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04、不屈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117 2019-02-18 15:11:24

  自缢只是气息暂时不畅,人放下躺了会子,都不用等太医来,自己就醒转来了。

  醒来了还立时指着廿廿哭,说什么,“我虽是官女子,可也是内务府旗下的。内三旗下的,个个儿都是皇上的家奴。我纵是奴才,也只是皇上、公主的奴才,我便有错,自然有本主儿责罚。”

  “若皇上和公主治我的罪,便是要打要杀,我也绝没有一个不字。偏狼格格算什么……狼格格不是我的主子,我也犯不着听狼格格的责骂。”

  那日廿廿就静静站着,看着穗子哭,听着穗子诉。

  那一刻,她手脚倒还是温热的,不过心却冰凉。

  与穗子同一屋住着的另一官女子络子也偏向着穗子说话,说什么“我们都知道,狼格格与诚嫔是一家的,诚嫔薨逝,狼格格从四月间听了信儿便不乐意。”

  “可是就算狼格格心里不痛快,也没的来找咱们宫里的不是。咱们是公主跟前的官女子,咱们只认公主,犯不着要担那头儿诚嫔娘娘的责啊……”

  廿廿彼时实在是忍不住,倒是轻笑一声,问那络子,“这里是翊坤宫,是十公主与德雅格格的寝宫。我是是公主的侍读,我在翊坤宫里,自也只认十公主一个本主儿。”

  “便是我出自钮祜禄氏,可我在翊坤宫里,可曾提过诚嫔主子一声儿么?倒不知道络子姑姑如何自说自话,倒替我与诚嫔主子牵连到一处来了?我是年岁小,嘴上不敢没有把门儿的;络子姑姑在宫内伺候多年,身受宫规教化,理应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才是。”

  络子惊住,倒是那穗子便又大声哭开,说“你们瞧,她就是这般与我说话的。何等颐指气使,何等盛气凌人!”

  ……

  那一日,廿廿静静地站在翊坤宫的漩涡中央,体会着被推入深井的滋味。

  纵然还有十公主和德雅格格,以及安鸾等人在畔,可是她还是那般地孤立无援。

  她明白,这就是宫廷。

  不是你自己千般小心,行得正坐得端,就能稳稳妥妥保全自身的。

  就算你自己没错,别人却有的是本事,给你造出错来,且一下子就众目睽睽、众口铄金,容不得你辩白。

  那天闹到那样,结果首领太监田安却轻描淡写说,皇上刚回京,又正在斋戒期间,此事便不必奏呈皇上。

  ——便是有心想去求皇上主持公道,都做不到。

  她明白,她那天要是想自救,也只能去求惇妃。

  若她胆子小,为了自保,她便得从那一日起,投靠了惇妃去。

  可是她没有。

  她没害怕,也没落泪,只转身静静回了自己的下处。

  她宁肯背了这个罪责,无可辩白,也不愿遂了惇妃的愿去。

  .

  十一月二十日是冬至节,乾隆爷亲赴寰丘祭天。

  都说“冬至大如年”,按着惯例,从冬至节起,宫里便该热闹起来,一直到过年。

  只是今年却没有预期的热闹,原来钦天监报,说明年正月初一日日食。皇上下旨,停止朝贺筵宴,文武百官要举行日食救护之礼。

  宫里的气氛,转而异样紧张了起来。

  都说皇上不欢喜的时候儿,开心果就是十公主了。这不,皇上从寰丘回宫,便叫传十公主、德雅格格去,说要问她们的功课。

  廿廿和安鸾也奉诏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