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01、怨气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57 2019-02-17 19:49:50

  惇妃这样的没好气儿,也是联想到她自己的事儿去。

  去年诚嫔死了,顺妃断了一臂,更是孤掌难鸣,惇妃自以为在与钮祜禄氏的争斗里,终可扬眉吐气去。

  谁料想,今年三月初六,本是她四十岁千秋。按例内廷主位从四十岁开始庆贺整寿,在寻常千秋的基础之上还有“九九物品”的恩赏。

  她是妃位,怎么也该有“五九之赏”,也就是在寻常千秋恩赏三百两银子之外,还要再加四十五件物品。

  按着宫中定例,这四十五件物品一般包括:元宝九个、古玩九件、锦缎九匹、如意九个、香九束。合计起来可是不少东西,价值不菲。

  况且她是十公主的生母啊,而且今年还是赶上皇上登基五十年的大庆,她忖着,皇上赏给她的东西,只会多不会少。

  哪儿成想,待得她千秋之日,皇上只按着寻常年份千秋的例,恩赏银三百两。其余,什么都没有!

  四十岁,是第一个整寿,皇上就跟忘了她是整寿似的,只按着普通的千秋给过了。

  可是回想不过一年之前,容妃的五十整寿,皇上却该赏给的都赏了,五九四十五件物品一件不缺。

  惇妃是心性儿何等高的人呢,她凭着十公主,一向自以为应该是在皇上心里最得宠的人呢,如何能受得了非但没得什么高于旁人的待遇去,反而应当应分该得的都没得到。

  如今到了十公主这儿,就算封了品级,却也依旧还是应当应分的和硕公主罢了。

  母女两个在皇上心里都不过如此,她又有什么值得高兴去的?

  .

  瞧着额娘如此,十公主心里也不得劲儿。

  随着年岁渐大,她终究要出嫁,到时候留额娘一个人在宫里,她何尝放心?

  她便努力而笑,攀着惇妃的手道,“女儿得了册封,好歹便从今儿起正式得了和硕公主的俸禄去,倒比从前吃穿、花用都宽绰些。”

  “况且也因为女儿提前册封,倒叫丰绅殷德也得了公爵的俸禄去不是?”

  和硕额驸,品级相当于公爵。

  惇妃哼了声,“人家七额驸拉旺多尔济,三岁就赏给公品级,赏戴花翎了!丰绅殷德都十一了,便是得了公品级,又有什么可乐的?”

  “再说同样的十一岁,七额驸已经是亲王世子品级,那至少也是小王、贝勒的级别,高了公爵至少两等去;况且皇上就在那年,命内务府预支十年俸禄,给他开了当铺生息……”

  “那是多少银子,那是多大的气派!皇上除了给丰绅殷德一个本来就该得的和硕额驸的品级之外,还给了什么啊。还值当高兴?!”

  十公主听不得了,双手捂住耳朵,“额娘,你说这些又是何必!七姐是七姐,况且七姐已经不在了,额娘总拿我跟七姐比,我都听够了!”

  惇妃眸光一寒,“好,人家七公主是固伦公主,我不拿你跟她比,那我就拿你跟和硕公主比!——那跟四公主比!”

  “你赐婚那一年,不过是班禅为你取了个法名;可是和嘉公主病重之时,皇上却是请章嘉活佛为和嘉公主亲为诵经和诊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