  三年相处,虽然知道十七阿哥是皇子,但是一来她不摆架子、好相处;二来他就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故此廿廿与他说话倒也自在,并未刻意呀说什么好听的去。

  今儿好容易听着廿廿给这么一句甜的,十七阿哥乐得伸手去在廿廿嘴巴子上便拧了一把,“哎呀,你个小丫头,终于知道说句好听的了!”

  他故意鼻子往前探,冲着廿廿的嘴巴儿伸过去,“今儿你吃什么了?还是抹了蜜去?”

  廿廿红了脸。

  此时十岁的女孩儿,虽说还没到婚嫁之时,然则已经不是三年前那般的懵懂无知了。这便赶紧推开十七阿哥去,“阿哥爷再闹,我可就恼了!”

  十七阿哥大笑,原本只是逗着廿廿玩儿,这便站回去,叹口气,“还有一宗,狼是被草原人奉为神明的。我纵是皇子,想要抓狼也不敢明火执仗。”

  “结果人家是行围狩猎,我是贼眉鼠眼满草岗子掏狼窝去——可不敢抓大的,只能找小狼崽子去。”

  廿廿一拍手,“倒是个好主意!大狼听见你们的动静远遁,却未必来得及带小崽子。况且大狼躲得远,一时回不来,你们掏狼窝才更好掏。”

  十七阿哥没忘了抬手撩了撩自己眉梢,“哎哟我这爬土卧草的,哎哟我这老腰哟……”

  廿廿“扑哧儿”乐出声来,便也上前伸拳作势帮他捶,“辛苦了,十七爷,奴才给您老捶捶~”

  十七阿哥这才满意了,嘿嘿笑着扭头盯着廿廿,“你十七爷我今年就为了给咱们牙青抓个媳妇儿回来,我那么多趟行围,竟连个兔子都没逮着……结果叫他们给我笑话的呀——我啊,我今年可灰头土脸了。”

  十七阿哥自己说着也怪心酸的,那帮人是习惯了将他看成个扶不起的阿斗了。

  廿廿赶紧挑大拇哥,“可奴才心里明白,十七爷是顶大顶大的英雄,他们谁都比不上。”

  十七阿哥这才乐了,“也算不枉你这么说好听的——我啊,给咱们牙青抓回媳妇儿来了,还抓了好几个呐!”

  

miss_苏

十七阿哥:“我,我,我才是男二……不,我要当男主……谁让《雨露均沾》里我都没什么出场机会了,我这把可得给我哥好好搅和一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